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假千金退婚傅少贼心不死在线阅读 - 第35章 他殷勤的不像全球首富

第35章 他殷勤的不像全球首富

        沈舒柔自从回到沈家,始终是被人捧着,哄着,惯着。



        突然被人这样呛声,沈舒柔脸色登时难看了起来。



        陈俊顺势站了出来,他一把将沈舒柔护在身后,对服务生发难: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服务生冷笑:“我说的都是事实,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没用!只要你们拿钱包场,立刻就能进去吃饭。”



        陈俊脸色更加难看。



        他是不想包场吗?



        这可是东兴楼,包一次场少说也要十几万,多则几百万,有那个钱都够他去玩个明星了,谁会花在一个饭店里?



        可为了面子,这种话决不能说。



        陈俊脸色青白交加。



        沈舒柔见状急忙小声安慰:



        “俊哥,对不起,都怪我,如果我不问他就好了,我也只是想让他给我们行个方便,我没想到他竟这么不通情理……”



        面对沈舒柔的体贴,陈俊也温柔的摸了摸沈舒柔的脑袋:



        “没事,我们不在这吃,我带你去更好的地方吃饭。”



        两人一唱一和,在服务生鄙夷的目光中离开东兴楼。



        只是虽然走了,沈舒柔仍不住的回头张望,偶然间看见二楼的窗边坐着一个身影。



        哪怕只一眼,也没看见对方的脸,沈舒柔却还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沈思!



        一定是她。



        她怎么会在这?



        这里不是被包场了吗?凭什么沈思还能进去吃饭!



        她这个小野种,怎么配!



        沈舒柔怒气冲冲,掉头就又冲到东兴楼门口,激动地对服务生质问:



        “你不是说有人包场了吗,那楼上怎么会有别人!”



        服务生翻了个白眼,偏开了头,懒得理会沈舒柔。



        陈俊也被沈舒柔这一下弄的有些不爽。



        被一个服务生看不起已经够丢脸的了,沈舒柔这女人怎么还不知好歹的往回凑。



        他拉着沈舒柔,声音中的不满几乎压抑不住:



        “他连我们都不让进去,怎么可能放别人进去,你看见的八成是员工,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不但浪费时间,还让他丢人。



        陈俊脸色阴沉恐怖。



        若是沈舒柔此刻回头,就能看见他的表情有多骇人。



        但沈舒柔只顾着看向二楼,根本没注意到陈俊的情绪。



        她能肯定,里面的女人肯定是沈思。



        陈俊说的没错,沈思家里那么穷,一定是来这里打工的。



        真是可笑。



        她刚刚竟差点怀疑沈思会是在里面包场的客人。



        沈舒柔轻轻摇了摇头,想将方才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海中摇出去。



        沈思并不知道自己被沈舒柔偷窥了。



        因为傅司年这会正忙的像是个勤劳的小蜜蜂,沈思根本就没空观察窗外。



        “沈思,你尝尝这个蛋糕,甜甜的,你们女孩子应该会喜欢。”



        傅司年挖了一勺甜品,送到沈思面前。



        他殷切的看着沈思吃下,随即又夹起一块八宝鸭,



        “这个鸭子是东兴楼的招牌,味道好还养生,你也尝尝。”



        沈思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傅司年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怎么样?喜欢吗?”



        “还不错。”



        沈思点头。



        傅司年又剥了一只冰虾,将虾仁送到沈思的唇边。



        “尝尝这个,这虾味道香甜,还能补充身体里的微量元素,对身体好。”



        “还有这个,菠萝奶油松叶蟹,是东兴楼的创意菜,你看看喜不喜欢。”



        “还有这个……”



        “再试试这个……”



        傅司年前前后后忙了半天,愣是自己一口没吃,食物全都夹沈思的碗里了。



        东兴楼的服务生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看傻了。



        他们不是眼花了吧?



        向来矜贵的傅司年竟然在给女人剥虾!



        不但剥虾,还剥螃蟹,细致认真,简直比他们这些服务生的服务都要到位。



        谁能相信这是全球首富做的事?



        而且,这个女人也真是淡定啊。



        全球首富剥的虾,她眼睛眨都不眨就吃了?甚至连一句客套话都没说过。



        疯了!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再不就是傅司年疯了。



        服务生们已经看麻了,沈思擦了擦嘴,轻声道:



        “可以了,我吃饱了。”



        傅司年剥虾的手一顿,当即放下冰虾,而后又给沈思倒了一杯茶。



        沈思抿了口茶,而后幽幽看了傅司年一眼。



        “你做这些,是为了报答我救了冯玉琴的命吗?”



        “额哈哈,是啊……”



        傅司年无奈干笑。



        他倒是想说道歉的话,可大约是因为尴尬,话到了嘴边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思点头,淡淡然道:



        “饭已经吃完,那我走了。”



        眼见沈思起身,傅司年终于急了:



        “别,等等!”



        “其实不是……”



        傅司年清了清嗓子,他挥手,示意服务生们先离开。



        可哪怕二楼已经空无一人,傅司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道歉这种事傅司年做过,但前脚退婚后脚来道歉的事,傅司年没做过。



        他和沈思四目相对,尴尬了半分钟。



        僵硬的气氛中,傅司年也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筋,鬼使神差道:



        “其实刚刚的那个钢琴曲并不能表达我的心情,要不我来弹一首?”



        沈思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傅司年快步走向钢琴,坐定,弹奏。



        而音乐响起的那一刻,沈思脸色可以用五彩斑斓来形容。



        看向傅司年的眼神,更是一言难尽。



        一曲弹完。



        傅司年起身,对着沈思绅士鞠了一躬。



        他修长的身材配合得体的西装,简直如同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



        “多年不弹,有些生疏了。”



        任谁见了这场面,也无法抵挡得住傅司年散发的魅力。



        唯独沈思越过了傅司年身上的光圈,认真点评:“的确是不咋地,比刚刚那个半吊子钢琴师还差,你弹错了两个音,节奏也不够稳。”



        “还有就是,你我都已经退婚了,《梦中的婚礼》这种曲子不太适合我们俩个听。”



        傅司年脸色一僵。



        坏了!



        沈思不喜欢,他这不是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了吗!



        “我……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这就换一首给你弹。”



        傅司年说着就坐了回去,不由分说又开始了表演。



        既然沈思不想听抒情的钢琴曲,那他就给沈思弹个激情的音乐。



        于是,三分钟后。



        一首《命运交响曲》响彻整个东兴楼。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