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假千金退婚傅少贼心不死在线阅读 - 第231章 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第231章 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谢谢。”



        沈思低声道谢,同时准备接过纸巾自己擦拭。



        不料傅司年手腕一抖,躲过沈思的手,继续帮她擦着额头。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你救了我外婆,这点小事就让我来做吧。”



        “小思,谢谢你。”



        傅司年目光幽深,脸色更是染着动容之色。



        他原本以为外婆已经回天乏术了。



        怎么也没想到,沈思竟真的有起死回生的办法。



        她就像是个仙女,总能为他带来奇迹。



        母亲如此,外婆也是如此!



        “你现在感谢太早了,老太太到底怎么回事还不知道,能不能好转更没人知道,谁知道她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冯老二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傅司年的感动。



        他看着沈思神色不忿。



        但想到傅司年主动承担了所有责任的话,干脆转而冲傅司年吼道:



        “傅司年,你别以为你是全球首富就能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如果你外婆真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你外婆疼了你一辈子,反过头你却这么害她。”



        “她老人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去地府做你的全球首富吧!”



        傅司年眉头微皱。



        沈思轻声开口道:



        “放心,你外婆不会出事的。”



        顿了顿,沈思看向那男人一眼,又对傅司年继续道:“你也不会有事。”



        她既然敢落针,就有着绝对的把握。



        傅司年点头,“我信你。”



        冯老二直接被忽视。



        他瞪着眼睛不愤。



        而冯玉琴上上下下看了自己母亲半晌,确定老太太不但没事,还呼吸平稳,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小思,你刚刚说的药材都是什么?我让年年这就去找。”



        “不用了,这药我知道哪里有,我直接去取来就好。”



        “那需要多少钱,让年年转给你。”



        “不行!”



        冯老二忽然开口,他强势道:“是什么药你说出来,我们去买!”



        沈思冷冷扫了他一眼。



        懒得废话,直接开口说出一串药材的名字:



        “小地芪,南参,六虫砂……”



        沈思每说一个,傅司年就记下一个。



        除了傅司年,冯玉琴和其他人也都在记着。



        一开始大家还能用脑子默记。



        但当沈思说了十几个药名还在继续时,众人顶不住了,纷纷都拿出手机记录。



        等沈思洋洋洒洒说完几十个药名后,众人仍在低着头敲字。



        尤其是冯玉琴,她记得最认真,时不时还提问沈思说的具体是哪个字,以防写错。



        人群中,只有一直冯老二没有记录。



        他确定沈思说完了所有药材的名字,直接高声质问:



        “我看你根本就是在瞎编,别的大夫开药我们也给老太太买过,从来没有用这么多药的!你这种破药方我们才不会用!你快点把我妈弄醒,不然我就把你送去警局,告你蓄意谋杀,就算有傅司年保你也没用……”



        冯老二还没说完,忽然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沈大夫?真的是你!”



        众人寻声看去,这才发现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他背着一个小小的箱子,身材消瘦却十分精炼,面容苍老,但眼神精光内敛。



        冯老二见到他满脸惊喜。



        立刻就激动地迎了上去:



        “白马大夫,您终于来了!”



        “您快来看看吧,那个小丫头不知道做了什么,我妈突然昏迷不醒。”



        “什么?昏迷了?”



        听到病人有恙,白马顾不得和沈思打招呼,立刻上前查看。



        他先摸了脉,又掀开老太太的眼皮看了看。



        最后,面色古怪地看着中年男人。



        冯老二连忙询问:



        “白马大夫,我妈是不是不行了?”



        “什么不行?你怎么不盼着点老人好,你妈没什么事,刚刚我已经听见沈大夫的话,你们找到那些药,给老太太吃完就没事了。”



        白马没好气地冲男人翻了个白眼,而后竟是直接走到沈思面前,神色热切道:



        “沈大夫,我没看错的话,您是以针封脉,吊住了最后一口气,然后再用补药延寿?”



        沈思点头。



        白马的神色顿时更加激动:



        “真的是封脉!”



        “想不到我一把年纪,还能看到这种失传了的针法!”



        “想不到这针法竟真的起死回生,我原本以为书上写的夸张,原来都是真的!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这下,就连傅司年和冯玉琴也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们一直知道沈思医术厉害,刚刚也听见了沈思说白马不如她强。



        原本以为只不过是沈思为了让众人相信她的自夸。



        可如今看到白马对沈思态度这么恭敬,众人这才突然意识到,沈思也许并没有夸张。



        “白马先生。”



        冯玉琴指着沈思,试探着询问:“您和小思认识?”



        “当然!”



        白马毫不犹豫的点头:



        “上次给鹰国王妃看病时,我亲眼看见沈大夫的神奇医术,当时和沈大夫说了几句话,这也算认识。”



        “不过……沈大夫从来不给普通人看病,你们是怎么把她请来的?”



        白马寥寥数语,彻底惊呆了所有人。



        傅司年低头,眼神既意外,又欣赏。



        他唇角上扬:



        “沈大夫?你还给鹰国王妃看过病?”



        他的小姑娘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呵呵。”



        沈思无奈一笑。



        没好气地扫了一眼白马。



        她只不过是去治了个妇科病,白马怎么说的她好像治好了什么绝世顽疾一样。



        还说什么从来不给普通人看病……



        她什么时候立过这种规矩了?



        而沈思并不知道,在她看来再简单不过的妇科病,却困扰了全球无数顶尖医生。



        而被沈思轻松治好后,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想要请她看病。



        请沈思的人太多,沈思就算一天能治好一个,就是十年也治不完。



        韩世坤怕影响沈思继续学医,这才用‘沈大夫不给普通人诊治’的话来拒绝了那些人。



        这事韩世坤从没对沈思说过,沈思自然不知道。



        同为医生的白马,则从那些被韩世坤拒绝的病患口中得知。



        白马说完,看见众人的反应,这才意识到这里的人并不知道沈思有多厉害。



        再联想到刚刚冯老二的话,白马当即冷下了脸。



        “我告诉你们,老太太已经油尽灯枯了,如果不是沈大夫,换任何一个人来都回天乏术!”



        “沈大夫救了你们老太太的命,你们非但不感激,反而还在责怪她,原来你们对待名医就是这种态度……”



        “既然这样,以后再有什么病也都不要找我了!”



        “你们这种卸磨杀驴的病患,我可医治不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