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舔狗

        好在傅司年只是轻轻一啄,很快便主动离开。



        车子里温度莫名升高,可两个人却都分外沉默。



        傅司年不住的自责。



        完了!



        他一定是吓到沈思了,小丫头连话也不说,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傅司年对自己刚刚的轻率十分懊悔。



        可一想到刚刚的场景,他又着实难以忍耐住不亲近沈思。



        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都在面对沈思时消失不见。



        沈思则是懵了。



        她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被傅司年得了手。



        可当傅司年离开后,沈思却没有追上去扇他巴掌。



        甚至在他靠近时,都没有开启下意识的保护意识。



        她似乎对傅司年,的确产生了一些感情。



        沈思沉默着,正在对自己的感情检查,并没有注意到傅司年的情绪。



        好在傅司年及时发动了车子,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傅家老宅。



        傅司年从车上下来,又走到副驾驶旁,绅士的为沈思打开车门。



        他动作优雅。



        让听见动静出来的冯玉琴止不住的点头。



        很好!



        以前傅司年对谁都是一副冷脸,她差点以为这小子是个棒槌,永远都开不了窍了。



        现在一看,傅司年还不算太迟钝。



        沈思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冯玉琴,急忙上前:



        “冯阿姨,你怎么出来了。”



        她扶住冯玉琴,一边走,一边顺势摸着脉。



        和她预料的一样,冯玉琴的身体越来越强健,只不过多年的亏空不是一下子就能填上的,还是要以静养为主。



        “在屋子里也呆不住,出来了还能早点看见你。”



        冯玉琴拉着沈思,眼睛里既是高兴又是慈祥。



        她知道沈思正在摸脉,又说道:



        “小思你真是厉害!你的药不但不难吃,还特别有效,现在我这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现在精力充沛,人都好像年轻了。”



        沈思只是轻笑,并没有过多的表现。



        她对自己的医术一向自信,类似的夸赞她早就听了无数遍。



        曾经有一个病人,被医院宣布无法治疗,后来被沈思救下,病人和家属最后激动的跑来给沈思磕头。



        对比来说,这些称赞实在是平淡。



        可落在冯玉琴眼里,沈思小小年纪,受到表扬却没有飘飘然,仍然气度平稳,不急不躁,当即对沈思又高看了几分。



        她扫了一眼沈思的脖子,忽然道:



        “上回我叫司年给你送去蓝色海洋,今天怎么没戴着,是不是不喜欢?”



        “喜欢。”



        沈思哭笑不得:“不过太瞩目了,让我收藏了起来。”



        被全球列为珍宝的首饰,下落不明二十余年,现在突然出现,只怕她一出现,就会引起举世哗然。



        沈思可不想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冯玉琴却是笑眯眯的打趣:



        “你这孩子,干嘛这么低调,漂亮的首饰就是用来的戴的,你既年轻又漂亮,戴着一定好看,就应该让别人都来看看你的风采!”



        “当初我刚得了项链,我可是戴了整整一个月,后面实在太坠脖子,我这才摘了。”



        沈思无奈一笑,蓝色海洋缀满了宝石,少说也有一公斤,冯玉琴能坚持一个月……



        说话间,倒是已经走到了餐桌旁。



        “小思,工作一天累了吧,咱们这就吃饭。”



        冯玉琴拉着沈思入座。



        保姆们也依次将菜摆了上来。



        这次,不用傅司年动手,冯玉琴就先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沈思的碗中。



        “小思,你尝尝这个。”



        沈思点头吃下。



        旁边,傅司年的表情幽怨到了极点。



        给沈思布菜这活不应该是他的专属么!怎么还被自己妈妈给抢了。



        傅司年老大不高兴。



        下一秒,碗里突然多了一块牛肉。



        正是沈思夹来的。



        傅司年脸上一喜,捏着碗就朝着沈思蹭了过去。



        “小思,你对我可真好。”



        沈思抖了抖肩,虽然说她已经正视了自己的内心,但莫名的还是感觉到几分肉麻。



        而傅司年那边已经把牛肉吃下,随即又快速的给沈思夹了些吃的过来:



        “你也多吃点,不要只顾着我。”



        冯玉琴和傅家众多保姆们上次就见识了傅司年的殷勤,可如今还是被刷新了。



        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以前的傅司年对女孩子冷漠,到底是不开窍,还是故意的。



        冯玉琴看着自己儿子的模样,脑袋里则莫名的想一个词语:



        舔狗。



        这个想法一出现,把冯玉琴都吓了一跳。



        但紧跟着她就拼命摇头,把这个念头给甩了出去。



        不是舔狗不是舔狗!



        傅司年只是碎了他爸爸,这叫疼老婆。



        想到了亡人,冯玉琴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



        她情绪变化的快,但还是被沈思捕捉。



        “冯阿姨,你怎么了?”



        她轻柔开口。



        见情绪被发现,冯玉琴也不遮掩。



        她看向沈思,直接开口:



        “小思,上次你说司年可能会有家族性遗传病,后面看出来什么没?”



        冯玉琴的话一出口,沈思和傅司年两人全都愣住。



        那天沈思和傅司年说这事时,并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冯玉琴怎么会知道?



        像是看出了两人的疑惑,冯玉琴主动开口:



        “那天我手机忘拿了,不光我知道,跟我开视频的老姐妹也知道了。”



        沈思:“……”



        傅司年:“……”



        感情她们那天的谈话都被偷听了。



        想到自己一边质疑一边躺下的场景,傅司年的耳根又是一阵红。



        两人皆是沉默。



        半晌,沈思才主动开口:



        “冯阿姨,我还不能确定,最好还是要多查阅一些古籍看看有没有更多的例子。”



        沈思这话含糊,但却没有敷衍。



        傅司年的这种状况只是她的猜测,甚至都没有任何病症的显现,医书上也并没有相关的记载。



        “那就麻烦你了,他父亲离开时我差点就跟着去,如果可以,我希望司年这孩子能活的更久一些。”



        “冯阿姨你放心,傅司年说他又找到了一些失传的医术,这周末我就过来,看看有没有相关的记载。”



        虽说她也想找到治疗沈爷爷的方法,但医书上记载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不管是能找到治疗沈爷爷的方法,还是有关傅司年身体的状况,只要能有收获,就都是好的。



        话题一时有些沉重。



        众人一时间也没再开口,全都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只有傅司年的情绪隐隐有几分激动。



        马上就周末了,这么说,他能一整天都见到沈思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