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假千金退婚傅少贼心不死沈思傅司年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29章 脉象已散,是回光返照

第229章 脉象已散,是回光返照

        满座皆惊。



        “什么!”



        “断绝关系协议书!”



        “你确定你没看错吗?”



        各色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响了起来。



        而经过最初的惊讶后,立刻便有人开始猜测:



        “肯定不是跟苏先生断绝关系!苏家好不容易才把亲生女儿给找回来,就算董事长肯,苏先生也不能肯啊!”



        “就是就是,董事长这么年轻就这么的有实力,苏先生喜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断绝关系。”



        “不是苏家,那就是沈家了?”



        “沈氏马上就要完了,他这当口选择和养女断绝关系……”



        “这沈家,难道都是傻子吗?”



        “放着董事长这么大的大腿非但不讨好,做盗窃公章那种下三烂的手段就算了,现在还主动把董事长给推走……”



        “啧啧啧!有戏看咯,沈家要完咯!”



        ……



        会议室里的议论声沈思并不知道。



        她刚回办公室,傅司年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思,你有没有时间?”



        傅司年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急切。



        旁人可能不会发觉,沈思却是一下就听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



        傅司年登时沉默,好一会,才缓缓开口:



        “……我想带你去见个人。”



        “好。”



        没有犹豫,甚至连对方的身份都没问,沈思便直接点头:



        “我就在公司等你。”



        沈思听出了傅司年的慎重,她挂断电话,直接换掉了被汗水晕染的衣服。



        而后又对助手交代:



        “我有事要暂时离开,如果有重要的文件你就都送去医院,让谢天择处理。”



        他也养的足够久的,那天去看望他,更是活蹦乱跳的。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开始处理公司事务吧。



        傅司年来得很快。



        他远比电话里听见的还要低落。



        整个人的气息阴沉,唯独看见沈思时强扯起了一个难看的笑,开口:



        “小思,我可能又要失去亲人了。”



        “刚刚冯家打来了电话,我外婆怕是不行了……”



        沈思一怔。



        随后立刻解开安全带,绕到了傅司年这边打开车门。



        对他说道:



        “我来开车,你把地址发给我。”



        沈爷爷的身体也是危在旦夕,沈思比谁都理解傅司年此刻的心情。



        悲伤,痛苦。



        如果早知道,沈思根本就不会让傅司年过来接她,而是自己过去找傅司年。



        傅司年听话地换到副驾驶。



        做好后,始终紧绷的情绪终于放松,望着沈思专注的侧脸,心底忍不住产生一丝悸动。



        傅司年长长吸了口气,这才压住差点失控的情绪。



        抽气声虽然细微,但沈思还是敏锐听到。



        她单手控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越过操作台,直直地朝傅司年伸了过来。



        “嗯?”



        傅司年一愣,没有反应。



        沈思索性直接扣在傅司年的手上。



        十指相扣。



        这一瞬,傅司年心脏一顿。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飞快铺满了他的心。



        沈思目视前方,不自然道:



        “以前不是总牵着我吗?这回就不知道主动点。”



        “小思……”



        傅司年脸上闪过动容。



        这么长时间以来,小思从来没主动牵起过他的手。



        傅司年一直以为,小思是讨厌他的牵手,他的碰触的。



        而现在小思竟然主动牵起了他,安慰着他……



        他的女朋友真是太好了!



        傅司年心中感动,当即反握住沈思的手掌。



        像是握住什么稀世珍宝一般,不肯轻易放松。



        车子终于在冯家停下。



        除了傅司年和沈思,门口还停着其他几辆车子。



        其中一辆,沈思曾在傅家老宅见过。



        看样子,冯玉琴也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随后直接走了进去。



        屋子里已经聚了不少的人。



        见傅司年到来,纷纷都让开了一条路。



        还有人直接对床上的老人说道:



        “老太太,你快看,你外孙子傅司年来了!”



        随着那人说话,傅司年已走到近前。



        “外婆。”



        他叫了一声,随后又将沈思介绍给床上的老人:



        “外婆,这是我女朋友,我今天带着她一起来看你了。”



        随着傅司年开口,老人的目光当即落在沈思的身上。



        她虽苍老,但一双眼睛却没有半点浑浊,仔细地打量了沈思一番后,不住的点头:



        “好,好,这个姑娘好,年年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人家。”



        说话间,她将手腕上的一只玉镯褪了下来,直接放到沈思手中。



        “丫头,这是外婆送你的礼物,你别嫌弃。”



        “谢谢外婆。”



        沈思开口。



        她将玉镯收下,同时顺势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指尖感受到老人的脉搏,心下一沉。



        脉象已散,这是要离世的脉。



        而站在后面的人群中,也有人在小声地说着:



        “老太太都已经好久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现在却突然什么都好了……”



        “哎!回光返照吧,还是去准备准备。”



        “白马大夫还没来吗?不是说他妙手回春,说不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



        谈话虽然是压低了的声音。



        但沈思耳力一向较好,将每一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



        当听见白马的名字时,沈思微微摇头。



        现在这个状况,就算是他来了也没太大用。



        沈思眉头微微簇起。



        冯玉琴想到了什么,登时期盼地看着她:



        “小思,阿姨知道你医术好,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冯玉琴的话一出,还不等沈思回答,便有人直接质疑道:



        “玉琴,你可真是病急乱投医,这么大的小丫头能懂什么医术。”



        “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折腾老太太了,还是让老太太多看看儿女,多说几句话吧。”



        “再说了,白马大夫马上就来了,就算有什么办法,也是白马大夫给老太太诊治后才能知道。”



        “……”



        沈思对质疑充耳不闻,她慎重地考虑了一会,终于想到了一个方法。



        才对冯玉琴开口:



        “我的确有办法能帮外婆拖一拖,但如果用了这个法子,外婆便不能继续保持清醒,每天至少也要睡二十二个小时以上。”



        “而且,如果没有合适的药材持续进补,外婆最多坚持不过一个礼拜……”



        沈思声音止住。



        后面的话不用说,众人也能明白。



        可冯玉琴却没有任何的怀疑和犹豫,立刻便斩钉截铁道:



        “就用你的法子!”



        “不就是一个礼拜的时间!任凭那是什么珍贵药材,我都会找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