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假千金退婚傅少贼心不死沈思傅司年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32章 你们是不是当我傻?

第232章 你们是不是当我傻?

        白马一句重过一句。



        冯家人终于慌了。



        “别,别啊!白马大夫,您别听他胡说,我们可从来没有怪过沈……沈大夫!”



        有人开口解释,也有人跟着附和:



        “是啊,这都是我二哥胡说,您可千万别把他的话当真。”



        人吃五谷杂粮,就没有不生病的。



        冯家曾经虽然也是大户,但这些年早就落寞了。



        好不容易才结交上白马这样优秀的大夫,以后若只是头疼脑热的小病也就算了,若是什么难缠的大病,再没有好大夫来医治,岂不是只能痛苦的等死?



        “胡说?呵,我刚刚进门时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们要把沈大夫送去警局。”



        白马瞪着眼睛再次说道。



        “这……”



        众人无话可说,只能看向冯老二。



        冯老二身旁的女人抬手,干脆利落地给了他一巴掌。



        “你个完蛋玩意儿!一天天就知道瞎叫唤儿,还不快给沈大夫道歉。”



        “我……”



        冯老二还想争辩。



        但被女人目光一凶,只能压下了火气,咬着牙对沈思冷冷丢下三个字:



        “对!不!起!”



        女人则紧跟着弯腰,姿态谦卑的赔礼:



        “沈大夫,我老公就是个没脑子的,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



        沈思挑眉。



        如果没记错的话。



        刚刚这女人对她质疑可一点都不比冯老二少。



        但还没等沈思开口,白马又抢先道:



        “你们是不是当我傻?”



        “就是三岁小孩都能听出他的不情愿,既然不想道歉就不用为难,我可没有逼他!”



        女人脸色一变,连忙摆手:



        “没有没有,我们绝对没有不情愿!”



        女人狠狠掐了一把冯老二腰上的软肉,



        “你个二货,还不快重新道歉,给我好好说!”



        其他冯家人也都跟着附和:



        “就是啊,老二你快道歉吧,别不知好歹。”



        “其实刚刚我就想说你了,吵吵嚷嚷的,都打扰沈大夫看病了。”



        “沈大夫银针使得那么好,一看医术就不一般,怎么可能会害了老太太!”



        “……”



        众人口风变化飞快。



        而面对催促,冯老二也只能低下了头,别别扭扭地对沈思说道:



        “沈大夫,对不起,刚刚是我冲动了,还请您不要见怪。”



        他声音压得极低,若不是仔细,根本就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沈思淡淡看了他一眼,懒得回应,而后对傅司年开口:



        “你和冯阿姨在这里守着,我去准备药材。”



        而对这些人的质疑,沈思从始至终都没有在意。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白马竟会为她打抱不平。



        路过门口时,沈思对白马点头,



        “谢谢。”



        白马郑重回道:



        “沈大夫不用道谢,我维护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和这天下所有医生。”



        白马从小学徒一路成长为国内知名中医师,他虽然医术已超越了大多数人,但仍无法医治人心。



        像冯老二这种病患,他着实见了不少。



        明明他拼尽全力的施救,却反而要被责怪……



        他刚刚开口看上去是在维护沈思,实际何尝不是维护曾经无助的自己。



        “白马先生,我们已经道歉了,您不会再生气了吧?”



        有人小心翼翼地询问。



        白马冷哼一声,他甩了甩手,也打开门离开。



        冯家人正想追上去。



        傅司年忽然开口:



        “从今天开始,傅氏将停止和冯家的一切合作。”



        “什么!”



        冯家人全场震惊,就连追逐白马的人也定住。



        傅司年又说:



        “另外,在傅氏工作的冯家人全部辞退,从明天开始,你们都不用再去上班了。”



        短暂寂静后,立刻有人质问:



        “年年,我们可都是你的亲人,你这么做,这不是要伤了亲人的心吗!”



        傅司年脸色冷淡,直接冷声讥讽:



        “亲人?你们也配?”



        若这些人真的把他当做了亲人,刚刚就不会针对小思了。



        傅司年冷冷甩下了一句话,便不多看这些人一眼,也离开了房间,追着沈思而去。



        有人还想劝傅司年,却直接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势所震慑。



        别说开口了,就是多看他一眼都不敢。



        一直到傅司年离开房间,紧绷着的神经这才终于放松。



        随后全都一齐冲向冯玉琴,



        “大姐,咱们可是一家人,这突然就说要辞退……你外甥女可怎么办啊?”



        “还有合作的事,年年真是太胡来了!”



        “公司这么多业务,怎么可能说断就断,而且没了冯家供应,他一时半会哪里再去找合适的供应商?大姐,您可一定要劝劝年年,不能让他做傻事啊。”



        冯玉琴神色平静。



        她的目光一一在众人脸上扫过,不等后面的人再请求,直接开口道:



        “小思是年年喜欢的人,也是我认定了的儿媳妇,你们刚刚针对她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们是一家人?”



        “我们刚刚也是不知道,如果早知道的话,肯定不会有人为难她的。”



        冯玉琴冷冷道:



        “年年进门时就已经介绍了她的身份。”



        这话如同一个耳光,直接扇在了还在狡辩的人脸上。



        “这……”



        气氛一时僵住。



        但很快便又人开口:



        “别说她还没嫁到傅家,就算真嫁过来了,是你的儿媳妇,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个外人,玉琴,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子,咱们血脉至亲,怎么能因为一个外人而坏了咱们之间的感情。”



        “就是就是,咱们才是一家人,哪里有自家人打自家人的。”



        “还是快打个电话,劝劝年年吧。”



        “就算不为了冯家考虑,年年这么乱来,傅氏也会遭受损失……”



        冯玉琴缓缓拿出电话。



        众人以为劝说有了效果,脸上纷纷露出喜色。



        然而——



        “把车子开到门口,让两个人拿轮椅进来。”



        冯玉琴根本就没给傅司年打电话。



        所有人的脸色一冷。



        但不等他们再说话,已经有人推着轮椅进来。



        在冯玉琴的安排下,将冯母抱上轮椅,推着离开。



        冯玉琴全程小心看护,直到走出门口,这才终于回身,对着屋子里的一众人冷冷道:



        “傅氏如果离了你们这些人就会亏损,那傅氏也没有开下去的必要,傅司年也不配做我的儿子!”



        “还有,如果再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一句小思不好,不管他是谁,以后都不要再往来了。”



        说完,冯玉琴直接关上房门。



        屋内瞬间爆发出一阵阵激烈的吵声。



        冯玉琴听着那些指责她维护沈思,而不管家人的话,脸上闪过一抹哀伤。



        但只是一瞬,便消失不见。



        她不认为自己维护沈思,不帮助娘家人有什么不对。



        相反,冯玉琴只怪自己只顾着担忧母亲,而没有早点站出来。



        明明早在冯老二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就应该护着沈思的……



        ——



        沈思出了门就立刻给刘喆发去了消息,让他帮自己留意一下药材。



        消息发完,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开傅司年的车子过来的。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叫一辆车时,傅司年便也跑了出来。



        他急切追上来,一把就将沈思抱在怀里。



        冷清的气息铺面而来,傅司年的声音则带着几分沙哑:



        “小思,让你受委屈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