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这闭门羹快吃饱了

        楚艳丽脸涨红,满是难堪。



        “我,我刚刚只是随口一说!”



        “亲人之间总是免不了有些摩擦,但我们的关系是不会变的!”



        楚艳丽卖力的解释。



        但保镖根本不听。



        他们甚至都没开门去问沈思的意思,直接态度坚决地将楚艳丽拦在门外。



        当着楚艳丽的面,一个保镖更是毫无顾忌地直接吐槽:



        “打扮的这么漂亮来医院,真不知道是来看病人,还是来气病人的。”



        “就是,就是,我要是病人看见别人这么健康,非得气的病重!”



        另一个保镖附和。



        楚艳丽被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她静心打扮是为了彰显沈氏的身份,这些保镖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沈思一进入病房,冯玉琴激动的直接坐了起来。



        要不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她恨不得起身相迎。



        “小思啊,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司年他都还没来呢。”



        “早点来不会影响上班。”



        沈思解释了一句,随即便开始检查冯玉琴的身体状况:



        “冯阿姨,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我这身体是一天比一天好,小思,你配制的药既不苦又管用,你真是太厉害了。”



        冯玉琴扫过沈思带来的补品,想到了什么,



        “小思啊,我听说江医生说你爷爷在这个医院里治病,你这是给他带的吗?”



        “嗯。”



        沈思点头,眼眸低落。



        一时半会找不到玉参,她便只能先用普通的药品研制些温补的药,暂时缓解沈爷爷的痛苦。



        至于袋子,只是她随手从实验室拿了一个而已。



        “你给我配的药这么好,不然先拿去给你爷爷用,反正阿姨的身体还好,少吃这一顿两顿的也没差。”



        冯玉琴记得江书航提起过,沈爷爷需要的药和她现在吃的药是同一种。



        只是因为是傅司年拿回来的,沈思便先给她配了药。



        既然都是同一种药,那给沈思的爷爷先用,等再找到第二份她再用就是了。



        “谢谢你冯阿姨。”



        沈思神色动容,却也只能坚定的拒绝:



        “药我是对着您的病症配制的,就算拿去给我爷爷用,也没有效果。”



        给冯玉琴配制的药里,其中有几味药和沈爷爷的病对冲,如果用了,非但不能让沈爷爷好转,反而还会加重他的病情。



        沈思快速地为冯玉琴检查完身体。



        确定她的身体的确在逐步好转,这才拒绝了冯阿姨邀请吃饭的好意,放心离开。



        门口已经没有了楚艳丽和沈舒柔的身影。



        想来是去找别的门路。



        只是不管她们找什么门路,到最后只怕都要失望了。



        病房里,沈爷爷仍然沉睡着。



        沈思将带来的药品交给看护,随即仔细地为沈爷爷检查身体。



        如她所料的一样,脑部出血状况已完全消失,血管也得到养护。



        但沈爷爷脸色红润,体表温度极高,正是大寒的症状。



        这事因为身体内部太过寒凉,导致器官的温度升高。



        若是长时间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不但会烧伤内脏,更有可能会将烧没了神智。



        情况已是刻不容缓。



        从病房出来,沈思再一次给助手刘喆拨去电话。



        “刘二吉,有玉参的消息了没?”



        电话那头的刘喆还带着朦胧的睡意。



        虽然被扰了清梦,却还是立刻调整好状态。



        简单的悉索声过后,传来了他略带遗憾的回答:



        “还是没有发现……”



        “老大,我已经叫所有人都全力去找了,你放心,只要有消息,我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刘喆,谢谢你。”



        一天几遍的催促,沈思也知道自己有多急切。



        她既是道谢,却也多了几分的歉意。



        “害……这有什么的,老大你也太客气了。”



        刘喆也不睡觉了,他一个翻身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老大,我这就再去找找其他的门路!”



        挂断电话,沈思正好走到江书航的办公室。



        她一眼就看见了办公室里的楚艳丽,和正对着江书航悄悄卖弄身材的沈舒柔。



        两人一唱一和,对江书航哀求着什么。



        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沈思哪里猜不出她们的目的。



        这是想要通过医生进入冯玉琴的病房。



        楚艳丽倒是聪明。



        若是换做其他的医生,说不准就被她们的哀求给说动了。



        只可惜……



        江书航可是见过她们的真实嘴脸。



        连沈爷爷都不愿意让楚艳丽探望,怎么可能帮她们去走冯玉琴的门路。



        果不其然,不知江书航说了什么,楚艳丽嘴角一耷,脸色又难看了起来。



        她似乎随时都要发火。



        沈舒柔则拿出了刚刚没送出的红包,一边往江书航的怀里塞,一边扭着身体往他身上靠去。



        江书航冷着脸把沈舒柔推开。



        更是直接把红包摔了回去。



        那红包本就不大,硬塞了三万块进去已经把小小的红纸撑开。



        被这么一摔,里面的钞票当即散了出来,又洒了一地。



        这下,连沈舒柔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江书航全然不管两人情绪如何。



        背过身直接赶客。



        奈何楚艳丽不肯走,三人一时僵持。



        看来一时半会的,是没办法和江书航说上话了。



        沈思只好先离开医院,直接回到嘉程。



        她一大早就出来,虽然在医院耽误了些时间,但仍准时到达公司。



        只是在停车时,沈思意外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车子——沈名山。



        一大早就见了沈家全家三口,沈思皱眉,只觉得晦气。



        沈名山也看见了沈思。



        他可不会再错过这个机会,当即从车上冲了下来。



        同时激动的冲沈思高喊:



        “沈思,你在嘉程上班是吧!快带爸爸进去,爸爸有事要找你们董事长。”



        沈名山正愁不知道怎么进入嘉程,想不到就看见了沈思。



        虽然不知道沈思是通过什么手段进入嘉程的。



        但这都不重要!



        “沈思,把你的通行证给我,你帮了爸爸这次,爸爸不会忘了你的。”



        沈名山不断催促,他迫切想要进入嘉程。



        虽说昨天沈舒柔说的话他让他安心了不少,但打不通王薇的电话,沈名山还是有些没底。



        为了更加放心,沈名山决定主动来找王薇一趟。



        “快,拿来吧。”



        沈名山自然而然地伸出手。



        他是了解沈思的,顺从,沉默,只要他开口就一定能得到回应。



        不想沈思却是一侧身。



        不但和他拉开了距离,看向沈名山的眼神更是充满了讽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