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送她蓝色海洋

        出了商场,不过几分钟的车程就到达东兴楼。



        上楼时,傅司年落后了一步,快速地通知许屹,让他推进一下沈氏集团逃税的事。



        连带着,又调查了一下陈家。



        嘱咐完这一切,两人也来到了餐桌前。



        每天一同吃饭,傅司年对沈思的口味越发的了解,他熟练的点好餐,还顺便点了一个小提琴曲。



        优雅的琴声响起。



        傅司年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盒子,送到沈思面前。



        “送给你。”



        傅司年送的衣服和首饰着实不少。



        沈思没有疑惑,直接便接了下来,顺手放在桌子上。



        “谢谢。”



        她低声道谢。



        傅司年却是目光殷切:



        “不打开看看吗?”



        “里面是什么?”



        “你打开就知道了。”



        傅司年一脸神秘,沈思无奈一笑,在他的注视下,缓缓打开了盒子。



        一条蓝色项链正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项链奢华,上面嵌着一颗足有小孩拳头大小的宝石,四周还簇拥着一串稍小的天然宝石。



        而哪怕是小一点的宝石,随便拿下来一颗,放在普通的珠宝店里都足以做镇店之宝。



        而整条项链做工精细,链接镶嵌处天衣无缝。



        而最让沈思震惊的,并不是这些宝石的珍贵。



        “这是蓝色海洋?”



        “嗯。”



        傅司年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沈思则更加惊讶。



        “这条项链不是说丢失了吗?”



        当初沈思画出第一个珠宝设计图,就是从这条项链里得到的灵感。



        只是,沈思虽然能够设计出足够漂亮的珠宝款式,却永远都不可能超越蓝色海洋。



        不是别的,只是因为这条项链实在太过珍贵了。



        不说那颗最大的宝石难得。



        就是其他的宝石,不但足够大,还全部都是最纯正的海蓝色,整体的色差不超过两度。



        这样多同样颜色的宝石,实在太难得了,一条蓝色海洋就已经将宝石用尽,这世上很难再找到第二条。



        因为这宝石的难以寻找,这条项链的价值更是超出认知的珍贵。



        据说欧洲那边曾经拍卖过一次蓝色海洋的仿品,还拍出了七亿美元的高价。



        而眼前的这条项链,沈思能够肯定,绝对是真品!



        可早在三十年前,这项链不就已经下落不明了吗?



        傅司年是怎么得到的?



        面对沈思的疑惑,傅司年没有回答,而是起身来到沈思的身边,直接将蓝色海洋拿了出来:



        “我来给你戴上。”



        他动作轻柔地将项链戴好。



        再看向沈思,傅司年眼中满是惊叹。



        “好看,这条项链就是为你量身制作的。”



        说着,傅司年还叫服务生送来了镜子,让沈思也能够看个清楚。



        镜子里的人如同一个误入人间的精灵,在蓝色宝石的衬托下,更加出尘绝世。



        就连沈思自己,都没想到她戴上蓝色海洋会这么好看。



        简直是摄人心魄。



        望着镜子中的人,傅司年逐渐失神。



        他轻声诉说:



        “二十几年前,我爸爸机缘巧合在黑市看到了这条项链,他就花了大价钱买回来送给了我妈妈。”



        沈思忽然想起,二十几年前,傅先生结婚时,正是傅氏企业股票下滑,差点出现危机的时候。



        当初沈思还做出各种分析,她有猜测过是内部变革,也有想过投资失败。



        怎么都没想到,竟是因为傅先生买了蓝色海洋。



        傅司年轻描淡写说了一句大价钱,至少也要毁了傅氏十年的利润!



        沈思吸了口凉气,当即伸手准备摘掉项链。



        只是刚一动,就被傅司年按住。



        “这太贵了,我不能收。”



        “除了你,没有人适合这条项链,而且这也是我妈妈让我交给你的。”



        傅司年说着,耳根不自觉地红了一片。



        “我妈说了,这条项链是她爱情的见证,你救了她,我给你的报酬是我给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就把这条项链送给你,她希望你也能拥有和她一样的美好的爱情。”



        沈思的手顿住。



        到底是没能摘下。



        宝石虽然贵重,但冯玉琴的心意更加珍贵。



        沈思重新坐了回去。



        随着优雅的琴声响起,精致的菜品也纷纷端了上来。



        灯光柔和地照在两人身上,傅司年为沈思布菜,目光从未从沈思的身上挪开。



        他的女孩真是漂亮,闪闪发光,叫人挪不开眼。



        她这么优秀,就连傅司年都怕自己配不上她。



        可那个沈舒柔却说,沈思差点和那个叫陈俊的男人订婚。



        陈俊,陈家是吧!



        傅司年心底发狠,他甚至已经等不及助手的调查,现在就想对陈家动手了!



        沈思虽然专心致志地吃饭,却也能感受到傅司年情绪的变化。



        他一会欣喜,一会又摆出苦大仇深的模样,神色变化反复无常,丁点没有雷厉风行的样子。



        沈思只觉得好笑,顺势给他夹了一块牛肉。



        傅司年当即受宠若惊。



        他立刻将牛肉放进嘴里,美滋滋地开口:



        “谢谢小思!”



        沈思:“……”



        感情吃饭的时候你很少动筷子,是等着我给你布菜?



        心里头腹诽,但沈思还是又给傅司年夹了些菜。



        傅司年全都吃下,喜悦溢于言表。



        就连那些从来不碰的食物,也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这顿饭绝对这段时间,傅司年吃的最饱的一次晚饭了。



        他实在太过兴奋,这次不但把沈思送回王府,甚至还高兴的拉着沈思的手,打着拜访苏昆的名义,非要亲自把沈思送回到院子里。



        一进入正院。



        便听见了屋子里传来的欢笑声。



        一个保姆的声音更是隔着房门传了出来:



        “夫人,雨晴小姐最孝顺了,你看她准备的这些东西,全都是既麻烦又要费心的,她虽然不是您的亲生女儿,但绝对是把您当做亲生母亲来孝顺的!”



        “是啊,夫人,尤其是这包蝴蝶酥,雨晴小姐足足做了一下午,足足做了六次,才做出满意的拿来给您。”



        “还有这瓶酒,雨晴小姐更是足足跑了十几个酒庄,才终于找到的陈酿。”



        “她非说先生喜欢,足足跑了一小天!”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