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不得好死

        沈思跑的飞快。



        傅司年甚至还没停好车子,沈思就已经没了踪影。



        她是真的急了。



        一口气冲上vip楼层,路上,便听见了沈名山暴怒的吼声:



        “沈氏都要破产了,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应该继续治疗,爸爸,你如果真的心疼我,就该痛快点自己去死!”



        沈思闻言,脸色越发冰冷。



        病房里,紧跟着又传出了楚艳丽的声音:



        “是啊!你儿子这段时间急得头发都白了,好歹父子一场,你赶紧把字签了,然后主动点出院,别把事情闹的太难看了!”



        此时,走廊里聚集了不少的医护人员,此时听见沈名山夫妇的话,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鄙夷。



        想不到区域首富,竟会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么恶毒。



        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江书航也和其他的医护人员一样,正愤怒着,却忽然看见了沈思。



        “沈思,你终于来了。”



        江书航当即迎了过来:



        “沈名山他们……”



        他正准备把当下的情况告诉沈思,但后者却微微抬手,直接制止了他。



        “我会解决。”



        沈思不多废话,她越过众人,飞起一脚,直接踹开了病房的房门。



        房间里陡然寂静。



        病房内,沈名山和楚艳丽同时回头,包含病床上的沈爷爷,六只眼睛一齐落在了沈思的身上。



        不约而同的,两人眼里都闪过一丝的得逞。



        沈名山咬着后槽牙,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沈思!你可算是出现了!”



        “老子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能一直躲着不出现,怎么?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沈名山眼中闪着仇恨。



        自从怀疑沈氏遭遇的一切都和沈思有关后,而自己又始终都找不到沈思时,沈名山便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般,窝了一肚子的火。



        而经过前面那么多无用功后,这次沈名山终于学聪明了。



        他不再盲目寻找,而是跑来医院大闹,目的就是为了引沈思出来。



        既然找沈思不容易,那就想办法让沈思来找他!



        这些年,沈思是被他父亲一手拉扯大的,两人感情深厚,沈老头更是一早就立了遗嘱,要把手里所有的股份都留给沈思。



        沈名山就不信,沈老头出事,沈思还能坐视不管。



        事实也正如沈名山所料。



        他才到医院不过一个小时,沈思就巴巴地凑了上来。



        “我真是没想到,这么多年竟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沈氏的一切都是你做的是吧?你以为攀上了有钱的老男人就能毁了沈家?我告诉你,少做梦吧……”



        “滚出去!”



        沈思厉声低喝,直接打断了沈名山的话。



        她抬头,眼中冰冷仿若寒霜。



        楚艳丽像是被人踩了脚,‘嗷’的一声跳了出来:



        “你个死丫头,竟然敢这么和我们说话!”



        “老公,她根本就没把我们当做父母看待,你也不必再留什么情面,直接动手,狠狠的收拾收拾她!”



        说着,楚艳丽也朝着沈思走了过来。



        俨然要和沈名山一起来收拾沈思。



        两人气势汹汹,一想到这段时间遭遇到额一切,对沈思的恨意仿如实质。



        病床上的沈爷爷目光急切。



        他想要阻止两人对沈思动手,但身体痛苦禁锢,根本就发不出什么声音。



        眼看着沈名山和楚艳丽越来越靠近沈思,沈爷爷身躯颤抖,眼睛更是瞪大到了极点。



        不……



        不可以这样对待沈思。



        “啊!”



        “哎呀!”



        惨叫声骤然响彻了整个病房。



        光听声音,就能感受到其中的痛苦。



        沈爷爷惊恐的目光停止,脸上的情绪也跟着平和了下来。



        被收拾的人不是沈思,反而是沈名山夫妇。



        沈名山被沈思卸了胳膊,此时两条手臂都耷拉了下来,连抬都抬不起来。



        至于楚艳丽。



        她还没到沈思身边,就被沈思一脚给踹飞了。



        楚艳丽几乎凌空飞了一米多远。



        然后被拍到了墙上,又滑坐在地上。



        自从做了富太太,楚艳丽整天养尊处优,身体也跟着娇贵了起来。



        此时她浑身疼痛无比,坐在地上更是半天都爬不起来。



        而她也懒得思考沈思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楚艳丽坐在地上开始嚎叫:



        “天呐,杀人了!救命啊!”



        “我从小养到大的孩子要杀我,还有没有天理了!”



        在沈家发迹前,沈名山是个无赖混混,楚艳丽更是出了名的泼妇。



        为了达成目的,她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当场就开始撒泼。



        病房里吵闹的几乎要翻了天。



        走廊里的医护人员们相互对视,一个个的眼睛里全都充满了好奇。



        众人正迷茫着,忽然,病房的门再次打开。



        沈思一手一个,拖着沈名山和楚艳丽走了出来。



        她身材消瘦,可拖着两个人却毫不费力。



        一步步走出来,身边浮现的气息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而被她拖着的两个人扭动挣扎,楚艳丽的嘴巴更是没停下来过:



        “沈思,你这样对待父母,你是要遭雷劈的!”



        “你不得好死!”



        “老天有眼,早晚都要报应到你身上!”



        “你就等着……呃!”



        忽然,沈思捏住了楚艳丽的脸,叫骂声登时戛然而止。



        “沈名山,楚艳丽,你们不该用沈爷爷来惹我的。”



        沈思声音冰冷。



        而沈名山根本不听她说了什么,哪怕双手无法动弹,仍梗着脖子质问:



        “沈思,沈氏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不是你做的!”



        “不错!”



        沈思冷冷开口。



        准确地说,她从没想过隐瞒,之所以不说出来,是因为她从没把沈家放在眼里。



        一个混混,哪怕曾经是沈思名义上的父亲,也不值得让沈思多看一眼。



        沈思唯一没想到的,是沈名山会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



        “让你这个废物来管理公司,沈氏早晚都是要黄,是不是我出手,结果都一样。”



        沈思话毫不客气。



        被最看不起的女儿如此奚落,沈名山本来就不好看的脸更难看了。



        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没料到,沈氏遭遇的一切真的全是沈思这个曾经乖巧的女儿做的。



        更没想到,现在的沈思会有这样大的变化。



        不但轻松卸了他的胳膊,现在更是咄咄逼人,全然没了曾经在沈家不敢忤逆他的懦弱样子。



        但……



        饶是如此,沈名山也没有被沈思压制。



        他强撑着扬起了头,对着沈思威胁的开口说道:



        “沈思,识相的话你立刻停止这一切,不然我立刻断了你爷爷的医药费,让你再也看不见他!”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