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傅爷退婚后夫人又去约会了在线阅读 - 第27章 哽的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第27章 哽的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傅司年张口无言。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能说?



        当着沈思的面,他现在只想打死昨天的自己。



        至于他都干的那些蠢事,更是恨不得一个字也不说。



        冯玉琴被傅司年的沉默气到,干脆转头看向沈思:



        “小思,他到底都干了什么,你来说。”



        “额……”



        沈思看了眼傅司年。



        事到如今,不说都不行了。



        傅司年咬了咬牙,一鼓作气的说道:“我不知道沈思是苏家的女儿,昨天晚上去苏家退了婚。”



        “……什么?”



        冯玉晴瞠目结舌。



        刚刚的欢喜和高兴此刻全都消失不见。



        她死死的盯着傅司年,半分钟后,哽的一声直接被气晕了过去。



        “妈!”



        傅司年慌张上前。



        沈思也不敢耽误,一阵手忙脚乱,才算是把冯玉琴重新救醒。



        冯玉琴的脸色灰败。



        她颓废的躺在床上,就连眼睛都失去了光彩。



        傅司年守在她的身旁,小心翼翼地规劝:



        “妈,这件事是都是我的错,你怎么怪我都好,只求你千万别再动气,现在你的身体更重要。”



        瞅着这对母子还有话要说,沈思悄悄的退出病房。



        而后直接离开医院。



        冯玉琴已经醒了,接下来冯玉琴需要的是静养,不是沈思操心的事了。



        病房内。



        傅司年不断道歉,言语诚恳。



        他是真的后悔了。



        如果早知道要和他联姻的人是沈思,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退婚。



        可现在木已成舟。



        再说什么都是徒劳。



        只能先安抚好自己的母亲。



        “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让人家小姑娘丢了那么大的脸,人家现在还上杆子来找你,帮你救我这个多病的老母。”



        “傅司年,你要是真有心,现在!立刻!就去苏家赔罪,去找苏昆,你就是抽嘴巴也好,磕头也好,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这门婚事给我求回来!”



        冯玉琴终于是忍不住爆发。



        傅司年垂着头,回想起昨晚的苏昆。



        “苏叔叔现在应该还不会消气……”



        冯玉琴才不管那些。



        直接对傅司年下达最后通牒:



        “我不管他消气不消气,总之你求不回这门婚约,你也别回来了!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



        傅司年沉默。



        冯玉琴不耐烦的挥手:“还不快去!”



        傅司年灰溜溜的走了。



        在病房外没看到沈思,傅司年打开对话框,想要打字的手却迟迟落不下去。



        沈思应该是不想见他,所以才走的吧。



        踌躇半晌。



        最终,傅司年只打了‘谢谢’二字发送。



        除了昨天被丢出来的礼品,傅司年又让助手格外准备了几分厚礼,重新去往苏家。



        车子刚进入王府的监控范围,傅司年的车子就被无人机发现。



        他的车牌号老张是认得的,老张当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昆。



        “先生,傅司年又来了。”



        苏昆皱眉,想也不想直接道:



        “打开路障,让他滚!”



        于是。



        傅司年在离王府还有两公里的距离时,车子就被地上竖起的钢筋给挡住了。



        他从车上下来,看着已近十年没曾启用的路障,叹气。



        无奈,傅司年只能将礼物从车里拿出来,步行向王府靠近。



        助手不情不愿,却也只能跟在傅司年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



        按理说,两公里的路途并不算远,但两人手里都提着重重的礼物。



        一路走过来,都不免有些气喘。



        好不容易快到王府的大门前,一只无人机凌空飞了过来。



        停靠在傅司年面前,老张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傅先生,我们家先生身体不舒服今天不见客,你还是回去吧。”



        一路走过来,已经开始气喘的助手:“……”



        这一天天的,这工真是打不了一点!



        ——



        从医院出来后,沈思直接便去了蛇骨去取文件。



        若是助手林雪还在的话,沈思只需叫她送一趟便好。



        但上次苏昆买空了蛇骨的所有存货,沈思放了林雪的假,到现在还没结束,想要的文件,沈思也只能自己来拿。



        蛇骨的总部处在b市最繁华的三外屯,沈思将车子停好,正要锁车,眼角的余光扫到旁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沈思!”



        沈舒柔叫了一声。



        地下车库里,她的声音格外的清晰。



        沈思眉头一皱,不打算理会她,锁上车便要离开。



        可沈舒柔动作更快,两步上前,直接拦住沈思。



        沈舒柔仰着头,语气骄傲:



        “沈思,真的是你!你还说没跟踪我,看见我就跑,这次被我抓住了吧!”



        说完,她又转头对身旁的男人娇弱道:



        “俊哥,这段时间姐姐总是偷偷的跟踪着我,我知道她一直喜欢你,我也不愿意做那种拆人姻缘的事,如果你还喜欢姐姐的话……我……我愿意让步。”



        “说什么胡话!”



        陈俊义正言辞,他狠狠地瞪了沈思一眼,满含厌恶:



        “舒柔,我喜欢的人是你,绝不会对那些野女人感兴趣,如果可以,我愿意把心都掏出来给你。”



        “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会让我不开心!知道了吗。”



        沈舒柔脸色动容:



        “俊哥……”



        陈俊反手便将沈舒柔揽入怀中,两人满是恩爱。



        沈思面无表情,根本不愿看这两人的表演。



        对于陈俊的话,更是置若罔闻。



        别人不知道,沈思可是知道的。



        陈俊之前就定了几次婚事,可还没等结婚,未婚妻就都接连离奇死亡。



        大家都认为陈俊克妻,每人敢再和他订婚。



        只有沈名山,看中了陈俊的家产,又自以为克妻什么的都是封建迷信,才不顾沈思的感受直接和陈俊定了婚约。



        沈舒柔被找回来后,楚艳丽也曾经犹豫过,但在沈名山的一力坚持下,最终也觉得将沈舒柔嫁到陈家是最正确的选择。



        而沈思早就知道,陈俊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之前那些和他订婚的姑娘,在和他交往的时候就遭受了暴力和恐吓。



        家境普通的女孩,陈俊无所顾忌,直接打死。



        那些家境优越的,陈俊打完便哄,最后要哄不好,就制造意外将人害死。



        她早就提醒过沈舒柔,但沈舒柔不听。



        沈思已算仁至义尽,现在也懒得和他们废话,脚步一转,直接离开。



        沈舒柔看着沈思的背影,嘴角上扬,声音却还是温柔和顺:



        “俊哥,姐姐这是怎么了,该不会生气了吧?”



        “管她干什么,不是说好了今天带你买饰品,不要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时间,哥哥带你去消费。”



        陈俊手掌不老实的在沈舒柔的腰上乱摸。



        沈舒柔扭动着身体微微闪躲:



        “俊哥,你对我可真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