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傅爷退婚后夫人又去约会了在线阅读 - 第64章 她是我未婚妻

第64章 她是我未婚妻

        片子拿来我看。”



        沈思刚一开口,江书航立刻就将拍好的片子送到沈思手上。



        只看一眼,沈思便立刻做出判断:



        “出血位置太深,不能手术。”



        江书航自然也是知道这点。



        沈思没来之前,他就因为这个风险而纠结着不敢下决定。



        现在沈思一开口,他也算是松了口气,直接将决定权全都交给了沈思:



        “应该怎么处理,我都听你的。”



        沈思沉默。



        片刻后,她拿出早就配制好的药,撬开了沈爷爷的嘴喂他服下。



        这药,沈思一直因为缺少玉参的温养而迟迟没给沈爷爷使用。



        可事到如今,已顾不得太多了。



        药被喂了下去立刻见效,沈爷爷的呼吸当即平稳了许多。



        就连脖子上始终迸跳的血管也柔和了几分。



        这些都是身体在逐渐好转的征兆。



        而沈思却没有就此放松,她神色紧张,不敢松懈半点,对江书航开口:



        “我还得借你的针用用。”



        既然不能用西医的方式开刀,那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用中医的针灸把脑袋里的废血引出来。



        可是在在脑袋里施针,沈思也从没试过。



        不光是穴位复杂,人的大脑还有许多重要的神经,加上众多的毛细血管。



        哪怕一点差错,都可能造成二次伤害。



        而除了这些,被施针人还是沈思最看重的沈爷爷。



        一旦失败……



        沈思只怕一辈子都会遗憾。



        江书航很快就把针包拿了过来。



        沈思只是迟疑了不到一秒,便打开针包,嘱咐江书航封闭大门,不要叫人打扰她,便直接开始。



        犹豫和恐惧毫无意义,她只能一往直前。



        江书航虽然还想多观摩学习。



        但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绝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了沈思。



        江书航干脆自己守在门外,以确保万无一失。



        沈思这次施针耗时极久。



        过程更是凶险艰难。



        江书航耐心地守在门口,一直听到病房里传来一阵‘扑通’的像是人摔倒的声音,这才紧张的推开门。



        看见沈思坐在地上,江书航急忙走过来将她扶起。



        “沈思,你怎么样?”



        “我没事,只是需要休息一下。”



        沈思擦了把额头上湿漉漉的汗水,虚弱地摇了摇头。



        将近一个小时的高强度消耗,沈思彻底力竭。



        而在病床旁边,除了被收回的针,还有一滩黑褐色的血液。



        床上的沈爷爷呼吸平稳,脸色也好了许多。



        他的手脚不再紧绷着,连同皮肤和血管,似乎都在一瞬间松弛了下来。



        “沈思,你真是太厉害了!”



        江书航由衷夸赞。



        沈思却没有半点的开心和骄傲,反而忧心忡忡。



        沈爷爷的一切好转现象都是她配药的效果。



        但那效果还远不止于此。



        接下来一段时间,沈爷爷的血管血液会得到极大的增强,可内热变寒,沈爷爷也将会从热症快速转为寒症。



        而他瘫痪多年,肌肉早就萎缩,一时间仍无法行动,更不可能有力气对抗接下来要面临的一系列的寒症。



        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沈思必须得找到玉参给沈爷爷服下。



        否则……



        一旦寒症彻底落实,到时候就算有再多的玉参也无法除根。



        巨大的紧迫感压在沈思的心头。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沈名山。



        若不是沈名山突然让沈爷爷的病情恶化,沈思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寻找。



        沈名山!



        沈思对他恨的咬牙切齿,但身体实在太过虚弱,没有过多的思考,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江书航知道她是累坏了。



        担心她在病房里休息不好,江书航直接将沈思抱起,打算将她带去自己的办公室。



        他身为医院的外聘人员,办公室里设置了单独的休息间,可以让沈思不受打扰的好好休息。



        至于为什么是打横抱,只是江书航单纯的对沈思尊敬,所以才没扛着她。



        刚刚走出病房门,江书航就和傅司年迎面碰上。



        四目相对。



        江书航率先开口:“傅先生,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边可不是冯玉琴的病房。



        傅司年没有回应,他目光落在江书航的怀里,那个沉睡着的女人身上。



        “她怎么了?”



        明明傅司年看上去一脸平静,可不知为何,江书航感觉自己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江书航脱口而出:



        “沈老爷子受到刺激病危,她刚刚完成治疗,现在累的虚脱,我正准备带她去休息。”



        江书航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手上一空。



        沈思已经到了傅司年的怀里。



        “傅先生……”



        “沈思是我的未婚妻,我会照顾好她,就不用你操心了。”



        江书航:



        “那个啥……婚约你不是已经退了吗?”



        之前干过的蠢事被提起,傅司年脸色青黑。



        冷冷地瞪了江书航一眼。



        “沈老爷子为什么会受到刺激?”



        “当然是因为沈名山!”



        一提到沈家人,江书航都忍不住来气。



        “要我说,她的那个养父真不是玩意儿,对待沈思不好也就算了,连自己的父亲也不孝顺,整天来医院大闹,为了一点遗嘱,差点把老爷子给害死。”



        “如果不是为了救沈爷爷,沈思何苦累成这样!”



        江书航义愤填膺。



        傅司年听见这一切后则皱起了眉头:



        “沈名山?”



        他是知道沈思的过往的,沈名山夫妇对她不好,可沈爷爷却是沈思的软肋。



        而且,再怎么说也叫了十八年的爸妈,傅司年害怕沈思舍不得这份感情,便没有对沈家动手。



        可想不到沈名山竟会闹出了这么大的事。



        甚至还将沈思累到这个地步。



        沈家!



        看来没必要留着了!



        傅司年神色阴沉。



        他抱着沈思转身便走。



        怀里的沈思似乎感觉到外界的变化,但她实在太累了,只是轻轻扭了扭,随后便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着。



        这一觉沈思睡得极沉。



        再睁眼,外面天色已黑,头顶挂着的是陌生的水晶灯,灯关着,房间也有些暗。



        傅司年优雅矜持地坐在床边,他低头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



        沈思微微一动,他立刻放下手机,关切地凑了上来:



        “你睡醒了?”



        “嗯……我怎么会在这?”



        沈思的声音沙哑。



        “先别说话。”



        傅司年见状赶忙拧开一瓶水,送到沈思的嘴边。



        他动作温柔体贴。



        丝毫看不出是第一次照顾人的样子。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