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傅爷退婚后夫人又去约会了在线阅读 - 第323章 你们说谁是杂种

第323章 你们说谁是杂种

        “你,你……”



        见楚艳丽洋洋得意,说出这么一番不要脸的话,沈名山被气得直喘粗气。



        他能恢复到现在这个状态,全都是笑笑不留余力治疗的结果。



        和沈名山,楚艳丽两个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但偏偏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心火上涌,面对楚艳丽不要脸的话,却硬是发不出声音来反驳。



        就在这时,苏笑的声音冷不丁出现:



        “如果不是当年你们不肯及时给爷爷治疗,爷爷的病情根本就不会加重。”



        楚艳丽吓了一跳。



        她背对着病房大门,根本不知道苏笑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但只是瞬间,楚艳丽便整理好情绪,扬起笑容对苏笑解释:



        “小思,那些年家里条件困难,我和你爸爸是实在没有钱给你爷爷治病,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但不管怎样,现在你爷爷的身体都好了起来,这可都是我们这么多年坚持付住院费,才有的结果……”



        楚艳丽对苏笑说个不停。



        只是说出来的每句话,都让人恶心。



        苏笑冷冷地看了楚艳丽一眼,根本不理会她,直接对雇佣的保镖说道:



        “我请你们来照顾保护爷爷,就是怕沈家人来伤害爷爷,现在立刻把她们两个轰出病房,从今以后,如果再让沈家人,或者是自称爷爷亲戚的人进入病房一步,打扰到爷爷养病,你们以后都不用干保镖这一行了!”



        楚艳丽闻言,立刻愤怒瞪起眼睛:



        “沈思,你敢!”



        苏笑冷笑:



        “当初为了得到一点股份,你们急不可耐地和爷爷签了断绝亲子关系书,后来还绑架爷爷来敲诈我,连这你都敢,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曾经的事被当面捅破。



        楚艳丽一时哑口无言。



        而保镖也走了过来,先是对两人驱赶,见沈舒柔和楚艳丽不听,便直接拽着后脖领,硬生生将两人提溜了出去。



        面对专业训练过的保镖,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被丢出门前,楚艳丽高声道:



        “沈思,当初的事是我们做的不对,妈妈可以跟你道歉……”



        苏笑皱眉:



        “丢远点!”



        保镖立刻快走了几步,很快,便再也听不到楚艳丽的声音。



        病房终于安静了下来。



        而沈爷爷的情绪却没有舒缓,他仍然双眼血红,十分激动。



        苏笑连忙上前,一边安慰,一边轻柔地帮沈爷爷按摩穴位。



        好一会,沈爷爷才呼出了一口气,将心里憋闷的郁气吐了出来。



        他的脸色逐渐平静,整个人十分的疲惫,陷在床铺里,望着苏笑担忧开口:



        “笑笑,你要小心啊。”



        “刚刚她们一进病房就东张西望,肯定不怀好意。”



        苏笑点头,“爷爷,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



        沈爷爷摇头。



        他的话没有说完,根本就无法安心休息。



        又继续道:



        “楚艳丽从来都不是肯服软的人,刚刚她却主动道歉,一定是别有目的……”



        “我知道我知道。”



        握住沈爷爷的双手,苏笑不住地点头:



        “爷爷,我知道她不怀好意,你放心,我一定会防备着她们的,保证不会让她们伤害我。”



        “你忘了吗,韩爷爷专门请了人教我防身术,沈家那些人都打不过我的。”



        早在教苏笑防身术之前,韩世坤就问过沈老爷子,沈老爷子当时眨眼同意,韩世坤才请了最好的教练对苏笑训练。



        但即便有武艺防身,沈爷爷也没有放松。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们打不过你,就会使些阴险的手段……你,你……”



        面对沈爷爷的再三叮嘱,苏笑不住地点头: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不会给她们任何机会。”



        “你先好好休息,我给你施针……”



        而外面。



        楚艳丽和沈舒柔被保镖拎着,直接丢出了住院部。



        一路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沈舒柔捂着脸,不想让别人认出自己。



        一直到保镖离开,看她们的人少了,这才悄悄地把手拿开。



        悄悄地对楚艳丽说道:



        “妈妈,沈思来得太快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动手,这下可怎么办?”



        “而且爷爷还对我们有这么大的怨气……”当着爷爷的面,她们根本没办法下药。



        楚艳丽脸色阴沉难看。



        她也没想到苏笑会这么难缠,明明她都已经道歉了,却仍然不肯让她们留下。



        更没想到,沈老爷子竟然恢复的这么好,不像从前,即便不是昏睡,清醒时也无法动弹,她们可以随意进出病房,随意行动。



        楚艳丽咬着牙,阴狠道:



        “别着急,她心里始终牵挂着老家伙,就算现在没有机会,早晚也能让我们找到机会!”



        “总之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让她继续嚣张下去!”



        一个被沈家赶出去的养女,绝对不能比她们过得还要得意!



        沈舒柔重重点头,开口道:



        “其实姐姐也真是糊涂,没有爸爸妈妈,她根本就活不到这么大,现在离开沈家,她有了些成绩,不来回报爸爸妈妈的养育之恩,反而还一直和家里作对,甚至还挑唆爷爷和爸爸妈妈断绝关系,真是……”



        沈舒柔摇头,做出惋惜状。



        “哼!她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杂种!”



        楚艳丽愤怒骂道。



        而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背后就忽然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们说谁是杂种?”



        楚艳丽两人转头,这才发现她们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男人。



        对方身形高大,身上气势威严,散发着强烈的压迫感。



        而当看见男人的面孔时,沈舒柔眼前顿时一亮。



        除了傅司年,这男人简直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帅气。



        而且高大威猛。



        如果和这样的男人谈恋爱,绝对是满满的安全感。



        沈舒柔感觉自己心里的小鹿乱撞,她含羞带怯地低下了头。



        楚艳丽也同样被对方的容貌震惊。



        她看了看沈舒柔,而后和气道: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来看望病人的吗?是不是对医院不熟悉,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帮你带路。”



        对方对这话不做理会,而是继续问道:



        “我问你,刚刚说谁是杂种?”



        楚艳丽和沈舒柔两人对视。



        这下,她们终于察觉大了不对劲。



        而对方再次开口,声音中更是多了几分寒意:



        “你们是沈家的人?刚刚骂的那个杂种,是不是沈家养女,沈思?”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