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沉默之刃在线阅读 - 第435章 愿盛世长宁

第435章 愿盛世长宁

        生死一线之间,神枪手雷亮精准射中了李飞手中的刀片,狄杰迅速冲上去将李飞给擒住了。

        “老大,你没事吧?”

        严忠义摇了摇头,“快救高琳,她受了重伤!”

        李飞被押上了警车,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浑蛋逃了一年多,终于成功落网了。

        救护车上,严忠义紧紧握着高琳的手。看着亲爱的老婆被打得遍体鳞伤,他的眼眶湿润了。

        经过医生一番抢救,高琳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身上和脸上会不会留下伤疤,目前还说不准。

        昏睡了两天两夜,直到耳边听见儿子奶声奶气的叫声,高琳才虚弱地睁开了双眼。

        窗外天空湛蓝,明媚的阳光洒在病房内,严忠义抱着儿子严盛世正守在她的床边。

        “ma——ma——”严盛世嘴里软糯地叫唤着她,母子连心,高琳终于醒了。

        严盛世见到妈妈醒了,从严忠义的身上挣脱着要下来。高琳张开了手臂,接过了宝贝儿子。

        下一秒,小家伙竟然偎依在高琳的臂弯里,开始找奶喝,乐得高琳咧嘴笑了。

        可是刚一笑,高琳就感觉脸上撕裂般的疼,于是问道:“忠义,有镜子吗?”

        严忠义愣了一下,连忙解释道,“老婆,伤口没那么快好,医生让最近就不要照镜子了。”

        高琳心里顿时明白了。

        婆婆从家里炖了鸽子汤给儿媳妇补身子,“琳琳,妈帮你把床摇起来,先喝些鸽子汤!”

        这时,严忠义的电话响了。

        雷亮汇报道:“老大,城南一幢写字楼发生了火灾,消防人员已经过去灭了火。

        经过现场勘测,消防那边认为可能是有人故意纵火,连累了整幢写字楼着火,两名女性被大量浓烟呛得当场死亡......”

        挂断电话,严忠义一脸抱歉,“老婆,城南写字楼着火了,消防那边怀疑是人为的,我忙好了就过来陪你!”

        高琳微微一笑:“有妈和儿子陪着我,你就放心去忙吧!”

        严忠义看了一眼母亲,母亲轻点了一下头,两人似乎约定好了什么。

        等严忠义出去之后,高琳起来上了个洗手间,发现里头的镜子竟然被拆卸了。

        走出洗手间,她看向婆婆问道:“妈,我手机呢?”

        婆婆吞吞吐吐道:“在......在家里,回头我给你带过来。医生让你静养,最近就不要玩手机了。”

        “妈,您的手机借我打个电话给盛世的外婆。”

        婆婆故意摸了摸口袋,突然拍着大腿,说道:“妈真是年纪大了,手机忘带了......”

        高琳听着婆婆编织着谎言,一脸看破不说破,隐隐感觉自己的脸上一定惨不忍睹。

        她记得当时李飞狠狠用鞭子抽打她,她疼得几乎要窒息,可想而知面部受损程度一定非常严重。

        午后,严盛世哭闹着要下楼遛弯儿。

        高琳道:“妈,您带盛世下楼转转吧,我想再睡一会儿。”

        婆婆犹豫了一会儿,见孙子一直在哭闹,“琳琳,那你安心睡会儿觉,妈带盛世下楼转转。”

        高琳点点头,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等到婆婆带着儿子出门后,高琳披了件外套离开了病房,直奔这一层楼的公共卫生间。

        站在镜子前,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洗手间窗户外面窜进来的风,让她不禁微微弓起身子。

        她伸手触摸着自己的脸,长长的伤疤如同两只蜈蚣在脸上蛮横地爬行。

        她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崩溃地叫出声......

        外头起风了,严母抱着孙子加快步伐回到病房,发现儿媳妇不见了。

        她急得拨打了儿子的电话,严忠义正在和雷亮他们勘查案发现场。

        严忠义出去接通了电话,问道:“妈,怎么了?”

        严母急得带着哭腔,“琳琳不见了,到处都找不着。”

        严忠义知道高琳一定是看见自己的脸了,“妈,您先别着急,赶紧先让医生和护士去调监控。

        我这边暂时走不开,等忙好了我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严忠义沉着脸返回到案发现场。

        现场一名二十来岁的女性死者是教培机构负责招生的职员,另外一名五十来岁的女性死者是这家机构的保洁人员。

        监控已经损坏了,无法确定卫生间的门为什么突然被锁死了。

        雷亮分析道:“老大,这一定是针对性的谋杀,凶手可能针对这两名女性死者,或者只针对其中一人......”

        雷亮滔滔不绝说了半天,见严忠义一脸心事重重,问道:“老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严忠义点了点头,“高琳不见了!”

        “老大,您现在的位子,真没必要亲自参与查案!”

        严忠义沉声道:“习惯了!一时半会儿改不掉!”

        “老大,高法医这个时候最需要您,这里有我们就行了!相信我们,赶紧去吧!”

        最终,严忠义嗯了一声,“雷子,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雷亮用力点了点头,眉宇之间散发出可以独当一面的自信。

        严忠义回到医院,立刻调取了监控。因为身上没有手机和钱包,高琳沿着路段徒步离开了医院。

        严忠义骑着母亲的电瓶车满大街寻找高琳,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两人最喜欢的人民路河边找到了她。

        人民路两旁都是参天大树,春夏秋冬、四季更替,各有各的美景。

        局里没什么大案子的时候,两人经常会来这里划船、欣赏沿路美景。

        此刻,高琳坐在河边发呆,微风吹着她的柔软发丝,她抱紧了自己微微发抖的身体。

        她不禁想起李飞的话,“如果这张脸毁了容,严副局长还会爱你如命吗?”

        当时她顾不得多想,如今只觉得脸上的疤痕丑得令人惊心动魄。

        “琳琳——”

        高琳听见严忠义的声音,连忙低头,“别过来,我现在的样子很丑!”

        严忠义上前搂着高琳,柔声道:“医生说了,没有伤到真皮层,疤痕会慢慢褪去的。

        现在医学美容这么发达,咱们还可以去修复!如果恢复不了,咱们就采取植皮手法,把我屁股上的皮覆盖在你的脸上。”

        高琳冷不丁‘噗嗤’一笑,猛地扑进了严忠义的怀里,“快别说了,有内味了......”

        一周后,写字楼失火一案被雷亮和狄杰他们几个一块儿破了。

        谁都没想到纵火的人竟然是保洁工的女儿,一名活泼开朗的大学女生。

        当天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过来给妈妈送饭的,没想到竟然是为了惩罚自己的母亲,从而犯下了滔天大罪。

        审讯室内,女孩笑容灿烂,讲述着童年一件往事。

        “当年我们家租在城北居民区,那边外地人特别多,鱼龙混杂,小偷横行。

        那天夜里,爸爸上夜班,我、弟弟、妈妈三个人睡在床上。

        我妈突然听见家里有动静,打开灯就看见一个小偷手里拿着刀,我和弟弟都吓得惊醒了。

        你猜我妈当时怎么着?”

        说到这里,女孩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看起来如同一个亲和的邻家小妹。

        “我妈竟然抱着我七岁的弟弟夺门而逃,全然不顾我的死活。

        没想到那个小偷拿刀只是虚张声势,见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就跑了。

        我妈带着弟弟回到家以后,觉得对不住我,破天荒带我和弟弟出去吃了一顿肯德基。

        我当时特别高兴,妈妈感觉我一点事也没有,其实我都是装的。

        这些年我一直无法忘记那件事情,我恨她,非常恨她。

        直到最近她知道我在外面当家教,赚了不少外快,她竟然让我供弟弟读书。

        哈哈,我妈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经过医院的诊断,这名女大学生患有阳光型抑郁症。她对母亲的仇恨日积月累,最终酝酿了一场罪行。

        原本她只是想惩治自己的母亲,没想到当时卫生间还有一名无辜的女职员。

        ......

        一个月后,空气变得十分香甜,街上弥漫着糖炒板栗和烤红薯的香味。

        严忠义抱着儿子,挽着老婆,一家三口漫步在街头。

        此时,高琳脸上的伤疤已经脱落了,只剩下了淡淡的疤痕。

        医生说,距离疤痕彻底消失指日可待,这让高琳心情大好。

        高琳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真希望日子可以永远这么岁月静好下去!人世间少一些罪恶,多一些正义、善良、公平。”

        严忠义抚摸着高琳的一头青丝,眼神中散发出坚定的光芒,“愿罪恶之花不再绽放,愿山河静美,盛世长宁......”

        (大结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