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抽丝

第二百六十三章 抽丝

        街道上传来了打更的声音,时间已经渐渐到了后半夜,五郎的身体也愈发虚弱,头疼得几乎昏死过去。今川义元他们看在眼里,却什么办法都没有。直到现在,今川义元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转瞬间,自己的儿子就到了濒死的关头了呢?

        就在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又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天守阁外响起。太原雪斋推开窗户就往外面望去,只见有十几骑打着火把翻身下马。不一会儿,天守阁内就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殿下,津岛大夫请到了!」濑名氏俊有些踉跄地跑上楼来。在他身后,冈部元信和朝比奈泰朝连拉带拽地架着一个中年人冲向了今川五郎的房间——正是骏河鼎鼎大名的医官津岛岩次郎。

        「这厮,居然跑到情人家里鬼混,怪不得怎么找都找不到!」朝比奈泰朝气不打一处来,他跟着濑名氏俊、冈部元信和一众侍卫把今川馆里外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是找到了这个津岛岩次郎。谁能想到他不在家里,不在店铺,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家伙居然到了小情人家里去呢?

        「怎好这样对大夫?」太原雪斋虽然也气得不轻,但是一想到马上还要拜托人家医生看病,万一人家暗地里使坏不好好看他们这些外行也没辙,便赶忙出言宽慰道:「津岛大夫快快有请,赶快给我们孩子看看吧!实在是病情十万火急,唐突了您,贫僧会让部下事后给您赔礼道歉!」

        「草民看外面有那么多医官,若是他们都没办法,草民又哪里能有什么好办法呢?」津岛岩次郎活动着他那被折腾得快散架了的骨头,一边低声叹道:「用的药也都差不多,看病的法子也都差不多,草民也就是个普通人啊。」

        「还是请大夫先看看吧。」今川义元也赶忙起身,把津岛岩次郎迎到了今川五郎身边。

        津岛岩次郎于是在今川五郎身旁跪坐下来,收起袖子,抬起两根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为他诊脉,大约品了半盏茶的时间,便抬头问道:

        「最近可染风寒?」

        「没有。」

        「吃坏了东西?」

        「没有。」

        「周围有人染病吗?」

        「没有。」

        「身子近来有不适吗?」

        「也没有。」

        得到一连串的否定回答后,津岛岩次郎更加困惑了。他俯下身,端详着今川五郎煞白的脸庞和额头上不断沁出的汗水,随后把耳朵贴在今川五郎的胸口,听了听他的心跳。

        「怪了,草民也行医多年了,从未见过如此怪病。」津岛岩次郎不住地摇头,「不知病因,却病得如此之重。可却不咳,只发热,怪哉怪哉。」

        「那该如何是好?」银杏已经努力得憋着哭腔问道。

        「没办法,只能多喝水,盲目用药怕是会在体内犯冲。」津岛岩次郎长叹了一口气,看了眼门口排着队等待送上汤药的医官们,「孩子还小,吃太多药,别说病了,身体自己也受不住。」

        「怎么会这样……」银杏到底还是哭出了声,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孩子不敢撒手,害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他,「明明早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是娘能替你受罪该多好……」

        「妈妈,不哭……」今川五郎看到银杏哭成这样,居然挣扎地抬起小手,握住了妈妈的手,「孩儿没事的……妈妈不哭啊。」

        「傻孩子……」银杏一把将今川五郎搂在怀里,抱着他,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会没事的噢,咱们五郎最厉害了,一定能挺过去的。别怕,妈妈会陪着你的。哪怕是死,妈妈也和你一去。」

        然而今川五郎的身体却突然颤抖了一下,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但是随后,今川五郎自

        己却突然皱了皱眉,有些难以置信地晃了晃脑袋,随后竟自己站了起来,匪夷所思地又敲了敲脑袋。

        「怎么了?」今川义元急不可耐地问道,上前一步就想要扶住今川五郎,生怕他突然又摔倒了。

        「突然不疼了。」今川五郎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一点都不疼了,好奇怪……现在就感觉出汗太多,身子有点虚。」

        「啊?」今川义元、银杏、太原雪斋、寿桂尼和门外的一众医官们都傻了。津岛岩次郎十分不放心地上前为今川五郎号脉,却发现只是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他的脉搏已经平稳如故。

        「真的是怪了……草民行医半辈子所见的最离奇的事情。」目睹了这一切后,津岛岩次郎感觉自己半生的行医经验都被颠覆了,「这孩子怕是渡了一劫,有神明保佑,硬是让阎王收也收不走。不然,这症状真的难以解释。」

        「没有烧糊涂吧?」太原雪斋仍是不放心地蹲了下来,双手捧着今川五郎的小脸不断地抚摸着,「嗯?五郎?该不会给烧傻了吧?还记得事情吗?」

        「记得的,雪斋爷爷。」今川五郎噘了噘嘴,又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想要开口,又觉得有些不好,但挣扎了一下后还是怯生生地问道:「那既然好了,明天可以去踢蹴鞠了吗?」

        「不行。」还没等众人说话,沉默许久的寿桂尼却当先呵斥道:「老实静养两个月,不准再踢蹴鞠了!」

        今川五郎悻悻地低下头去,而寿桂尼则眼带杀气地环顾周遭一圈,对天守阁里的侍女、小姓和朝比奈松千代等人说道:「2个月内,不经我的同意,谁敢带少主出去乱跑,直接治死罪!哪怕是少主和家督、主母的要求,也不准听!想出门,就从老身尸体上踏过去!」

        「遵命!」众人都是战战兢兢地俯身领命。

        ·

        天文十三年(1544)年4月7日早上,一夜没合眼的今川义元和银杏确认了今川五郎确实是病好了之后,终于有机会睡一觉。这一觉,就睡到了4月7日晚上。今川义元严重怀疑银杏有一个「睡眠光环」,可以让周围的人变得和她一样嗜睡。

        吃晚饭时,一家人又围聚在桌前,仿佛昨天的意外就没有发生过一样。长千代和阿松两个孩子倒是吃得开心,但今川义元、银杏、太原雪斋和寿桂尼却还是心神不宁,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今川五郎。而今川五郎显然也注意到了大家的目光,竭尽所能地大快朵颐,向大家表示自己没事。

        「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昨天在远江办事的那古野氏丰在今晚才回到天守阁,也是刚刚才得知了短短一天内发生了多少事情,一边扒着白米饭,一边忍不住开口道:「你们若是和我说五郎出了事情,我还不信呢。看他和以前,完全没有变化,哪里像是大病一场的人?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小叔没亲眼看,自然是想不到。」银杏提起病情,还是后怕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之后会不会又再来一次啊?再来一次该怎么办?」

        「别说这些丧气话。」今川义元轻轻地在银杏的背上拍了拍,「大夫不是说了,是渡劫嘛,渡过去就好了,怎么会再来一次?」

        「这种事情……」银杏支吾了一声,随后似乎也觉得不吉利,便没有再说下去。

        「除了你父亲,今川家这几多代男丁里,没几个身子好的。」寿桂尼却仿佛也被这话题揭开了伤疤,一向话少的她此刻却主动在饭桌上打开了话匣子,对今川义元道::「八代(今川义忠)遭遇意外,你长兄和此兄身体也不好,年纪轻轻也走了……所幸你的身子还不错,从小到大长在寺里,饮食起居都算规律,看着也挺好。希望五郎也能和你一样,这次的病不要落下病根就好啊……」

        「奶奶放心,我会好好吃饭、锻炼的!」今川五郎一边吃了一大口饭,一边要给自己夹鱼肉吃,「但是奶奶,两个月闷在屋子里不能锻炼,真的对身体不好的!放我出去踢蹴鞠吧!」

        「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踢蹴鞠?你命都差点没了!」寿桂尼闻言把筷子狠狠地往桌上一拍,吓得今川五郎赶紧缩起脖子,不敢说话。

        「多吃点,多吃点,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吓妈妈了。」银杏叹了口气,往今川五郎的碗里不断夹着菜肴,「真的快把妈妈吓死了……半条命都给你吓没了。」

        「知道了啦。」今川五郎非常歉疚地低下头去,「那我这两个月就在屋里陪苗苗和墨球他们玩吧。」

        「会不会是养猫出的毛病?」寿桂尼眯起了眼睛。

        「绝不可能!」今川五郎赶忙否认道,害怕寿桂尼勒令把三只猫咪送走。

        wap.

        /71/71735/30978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