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山倒

第二百六十二章 山倒

        天文十三年(1544)年4月6日傍晚,今川馆平常的一天。经过2个月的努力,今川家旗本们的铁炮训练也有初有成效。不过,在频繁的使用过程中,有不少铁炮都报废了,今川义元于是又想花钱从堺町买——却被告知没货了。现在铁炮的产量还相当低下,之前今川义元的那笔大单子也是堺町存了好久才存下来的,只能等下一次了。

        于是,由于铁炮数量的减少,旗本们不得不轮流使用铁炮训练——这进一步加快了铁炮的损耗程度——到了今天,只剩下240支铁炮了。

        “我说,玮成,你其实可以不用训练的。”今川义元坐在道场旁的窗户边,满脸怨念地看着吉良玮成笨拙地装填铁炮。这2个月来,光他一个人就因为填充不当、点火不当、清膛不当等诸多原因(基本上把能犯的错误犯了个便),损毁了7支铁炮。一支铁炮可是50贯,虽然今川义元一向大手大脚不在乎钱,但旗本们可不一样,觉得不能任由吉良玮成这么折腾,多次和今川义元投诉。

        “没事的,殿下。”吉良玮成却是毫不在意,一边嘟囔着,一边继续摆弄着自己手上的铁炮,“俺聪明得很,用不了多久就能学会。”

        田沈学会的概率都比你大——今川义元看了眼在一旁扎着马步的田沈健太郎,在心里悄悄腹谤道——虽然田沈健太郎只有一只手臂,但看起来吉良玮成只有半个脑子。

        “钱就无所谓了,你别哪天真的炸膛把自己人给……”今川义元一边在边上碎碎念地嘟囔着,一边吉良玮成的铁炮就传来一声闷哼声。

        “快把铁炮扔下!”在不远处听到这动静的佐野新兵卫赶紧大喊道。吉良玮成闻言忙不迭地把铁炮往道场角落一丢,下一秒那冒烟的铁炮就“轰”一声炸了开来。浓烟滚滚,很快就呛得道场里的旗本们喘不过气来,大家只好转移到了外面训练——今川义元刚才一直坐在窗边就是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这是第8把了吧。”都不用今川义元说话,佐野新兵卫自己也看不下去吉良玮成的浪费了,即使知道对方是今川义元的亲随也忍不住开口道:“吉良大人,您也不能如此浪费啊……实在学不会,咱们可以不用铁炮啊。”

        “少在那里放屁。”吉良玮成恶狠狠地瞪了佐野新兵卫一眼,破口大骂道,随后又要从别的旗本手里拿来一把铁炮继续练。

        “停。”今川义元一步跨了出来,拦在了吉良玮成面前,伸手拦下了他的铁炮,语重心长地道:“玮成,你执着这铁炮有什么好的?武士就是要配重甲、名刀,冲锋陷阵的。你的武艺可是精锐里的精锐,行走江湖多年练就一身功夫,现在难顶打算抛弃这些,拿着南蛮人的烧火棍去放风筝吗?”

        “哈?”一旁的赤井黑高听到今川义元的话后都笑了出来,“殿下现在又知道说这个了?”

        “俺就是不信了。”吉良玮成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这烧火棍还能那么难?”

        “这不是难不难的问题,你这样哪次自己一个没用好,不是要把自己炸伤?”今川义元更加使劲地握住铁炮,把铁炮掰着摁了下来,“真别再弄了,受伤是早晚的事情。”

        就在今川义元和吉良玮成与赤井黑高争论的时候,早坂奈央却忽然策马而来,有些慌张地在今川义元身边翻身下马。今川义元看出他神色有异,便会意地和他来到一旁,低声问道:“怎么了吗?”

        “殿下,少主急病,忽然间就变得很严重,头疼欲裂,雪斋大师和御台殿请您快些回今川馆!”

        ·

        等到今川义元快马加鞭地冲回今川馆天守阁时,天色已经黑了。城下町和城内的居民区大多数已经熄灯休息,但今川馆的天守阁却灯火通明,陆陆续续不断有马车载着医官疾驰而来。有些机警的百姓们似乎察觉到了不安的气氛,正小心翼翼地从窗户里张望着天守阁的方向。

        今川义元一直冲到天守阁门前才翻身下马,随手把马匹交给了早坂奈央,自己就急忙跑了进去,一下子和同样跑过来的木下藤吉郎、小葵和朝比奈松千代撞了个满怀,三人怀里抱着的各种药材和药方单子落了满地。

        今川义元扫了眼这稀奇古怪的药材和五花八门的药方,就意识到事情不妙了——这明显是常规方法治不好后,临时搜罗的各种偏方。他看了眼厨房的方向,里面杂乱地摆了十几个瓷锅在熬药,蒸汽不住地往外冒,一股草药的味道扑鼻而来。

        “五郎哥哥在顶楼!”朝比奈松千代一边爬起来捡着药材,一边为今川义元指了指,“大殿您快去吧!五郎哥哥病得好重啊!”

        今川义元于是片刻都不敢停,连鞋子都没脱,就一路跑到了今川五郎的卧室。只见卧室外围了不少医官,大多都是今川馆周围的名医,正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商量着什么。看到今川义元来了,他们赶忙让开了道路。

        今川义元一把拉开门,屋内的情形更是吓了一跳。平日里活泼调皮的儿子,此刻却是面色惨白,浑身上下冒着冷汗,虚弱得仿佛连呼吸都困难。银杏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儿子,不停地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一双眼睛红肿得可怕,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寿桂尼在一旁安静地坐着,闭目养神,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手上飞快拨弄的念珠却出卖了她内心的慌乱。而一贯冷静沉稳的太原雪斋此刻则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不断地踱步,和屋外的医官一刻不停地吩咐着事项。

        “怎么了?”今川义元在今川五郎和银杏身旁跪坐下来,看向儿子的脸庞——他努力张开眼看了眼父亲,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话,却没能说出口。今川义元握住今川五郎的手,那冰凉的触感令他瞬间方寸大乱。

        “今天早上开始只是有点不舒服,本来要去踢蹴鞠的,后来也没去。”银杏喃喃地开口,双眸有些失神,“下午开始很痛,本来以为就是普通的头疼脑热,叫人煎了副药服下,就让他先睡了。晚上本来要喊五郎吃饭,进了房间却发现他大汗淋漓,病得不成样子了。”

        “吃坏了什么东西吗?还是受了风寒?”今川义元轻声问道。

        “没有啊,吃的都是天守阁里自己做的,干净的……这几天天气不冷,踢完蹴鞠也有好好泡热水澡,昨天晚上睡觉前还好好的呢……”银杏絮絮叨叨地回忆着这几天来今川五郎的状况,却也没有发现半点不妥。

        “尽是些庸医,什么都治不好。”太原雪斋似乎是有些上火,罕见地发了怒,但还是很克制地没有直接去骂医官,而是对着墙壁沉声骂了几句,“早知道我年轻时就该学些医术,也不至于这时候看着五郎遭罪只能干着急!”

        “津岛大夫到了吗?”寿桂尼睁开眼,看向屋外的侍女阿常。

        “御台殿,回来的人说找不到大夫,不在家里也不在铺子。”阿常面露难色,有些艰难地答道。

        “别让孩子们靠近。”抬起头的银杏一眼看见了躲在远处悄悄张望的次女阿松和次子长千代,对望月贵树吩咐道:“还不知道是什么病呢,保不准会传染,带孩子们离远点。”

        “麻烦死了,津岛大夫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不在,指着他救命呢,那可是骏河医术最高的啊。”太原雪斋气得连连跺脚,随后又继续打转,同时对门外的医官们大喊道:“快点想法子出来!号脉也号完了,症状也给你们看了,怎么就一点好转都没有呢?你们的药都是干什么用的?”

        “能治好,自然是重金酬谢,各位务必全力以赴。”寿桂尼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低声嘱咐了一句。医官们被这恩威并施的两个老人吓得够呛,磕头告退后又各自煎药去了。

        “五郎……”今川义元紧紧握住儿子的手,同时用手轻轻摸了下他的额头,那里发烫得可怕。五郎似乎是觉得很难受,又低声呜咽了一声。银杏看到儿子这样遭罪,止不住地想掉眼泪,可是又害怕自己的丧气样影响到孩子,别捂住嘴硬是没哭出声,可是泪水却大滴大滴地淌下,落在了今川五郎的额头上。

        今川义元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摸了下今川五郎的脉搏,紊乱急促得令他更是慌乱。时间变得煎熬,每一刻都是无比折磨。天守阁里只剩下医官们来回的脚步声和底楼煎药发出的水声,草药的气味也逐渐浓重。

        一碗一碗汤药被端了上来,今川五郎也都是乖乖地喝下去,可是病情却无论如何也不见半点好转。所有的指望,似乎都被寄托在了那个“津岛大夫”身上。可今川义元心里却清楚,一个大夫医术再高明又能比其他大夫厉害多少呢?这么多人束手无策的急病……可怜的五郎,多好一个孩子,怎么给他遇上这种事情。

        /71/71735/30501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