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君心

第三十四章 君心

        “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吃,对吧?”

        看着如同嚼蜡般吞咽着鸡肉的今川氏元,银杏歪着脑袋问道,“是先生的心理作用吧。”

        “反正如果不是打赌输了,我绝对不会吃这些不洁之物的,真是没办法呐。”今川氏元咽下了最后一口,感觉自己反倒是那个被玷污了身子的人一样,满脸“被玩坏了,好不起来了”的表情。

        “哈,那就再赌一次。”银杏笑嘻嘻地歪了歪脑袋,“先生,再想一个。”

        “想好了。”今川氏元想都没想就应道。

        “烤鸡?”银杏于是也直接地问道。

        “不对。”

        “泥巴?”

        “不对。”

        “木棍。”

        “不对。”

        “禁肉令?”

        “也不对。”

        “喔?”白白浪费了四次机会后,银杏有些困扰地揉了揉脑袋,“那我要好好猜了。”

        “是活的东西吗?”

        “是的。”

        “是人吗?”

        “是的。”

        “是你认识的人吗?”

        “是的。”

        银杏一连三个问题,就把进度大大推进,让今川氏元顿感局势不妙。

        “可是先生怎么确定你认识的我也认识?是名人吗?”银杏怀疑地看了眼今川氏元,“如果最后的答案是我不知道的人,可是要判先生输的哦。”

        “这是一个问题吗?”今川氏元向银杏确认道,“‘你是否认识’这个问题?”

        “不,问题改成‘先生是否可以确保我认识这个人’?”

        “是的。”今川氏元不得不佩服银杏的才智,瞬间就把范围缩小了好几倍不止。

        “哦,可是先生确认我认识的人,还是我这样一个没见识的山里姑娘认识的人,总共又有几个呢?”银杏似乎已经猜到了今川氏元的答案,巧笑倩兮,仿佛在和今川氏元得意地炫耀。

        “只剩两个问题。”今川氏元为了维护男人的尊严,不想被调戏得太过狼狈,于是故作镇定地比了个数字二,“银杏小姐别得意的太早。”

        可是今川氏元那别扭到可爱的自尊心,反倒是让银杏更想好好调戏他一下。

        “那么……我的问题是——”

        银杏的身子缓缓前倾,靠近着今川义元。她把右手轻柔地搭在了今川氏元的肩膀上,脸颊几乎凑到了今川氏元面前。今川氏元已经能感受到银杏的发丝摩挲着自己的脖颈,感受着她淡淡的吐息。银杏从今川氏元的腰间抽出了青边折扇,用扇柄轻柔地托起了今川氏元的下巴,逼迫今川氏元直视着自己。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下,看着她因为劳累而泛着浅红的脸颊和一双勾人心魄的慵懒美眸。

        “是先生喜欢的人吗?”

        银杏俏皮地吐出了这几个音节,随后便满意地看着今川氏元瞬间羞红了脸,她得意洋洋地抽身离开,舒服地往树干上一靠,枕着双手闭上了眼,“快点回答咯,先生。”

        银杏猜得没错,今川氏元想的人正是面前的少女。

        微风拂过,吹起地上的落叶,火坑里残留的温度随风而来,却让今川氏元的心有些发凉。片刻的暧昧过后,留下的却是令人心痛的事实,一遍遍地提醒着今川氏元——眼前这个活泼慵懒的少女,和自己注定只是旅伴的缘分。哪怕多么投机,等到旅途结束回家后,她都要被父亲嫁给另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此后的余生,今川氏元怕是都没有再见她的机会了。

        这段感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那还要继续下去吗?投入太深,是否会伤人伤己?那份潜藏在心底的爱,该告诉她吗?如果说了,会不会反而打破了现在那甜蜜的窗户纸,让两人的关系变得古怪呢?

        不知道纠结了多久,也不知道内心的意见们来回交战了多少次。等到火坑里已经再无余温,今川氏元才轻声答道:

        “是的。”

        然而耳畔并没有传来预想中少女羞涩的嗔怪和调侃,取而代之的是轻轻的呼吸声。

        今川氏元抬眼看去,发现靠在树干上的银杏早已甜甜地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银杏迷迷糊糊地醒来,摊手去寻,握住了今川氏元那细腻而有力的手掌。

        “早安呀,先生…”银杏困困地嘟囔着,好不容易才睁开眼睛。她眨了眨眼,修长的睫毛格外好看。

        “我睡了多久?饭吃完了吗?”银杏回过神来后一下子坐起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想让自己精神一些,随后诧异地道,“怎么都早上了?”

        “你昨晚玩到一半就睡着了呀。”今川氏元笑着答道,“怎么,你失忆了?”

        “啊?”银杏懵懵地歪着脑袋,看了眼地上的鸡骨头和烤火的痕迹,显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人家是喝酒喝断片,银杏小姐是睡觉睡断片?”今川氏元看着银杏傻乎乎的样子,忍俊不禁。

        “老毛病了,如果不是好好地躺在床上睡着,而是突然睡过去的话,醒过来就会把睡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我的记忆只到……只到我游戏赢了你,逼你吃了一口鸡肉为止。”银杏委屈巴巴地嘟囔着,似乎是对自己的脑袋恨铁不成钢,“所以昨晚我们商量过什么吗?现在去哪里?我记得我们是甩掉追兵后才到这里的吧?”

        “嗯…没干什么。”今川氏元斟酌了片刻后,还是决定将昨夜的暧昧与悸动当作秘密留在自己心中,“我们和令弟还有我的侍从失散了,待会得想办法找到他们,也得想办法和暗中保护我的忍者取得联系。”

        “我也得想办法联系上暗中保护我的忍者,也不知道他们昨天事发时都干什么去了,一个人影没看到。”银杏非常不满地抱怨了一句,随后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向了今川氏元——今川氏元也同时扭过头来看向了他。

        “该不会他们两队忍者撞在一起,误以为对方是敌人了吧?”

        今川氏元和银杏异口同声地道。

        结果反倒把真的刺杀者给放过来了…

        ·

        今川氏元和银杏重新上路后,不得不换一条路走——原本山溪上最后一座石桥已经被吉良玮成昨天毁了,没法过河了。不过他们走着走着,却在偏僻的山林里看到了一个非常小的村落——更像是难民棚。在山洞里打着几个帐子,而山洞外的几处还算平坦的土地上,种着不少粮食。而在山洞门口,则摆放着一个背篓——就是吉良玮成背的那个。

        “玮成,在吗?”今川氏元试着呼唤道。没多久,就看到一身布衣的吉良玮成扶着山洞走了出来,看到今川氏元和银杏后非常好奇地道:“你们怎么来了这里?”

        “绕路的,桥不是被你毁了吗?”今川氏元边说边看向那个背篓,里面空空的一把刀也不剩下了,“你抢来的刀呢?”

        “拿去长筱城城下町卖掉了啊。”吉良玮成理所当然地耸了耸肩,抬手指向山洞内,“不然怎么养活这么多张嘴?”

        今川氏元看向山洞,这才发现洞里面住着几十个半大孩子,有几个稍微大些的在管着其他疯玩的小孩子。

        “所以你拦路打劫不是好勇斗狠,而是劫富济贫?”今川氏元对吉良玮成的感官一下子高了不少。

        “都是战争的孤儿,父母死于战乱,家族毁于战火,无处可去,俺就把他们收到这里来,勉强有口饭吃。”吉良玮成靠着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捡起一块小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手中抛着。

        “了不起。”今川氏元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就凭这个,你就比那些功勋赫赫的武士们更了不起,甚至比你冒称的那个名门吉良氏里的武士们也都要了不起。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救助这些孩子们的?”

        “战乱几十年了,这样的战争孤儿,全天下估计要有成千上万吧,几十个人又算什么?”吉良玮成苦笑了一下,这还是今川氏元第一次见他露出负面的情绪。

        “俺也是个战争孤儿,也是被这样养活的,俺小时候也是在这样的山洞里长大。”吉良玮成用拇指向后指了指山洞里的孩子们,“后来俺们的据点被人一把火烧了,养俺们的几个大哥都被杀了,俺侥幸逃掉,干起了和他们一样的事情。俺只记得有一个大哥的祖上好像在吉良家里干过活,就管自己叫吉良了。”

        “那你既然不是为了宣扬武名,何苦专挑武士打劫他们的武士刀?武士个个有功夫在身,打起来多危险?抢锅炉的百姓和商人不好吗?”

        “这世道,谁都不容易。拖家带口逃难的百姓也好,终日奔波不得回家整点辛苦钱的商人也好,俺哪里狠得下心去打劫他们?你们这些武士们养尊处优、吃饱穿暖,却为了抢那么几个破城处处惹是生非、挑起战火。你们就是这么多无家可归的孤儿的始作俑者,不打劫你们打劫谁?”吉良玮成不屑地看了眼今川氏元,往地上啐了一口。

        “骂得好。”今川氏元还未说话,一旁的银杏却是笑着认同道,“满天下的武家,就没有几个好人。”

        “无比认同。”今川氏元也是颔首,“甚至可以把‘几个’去掉。”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动静从山林里传来。吉良玮成一下子警惕地站起了身,今川氏元却示意他不必。来的人不是袭击者,而是土原子经带领的忍者们。

        “公子,可让我们好找!”出门在外,为了隐藏身份,今川氏元不让土原子经喊他殿下,而是喊公子,“昨日营救来迟!实在抱歉!罪该万死!在下不小心遇上了另一队忍者,是公子您同行的那位公子哥的护卫。结果我们互把对方当成敌人,对峙了半天,反倒是让真的袭击者得手,险些酿成大错。现在他们去找那位公子了,我们也来找您了。”

        “无妨,下次注意便是。只是身边没有个强力保镖,走路实在是不安心啊。”今川氏元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吉良玮成,又看了眼他身后山洞里的孩子们,发出邀请道:“怎么样,天下第二狂战士,有没有兴趣接受我的雇佣,给我当侍卫?”

        “你看起来倒是个不错的好人,只是俺走了,这些孩子们怎么办?”吉良玮成毫不犹豫地摇头道。今川氏元也不含糊,朝土原子经招了招手,土原子经就从怀里掏出了几两金子,塞到了吉良玮成手里。

        “这…这是…”吉良玮成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安家费,把孩子们在城下町里买个住处安置起来吧,我看有几个大孩子,应该能照顾他们。住到城町里,不比在这都是蚊虫野兽的山里好?”今川氏元用手点了点吉良玮成的肩膀,笑着道,“你就跟我走吧,路上如果遇到其他需要你帮助的孤儿,也可以顺手捎回来。”

        “没想到在这乱世真能遇上傻子。”吉良玮成干笑了两声,眼里隐隐有泪光闪动,随后便草草行了一礼,“行吧,听您的。这条贱命换这么多钱,俺可没有不要的道理啊。”

        /71/71735/20372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