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默契

第三十九章 默契

        今川氏元,银杏,中杉虎千代,吉良玮成四人拉开了阵势,站成一个四方形,把大胡秀纲围在其中。深陷四个高手包围的大胡秀纲却仍是云淡风轻,淡然地保持着平常的剑道姿势,未见有一丝匆忙。今川氏元给三人使了个眼色,随后微微一点头,四人就一拥而上,向大胡秀纲杀去。

        只见那大胡秀纲微微逆时针侧身扭腰,似乎是在蓄力,随后猛地顺时针扭身一转,杀气迸发而出,刀锋快如风暴一般,让人几乎看不清轨迹。金属碰撞感和凛冽的剑气扑面而来,强大的冲击力几乎将四人一起震开了一步,踉踉跄跄才勉强站稳。

        店里本来跑出了不少旁观的人,远远地看着这里的战斗,而店老板和店小二更是想凑上来劝架。可是在看到刚才这一击后,所有围观的群众都被吓得三五成群地逃离,店老板和店小二更是给一屁股震得坐到了地上。

        “好强啊。”银杏换成左手拿刀,摸着被震得生疼的右手,“我觉得我们需要配合。”

        “玮成负责压制,我和银杏小姐来攻,虎千代援护。”今川氏元一边和吉良玮成调换了下位置,让自己站在了和银杏正对角的地方,一边吩咐道。

        “先生,哪有这样布置的,那位剑豪阁下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啊。”银杏埋怨似的嘟囔了一句。

        “那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今川氏元灵机一动,笑着提议道。

        “十个问题?”银杏仿佛心有灵犀般明白了今川氏元的想法。

        “我想你猜。”今川氏元点头笑道。

        “想好了吗?”银杏眉眼带笑地追问道。

        “想好了。”今川氏元用左手打了个响指,越过大胡秀纲,直指背后的银杏,“银杏小姐,请吧。”

        “有心吗?”银杏提问后的下一刹那,拔刀刺向大胡秀纲的左胸。今川氏元没有回答,也是十分默契地同时攻向了左胸。前后两人打向同一处的打法让大胡秀纲有些棘手,让过这一击的同时试图攻击今川氏元。中杉虎千代立刻一刀干扰,而吉良玮成也是双剑劈下,逼得大胡秀纲不得不转身让开这一击。

        大个子力气大,但是速度慢,在他动手之前攻击为上——大胡秀纲心里是这样盘算着的,但是身后的少女却又开口问道:“两条腿吗?”

        随后,银杏挺剑刺向右腿,而今川氏元也是一刀刺向右腿。大胡秀纲格挡的同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少女说的话本身没有太多信息量,只是示意那个少年和他攻击同一处的暗号罢了。至于攻击的是哪里,则取决于那句话本身附带的指示。

        再挡开这两击后,大胡秀纲对着中杉虎千代做了个假刺,逼得后者招架自己,大胡秀纲则趁机一刀刺向银杏,而银杏也在这时又问道:“脑袋一直不困吗?”随后一刀刺向大胡秀纲面门,似乎要把大胡秀纲的身形向下逼去。

        又要攻击同一处?攻击的是脑袋?那品川五郎在身后,我就护住后脑。大胡秀纲一边俯身来让过银杏的一击,一边拔出刀鞘想要格挡刺向后脑的突刺。然而今川氏元却剑风突变,反倒是一刀向大胡秀纲腿部刺来,这着实让俯身的大胡秀纲难以招架,以失去平衡为大家躲开了这一击,险些被吉良玮成的两剑砍中。

        “为什么?”大胡秀纲纳了闷,为什么前面两击打得是同一个地方?第三击就变了?是什么奇怪的暗语吗?如果破解不了暗语,打起来就麻烦了。

        大胡秀纲不是没有遇到过以一敌众的情况,但围攻者往往散乱无章,一个人打多个人看,说白了也不过是单挑而已。

        他也遇到过对面有指挥的情况,在指挥者的命令下,围攻者可以整齐地同时攻击,还可以互相配合着限制被围攻者的动作和走位,战斗力比各自为战时的纷乱进攻要高上数倍不止。但是被围攻者也能听到这一指令,就算对方用的是暗语或者方言,在重复了几次后也可以大概明白,便可以顺势躲开这些攻击了。

        但现在对方使用的暗语却不重复,大胡秀纲完全摸不着套路。少女和少年既占到了同时攻击的便宜,又可以在大胡秀纲听不懂的情况下互相交流攻击的方式,从而达成有效配合。

        不过银杏显然没有留给大胡秀纲思索的时间,而是又高声追问道:“心里喜欢父亲吗?”说罢,又是一刀直奔心脏而来。

        “他会打哪里?我的后心吗?还是其他地方?”大胡秀纲感到有些焦虑,为身后那也同时发动的攻击的动向而焦虑。迫不得已之下,他不得不分神照顾两侧。让过银杏一刀的同时,挡住了今川氏元刺向自己腿部的另一刀。同时,他随手反击的一刀也没能充分发力,被中杉虎千代拼尽全力给挡了下来。

        “懂了,两下打同一个位置,另外两下少女自己进攻,而那个少年会打腿。”大胡秀纲多年在生死间积累的战斗经验是可怕的,很快就摸索出了一个规律。“那么下一击,会打同一个地方。”

        “喜欢捏小猫的脖子吗?”银杏又开口问道。但是大胡秀纲已经了然于胸,猛地一扭头,让过了前后同时刺向脖子的两刀,随后以奔袭之势一刀砍向今川氏元。中杉虎千代匆忙双手握刀格挡,却也被轻易地打飞出去。今川氏元被这一刀逼得险象环生,在吉良玮成的全力支援下才幸免于难,但大胡秀纲也彻底没了牵制,得以肆无忌惮地发动反击。

        “带披肩吗?”银杏又喊了一声,可是大胡秀纲此时已经彻底不怕了。按照惯例,这一下应该是双方同时刺肩。果不其然,银杏照面一刀刺来,被大胡秀纲轻松地一刀调开,还反过来把银杏击退了数步。大胡秀纲还同时微微屈身,想要让过今川氏元刺向后肩的一刀——却让了个空。

        “难道是刺腿?”今川氏元和银杏忽然的配合变化大胡秀纲吃了一惊,匆忙脚一点地,试图抽腿规避伤害。然而背后呼呼作响的风声却宣告着大胡秀纲猜测的失败——是本着脖子来的。银杏刚才那一刀就是想要逼迫大胡秀纲屈身,好让身后今川氏元的那一刀能够直奔后脑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大胡秀纲全屏核心力量让身体一扭,猛地一低头,让过了今川氏元身后的一刀,但是头上的发髻却被今川氏元给挑掉,满头长发披散下来。

        “为什么是刺脖子?”大胡秀纲惊叹于少年和少女之间惊人的默契,“估计是并肩战斗多年的伙伴吧,才能形成如此配合。”

        “喜欢睡觉吗?”

        “记性好吗?”

        银杏又连着抛出了两个问题,今川氏元和银杏那难以言书的默契配合打得大胡秀纲狼狈不堪,只得疲于应付,而没了主动进攻的能力。

        “银杏小姐,八个问题咯。”今川氏元在进攻之余向银杏使了个眼色,“再猜不出,你要输了。”

        “那,穿裙子吗?”银杏也和今川氏元对了个眼色,同时动了起来。银杏刺向左腿,今川氏元则同步地刺向左腿。大胡秀纲猛地一跃,双腿劈叉般地横空而起,躲过了这两刀。

        吉良玮成趁着他在空中无法调整姿势之际,势大力沉地两剑斩来。大胡秀纲见状猛地收腿,落在今川氏元和银杏的两把刀刃上,狠狠地向下一蹬,把两人蹬得一个踉跄,随后借力高高跃起,让过了吉良玮成的横劈,再次猛地一个劈叉,一腿踢向吉良玮成,另一腿踢向中杉虎千代,把两者踢得晕头转向地摔倒在地。

        “最后一个问题。”银杏看准了大胡秀纲下落之际的破绽,上前的同时,出剑快如毒蛇吐信,但声线却是温柔地道:“是你喜欢的人吗?”

        今川氏元和银杏双刀齐出,直指大胡秀纲心脏——以大胡秀纲现在的姿势,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这一击的。然而大胡秀纲却没有格挡,而是刚刚举起手中的武士刀——今川氏元认出了那是投掷的姿势——随后大胡秀纲就把武士刀向着银杏的面门甩出

        。银杏惊呼一声,匆忙抽刀格挡。而今川氏元也乱了阵脚,甩出武士刀打向大胡秀纲扔出的刀,替银杏拨开了这一击。两人都放弃了攻击,给了大胡秀纲从容落地的机会。

        “果不其然,儿女情长,战阵之上就是致命的破绽。”落地后的大胡秀纲电光火石般地捡起被弹落在地上的武士刀,也不管身后的今川氏元,对着银杏所在就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猛攻。银杏没有今川氏元那样的身法,如何躲得过?没有半个回合,手中的武士刀就被跳飞出去,人也被一脚踹翻在地。

        大胡秀纲上前一个箭步,对着银杏的喉咙就要刺下去。手中无刀的今川氏元情急之下竟然空手冲出,扑到了银杏并在地上顺势滚了一圈,躲开了这一击。而大胡秀纲不依不饶,跟上又要补上一刀。今川氏元虽然自己还能躲开,但是自知他的体力不支持他拉着银杏躲开这一击。

        生死关头,他心下一横,竟然猛地起身,张开双臂就要替银杏挡刀来争取时间——周围的忍者虽然不会预料到在客栈内居然会发生这种事,但也应该已经察觉到客栈内的打斗了吧?只要在争取一会时间,忍者们就会赶到的。

        “先生!”银杏急得几乎出了哭腔,刚想爬起来拉开今川氏元,但腹部那一下被踹的不轻,一时间竟没使出力来。

        危急关头,只听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大吼:

        “大胡大人,且慢!”

        大胡秀纲闻言立刻停手,以惊人的把控力收住了全力刺出的一刀,刀尖就停留在今川氏元胸口一寸之外,分毫不差。死里逃生的今川氏元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几乎软瘫下来。

        /71/71735/20431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