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会面

第七十二章 会面

        今川义元带着一众侍卫在夜雨中来到了由比川边,由比川中停着一艘小船,里面隐约有两个人影。

        “今川殿下放心,里面是本家少主和幻庵大师,都没有携带武器。”引今川义元过去的北条家使者非常诚恳地解释道。

        “但船是你们的,难免有手脚,我们家殿下必须带刀上船。”那古野氏丰立刻据理力争道。

        “我家少主提前嘱咐过了,可以。”北条家使者爽快地应了下来,反倒让那古野氏丰更加担心其中有诈。不过今川义元似乎没有多想,而是干脆利落地上了船。

        船很小,仅仅容得下三个人做。船舱里摆着一张小小的桌案,桌案上点着几根蜡烛,还摆着两碗茶泡饭和一杯茶。茶水背后坐着的是一个一身宝蓝色袈裟鬓发半白的僧人。而茶泡饭的背后则坐着一个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蓝衣青年,脸上有一道醒目的刀疤。

        今川义元在摆着茶泡饭的另一个位置坐下,北条幻庵立刻开口致歉道:“今川殿下勿怪,我家少主顽劣,不肯沏茶,硬要用这茶泡饭迎客。”

        “无妨。”今川义元摇了摇头,在烛光下抬起了头,北条幻庵却突然愣住了,有些出神地望着今川义元。

        半晌后,失礼的北条幻庵才连连告罪,随后就像一个垂垂老矣的年迈者一样,唏嘘着感慨道:“真像呐和龙王丸(今川氏辉)也好,和令尊(今川氏亲)也好,那眉眼真是像极了甚至能看出我已故的姑姑(北川殿,北条早云之妹)的样子。一晃几十年啊,时间可真快啊。”

        “表叔。”看到北条幻庵如此念着今川北条两家的姻缘之情,今川义元也有些触动,没有用对敌方外交僧人的称呼,而是以辈分称呼到。他随后看向北条氏康,也是微微一礼:“姐夫。”(北条氏康之妻为今川义元之姐,瑞溪院)

        “我这小舅子,当真有本事啊。”北条氏康也打量着今川义元,随后大笑起来,“我知道你是雪斋那老和尚的徒弟,自幼天赋异禀,早就对你十分重视,我老爹也一直提醒我不要小瞧了你。可是没想到我自以为没有小瞧你了,最后还是小瞧了你。”

        “姐夫过奖了。”今川义元拱手逊谢,北条氏康却是摇了摇头。

        “义元啊,你是不知道。我自16岁初阵以来,战必胜,攻必克,大小数十战无一败绩,甚至连‘小胜’都少,每一战都是酣畅淋漓。”北条氏康举起了茶泡饭,像敬酒一样对着今川义元比了比,随后自己就大口扒了起来,“而你是第一个在战场上逼平我的人,更何况这还只是你亲自指挥的第二战,当真了得。这还是我第一次品尝打不赢的醍醐味啊,那味道真像吃了苍蝇拌屎一样。”

        不过今川义元看了面前那茶泡饭一碗,却是没有敢吃。

        “担心下毒?”北条幻庵意味深长地看了今川义元一眼。

        “没有,只是晚上已经吃过了,不饿了。”今川义元摇了摇头。

        “你看,我就说不要准备茶泡饭吧?”北条幻庵有了把柄,立刻回头去蹬北条氏康。北条氏康却是满不在乎,吃完了自己的那碗茶泡饭后,就把今川义元面前的那碗也拿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同时嘟囔道,“武人就该有无穷无尽的胃口。义元不吃,我自己吃。”

        “表叔和姐夫请我来,想必是为了和议。”今川义元没有再多打太极了,救太原雪斋心切的他直奔主题,“不知有何意见?”

        “今川和北条两家本身数代姻亲,若是能化干戈为玉帛重修秦晋之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北条幻庵立刻缓缓开口,却被北条氏康不耐烦地挥着筷子打断了。

        “我方愿意放回雪斋大师,再把河西所侵占的领土还给你们。”北条氏康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随后抬起头来道,“怎么样?”

        “条件呢?”今川义元看了眼北条氏康嘴角残留的几颗米粒。

        “就一个条件。”北条氏康又抬起头,猛地扒拉了几下,把碗里的茶泡饭全部囫囵吞下,随后将空碗筷往桌上狠狠一拍。

        “你姐已经怀有身孕了,估计明年就能生产,是我的嫡子。到时候义元你认你外甥当养子,继承今川家。”

        “姐夫好大的胃口。”今川义元冷声答道。

        “那你是不答应咯?”北条氏康颇具玩味地看了眼今川义元。

        “答应,当然答应。”

        今川义元话锋一转,险些让北条幻庵和北条氏康缓不过劲来。

        “今川家的利益和我有什么关系,随便拿去,别客气。”今川义元笑着摊开了手,仿佛一个热情好客的店老板一样,“只要你们把我老师那臭老爷子放回来,今川馆给你们都行。”

        未曾设想的道路未曾设想的谈判对手

        北条幻庵和北条氏康虽知道这样会显得自己落于下风很没底气,但还是疑惑地面面相觑。

        他真的是今川家的家督吗?

        两个人心底都起了这样的疑问。

        “可是当真?”北条氏康狐疑地看了眼今川义元。

        “当然,先让我看到老爷子再说。”今川义元微微颔首道。

        “就在你背后呢,想看自己看。”

        身后忽然传来了那最熟悉的声音。

        刚才还胸有成竹的今川义元转瞬间就方寸大乱,猛地转过头去,才发现太原雪斋已经操着小舟,划到了小船的旁边。那最亲密的身影,哪怕是化成灰今川义元都会认得,绝不会看错。

        “好啦,幻庵大师盛情难却,但这谈判是不必谈了,贫僧这不成器的徒儿贫僧也自己领回去了。”太原雪斋向今川义元招了招手,示意他踏上回程的小船,自己则向北条幻庵翩然行了个佛礼,“有缘再会啦,幻庵大师。”

        ·

        “老爷子,你是怎么”刚一踏上岸边,焦急的今川义元就忙不迭地拉着太原雪斋的袖子问道。

        “你们那边打成那副鬼样,快把整片由比地区的山林都烧了,我们富士川畔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我趁着北条军主力被你引走,其他看守我们的人也分心的时候,率军向东突围。北条家留守的部队都防着我们往西跑回今川馆或者往北进山区,根本没人想到我们会往东边的富士川跑。北条家自以为在几座桥梁上留下人,就能挡住我们了。”

        “但为师我带人拆下了富士砦的木墙,事先打造成了木筏,遇到富士川就直接跳了进去,顺着富士川一路漂流跑进了骏河湾。北条军的清水水军被兴津水军引走了,我们就趁机一路跑掉了。刚找到大军的营地,就听说你被北条军骗去谈判了,赶紧把你这臭小子喊回来。”

        太原雪斋若无其事地道出了这常人根本猜不到的奇计,连今川义元听得都目瞪口呆。

        “不过有一点,为师这好几天一直都想明白,总觉得对面藏有后招。”不过太原雪斋却话锋一转,眉头紧皱地低声道:

        “北条家在你进攻远江的同一天甚至是同一个早上就派兵渡过了富士川,攻向为师把手的富士砦和蒲原城,说明他们当时就知道我们在富士川畔的都是疑兵,主力去了远江,不然他们哪敢如此大胆地全线摊开了渡河攻击?如果说是等着今川良真派出使者告知他们今川军主力在远江的话,那是绝对来不及的,今川良真就算在被伏的第一刻就派出忍者通知北条家,也不可能在一个时辰里从远江跑到河东。”

        “而且北条家此次能够出兵,全靠早就和武田家达成的割地停战和议,而这绝对要耗费时日才能完成。说明他们早在战斗开始前多日,就已经算中了我们会有疑兵之策,算中了我们在河东的富士砦里全是障眼法。”

        “可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告诉今川良真呢?为什么要白白看今川良真中伏呢?如果承芳你没有回来救为师我,那今川良真此刻已经灭亡了。他们有什么必要这样对待盟友吗?今川良真可是北条家牵制今川宗家的重要棋子啊,他被灭了对北条家一点好处都没有,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把今川良真往死里坑啊。”

        “哪怕北条家是想骗今川良真和你的主力交战,来为他们进军空虚的富士川防线争取时间,也完全可以在今川良真发兵后告诉他有埋伏。那样今川良真小心一些,承芳你也没办法大获全胜,反而能拖住主力更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今川良真一个上午就大败亏输,让今川家的主力得以迅速从远江回援富士川,逼得北条家不得不大战一场。”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北条家在自己明明看破疑兵之计的情况下还选择瞒着今川良真,绝对是不理智的行为。”

        太原雪斋的一番话让今川义元陷入了沉思——没错,北条家为什么要做出如此离谱的行为呢?今川义元苦思良久,终于找到了点头绪,看向了太原雪斋。太原雪斋自然明白自己的学生在想什么,缓缓地点了点头道:

        “除非在北条家的某位决策者眼里,坑死今川良真,要比打下骏河来的更加重要。”

        /71/71735/22479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