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疑云

第九十六章 疑云

        天文七年(1538)9月14日下午,天野父子阵亡、犬居城沦陷的消息传到了叛军大营内,今川良真最后的指望也化为乌有。他没有召开评定会议,而是一个人退入了帐内,任由大营内舆论汹汹。

        居城沦陷,外援断绝,腹背受敌——远江的叛军已经到了绝境。所有豪族的心思都活络起来,开始琢磨着如何投回今川宗家一边。然而,直接投降实在是太有损声望了,豪族们都欠缺一个借口。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今川良真居然自己把借口送上门来了。

        在傍晚时分,今川良真忽然催动着自己的旗本队,肆意地攻向麾下各家小豪族的主帐,似乎是想要一举控制所有的家臣。惊魂未定的小豪族家督们逃回自己部队所在的位置,刚想派人向今川良真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见今川良真像疯了一样,同时对几千远江国人众的部队发动了猛攻。不得不说,今川良真亲手训练出的旗本队的战力真是惊人,一瞬间竟然以一敌众,把远江国人众的数千大军打得节节败退。

        远江的豪族们在最初的惊讶后,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虽然不知道今川良真失心疯的原因是什么,但这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家臣出手的行为,已经注定了他不再有资格当家督了——这给了远江的豪族们合理的反叛理由,而不会被世人耻笑。于是远江的豪族们在简单串联后,同时掀起了反旗。一面向今川宗家报告今川良真的发疯行为,便声明自己愿意反正;另一方面则点齐兵马,对今川良真群起而攻。

        得到消息的今川义元和太原雪斋都是大吃一惊,匆忙率军赶向叛军大营。可等他们赶到时,寡不敌众的今川良真的旗本队已经战败,大营中心的地方燃起了熊熊的火光——看起来是点火自焚了。

        今川义元和太原雪斋顾不上接受远江国人众的投降,赶忙去查看今川良真的状况——今川宗家的部队拼命扑灭了大火,却无法在一堆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里辨认出今川良真。

        “难道又被三哥跑了吗?”今川义元有些无奈地向太原雪斋道,“这下可如何是好。”

        “随便找一具尸体,就说已经发现了今川良真的遗体,向今川家全领公布它的死讯。”太原雪斋倒是很快地决定道,“然后接受远江国人众的归附,让他们全部献上人质。之后再处理对叛乱者的处罚和对立功者的褒奖,当务之急是稳定局势。”

        “真是没办法呐……”今川义元叹了口气,将沾了不少烟灰的手在手帕上使劲擦着,同时又不放心地追问了一句,“同时那万一我三哥没死,又活着出来捣乱呢?”

        “他是不是活着并不重要,关键是看世人想不想让他活着。如果远江国人众还需要一个造反的旗帜,即使他已经死了,远江国人众也可以说他活着,找个人冒充他。但如果远江国人众已经归附,无心再反,就会说他死了。哪怕他真的活着出现,也会被大家说成是冒牌货,麻利地处决掉。”太原雪斋露出了那招牌式的微笑,“没错,世道就是这么险恶。”

        ·

        天文七年(1538)9月14日,远江的叛乱终于被平定,历时两年半的今川家内乱画上了句点。今川义元和太原雪斋率军进驻了今川良真曾经的居城西崎城,颁布了对各家家臣的奖惩布告。

        首先,在2年前就已经被族灭的福岛家的领地,自然全部予以改易。而今川良真在远江窃取的今川宗家的领土,也一并收公。其次,对于此次支持今川良真谋反的远江国人众们,考虑到今川义元刚上台不久,为了稳定局面不宜大量改易旧臣;又念在他们最后弃暗投明——最终决定宽大处理,但惩罚仍不可避免。

        叛乱的两大主力——堀越家和饭尾家:堀越家的25000石领土被削减为15000石,饭尾家的18000石领地被削减为12000石。其余参与叛乱的各大族:井伊家的22000石领地削减为17000石,孕石家的8000石领地削减为6000石,天野家的12000时被削减为10000石,久野家的8000石领地削减为6000石……还有诸多小豪族的减封程度,与他们基本上一致。而先前投靠北条家的蒲原家,也从7000石被减封到5000石。

        而对于此役的有功之臣,今川宗家自然不会吝惜封赏。远江众方面:朝比奈家从26000石被加封为36000石,濑名家从14000石被加封为20000石,小笠原家从10000石加封为14000石,松井家从8000石加封为12000石,新野家从6000石加封为8000石。而据守孤城两年的大泽家,更是从8000时被直接加封为15000石,一跃成为了远江地区的重要家臣。

        骏河众方面:冈部家从23000石加封为33000石,兴津家从4000石加封为7000石,庵原家从5000石加封为8000石,富士家从5000石加封到8000石,荻家从3000石加封到4000石,安倍家从3000石加封到4000石。而新受命担任船大将的伊丹家,也在江尻港附近获得了2000石的知行。

        除此以外,为了稳定远江的局势,今川家还把大量在骏河地区的谱代转封到了远江。作为亲族的关口家被转封至东远江的小山城,领有10000石;鹈殿家被转封至远江与三河交界处的三日城,领有6000石;三浦家被转封至挂川城和引马城之间的见付城,领有15000石;其余的由比家、一宫家、长谷川家等豪族,也纷纷被分封至各处要害之所。

        而今川家在平定了远江叛乱、收复了半个河东后,石高重新回到了将近400000石。而今川宗家通过收回部分叛臣的领土,更是将直辖领地的数量从原本的60000石直线扩大到了110000石。山田景隆和浅井政敏则率领着今川家旗本第二备和旗本第三备进驻了西崎城,保持着今川宗家在远江的存在。

        对于东三河地区的奥平家、吉良家、户田家等曾经在今川氏亲时期隶属于今川家而如今已经脱离的豪族们,今川家也发出了警告,要求他们重新臣服。东三河的豪族眼见今川家兵锋正盛,不敢硬抗,虽然没有送上人质,但也遣使表示归附。

        奖惩事宜颁布完成后,太原雪斋就留在远江主持大局,负责领地的改易、转封、移交。而爱妻心切的今川义元本人则匆匆赶回了今川馆,去陪护已经进入了预产期的银杏。

        ·

        天文七年(1538)9月20日,今川馆天守阁内。

        “算先生还有点良心。”

        银杏看着匆匆赶回的今川义元,轻笑着埋怨了一句,“妻子十月怀胎,先生嘴上说着要留在今川馆陪护,实则却率军奇袭去了。果真啊,男人的话一句都信不得。”

        “那都是那老爷子的计谋,可不能怪到我身上。”今川义元轻抚着银杏的肚子,一旁的苗苗也好奇地看着那隆起的小腹,悄悄地摇着自己的尾巴。

        “这小子就是不肯安静,每天都在闹腾,一晚好觉也不给我睡。真是没办法呀……”银杏轻轻拍着小腹,感受着腹中婴儿的胎动,“已经快小半月了,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连饭都吃不下了。”

        今川义元看着银杏那浓重的黑眼圈和憔悴的神色,有些心疼地搂着她,“不让你睡觉,可是要了我们家银杏的命了啊。”

        “就是……等孩子生出来,就由你去哄他,或者找个乳娘。”银杏深深地打了个哈欠,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郎中说就这两天了,我可总算是能睡个好觉了。”

        ·

        天文七年(1538)9月22日,预产期到来,银杏的肚子也准时地痛了起来。早就在今川馆内待命的产婆和郎中们立刻准备起来,给自家主母接生。按照惯例,这种污秽之事,今川义元是不得靠近的,只得老实地等在天守阁的一楼。

        虽说银杏的身子一直很好,郎中也说多半是顺产,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真到了这个时候,今川义元还是不免紧张起来,在屋内来回地打转,急得额头上都快出汗了。平日里从来没好好读过佛经的他,居然不知从那个角落里翻出了几卷。虔诚地跪在蒲团上,为银杏诵经祈福。

        然而就在这时,那古野氏丰却带回了诡异的消息。

        “四哥,请你来一趟。”闯入室内的那古野氏丰不由分说地打断了正在诵经的今川义元。

        “要干什么?”今川义元显然非常不满,担心自己的停顿会招致佛祖不快,“没看到我正在诵经吗?”

        “见个人。”那古野氏丰压低声音道,显然是不想让周围的其他人听到。

        “现在这时候我哪里有闲情逸致见人?”今川义元烦躁地摇了摇头,“你们自己处理,我现在真的没心思。”

        “这个人非你见不可,我们其他所有人都拿不定主意。”那古野氏丰把身子弯得更低了,几乎是凑到今川义元的耳边轻声道。

        “是谁?”那古野氏丰的反常终于引起了今川义元的重视。

        “咱们三哥,今川良真。”

        ·

        跟着那古野氏丰急匆匆地赶去二之丸地牢的路上时,今川义元才有空问道:

        “你确定吗?没认错吗?”

        “绝对不会有错,我在京都见过他,那样貌不会认错的,四哥你忘了?”

        “他是怎么来到今川馆的?”今川义元又追问道。

        “一开始他自称是三河来使,拿着奥平家的印信,门卫核对了一下没有错,于是搜完身就把他带过来了。接见他的是我和早坂小七郎,我俩看到后吓了一跳,才发现居然是三哥那厮。他果然没在远江自焚烧死,而是又跑出来了。”那古野氏丰边说边恨恨地骂了一句,连脚步都变得暴躁起来:

        “就是不知道这厮打的什么鬼主意,明明都逃出生天了,居然又回来自投罗网。他和我说他要单独求见四哥,而且不能让其他任何人发现他的踪迹,和四哥有要事相托。我俩于是瞒过了其他守卫,我来找四哥,小七郎把他悄悄地押送到地牢里了。”

        “搜身搜过了吗?”今川义元跟着那古野氏丰快步下了地牢。早坂奈央看到他们两个来了后,立刻上前带路,走向了关押今川良真的那间绝密房间。

        “搜过了,请殿下放心,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早坂奈央信誓旦旦地保证道,同时拉开了面前的那扇门。在地牢中跪坐着的,正是今川良真本人。

        /71/71735/23672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