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追求

第九十九章 追求

        “既然幻庵大师和北条殿下把我们叫回来,显然是想要求和的咯。”太原雪斋在众人都落座后,就立刻发起了攻势,把谈判的主导权抓回自己手上,“那么,总得证明一下自己谈判的诚意吧?说吧,如果想让我们今川家和武田家退兵,北条家愿意给出什么样的条件。”

        北条氏康闻言不为所动,而北条幻庵则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今川义元也大致看明白了北条家二人组的分工——北条幻庵唱红脸,北条氏康唱黑脸。所有妥协的话估计都由北条幻庵来说,而北条氏康只要负责凶就好了。

        那既然如此,北条氏康之后说什么,都可以无视了。

        “把富士川以西,我军占领的地区返还今川家。该地区的豪族人质,包括蒲原家等,也一并返还。此外,我军此役运到富士川以西的粮草辎重,全部赠予今川家。另外,赔偿今川家3万石,武田家1万石的粮草作为军费。不知意下如何?”

        今川家和武田家的四人闻言都是哑然失笑。片刻后,武田晴信就大笑着骂道:“你们在打发叫花子吗?”

        “爱要不要,不要还没有了呢!”北条氏康立刻也是狠狠地一拍桌子,反唇相讥道。

        “这富士川以西已经被我们收复,蒲原家等豪族也都已经反正回了今川家,你所说的那些赠予我们的粮草都已经被我们缴获。哪怕不谈判,也都是我们的了。”今川义元则与武田晴信打着配合,负责讲道理的角色,“这么算下来,我们放北条家回去救小田原城,你就只给我们两家4万石粮草?光小田原城城下町被洗劫一空的损失,就要有30万贯朝上了吧?”

        “你凭什么说武田家一定能打赢?”北条氏康再次发狠道,“我老爹已经召集了小田原城的领民们保卫领土,人人都发了武器。那些百姓里从过军的至少上万人,会怕武田信虎那几千人?”

        “终究是乌合之众,如果不怕的话,北条家也不会坐在这里和我们谈和吧。”武田弘信缓缓开口,语气虽然缓和,逻辑上却是一针见血,“北条家不妨坦诚些,你们自己是最耽误不起时间的,没必要重复着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把戏。先开一个如此低的条件等我们还价?浪费时间罢了。”

        “那不如请今川家和武田家的几位先说说自己想要什么?贫僧愚钝,揣测不出诸位心里的算盘。”北条幻庵索性以退为进,将皮球抛给了今川义元和武田晴信。

        “把河东换给我们,北条家退出骏河东部。”今川义元干脆地沉声道。

        “你吃大便啦!”北条氏康彻底被惹毛了,猛地站起,指着今川义元的鼻子大骂道,“你怎么不说让我们把小田原城割让给你呢?”

        若是在往常,被人指着鼻子骂,今川义元多半会有些慌乱。不过这次他早已做好了准备,面色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

        北条家正在诈今川家的底线,想看看今川义元提出的这个条件到底是不是真的底线,还是只是一个虚高的报价。这个时候,今川义元必须表露出足够坚定的态度和对这个底线的坚持,才能让北条家怀疑这可能真的是今川家不容让步的要求。

        如果不够坚定的话,结果就会像刚才北条家提出的那个赔偿要求一样,被一戳就破——只是随口报的要求。

        “小田原城是你们北条家自己打下来的,是几十年的居城,我怎么会提出非分要求?但这骏河是今川家代代相传三百年的领土,从未易手。如今在我手上丢了,叫我如何面对列祖列宗?”今川义元脸不红心不跳地扯着那些自己往日里从来不信的家族情怀,但显然对在座这些传统的武士都很受用。

        “现在我要收回我们今川家自己的故土?有什么不妥的吗?北条家若是不肯,那我们也只能奉陪到底了。毕竟我们可能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收复领土了!”

        “不可能!”北条氏康毫不退让地大吼道,让今川义元也摸不清北条家的底线在哪里,“我这个少主出兵去打河西,回头把河东全给丢回去了,你让我如何面对家臣?我这少主之位还做不做了!河东这么大一块战略要地,还能不经一战,说还给你就还给你不成?”

        “再说了,这河东地区还有不小的一块在武田家手上呢,不是吗?”北条幻庵在北条氏康后也补上了一句,老奸巨猾的他显然比北条氏康在外交上有经验的多,不忘离间今川和武田的关系,“今川殿下若是要收回河东,是不是要把武田家的那一份也一并收回呢?”

        “武田家没问题啊!”武田晴信见状立刻跳出来接过话茬,显然是早有准备,“就当是给我姐姐送去的嫁妆好了。只要北条家答应退出骏河,武田家立刻就把富士郡和骏东郡北部我们占据的领土还给今川家!如果今川家是想要收回骏河的话,武田家全力支持,愿意和今川家并肩作战,打下的领土也一并交给今川家!”

        此中有诈……

        太原雪斋之前有过提醒,今川义元本能地从武田家的好意里感到了不对。

        武田晴信说的是,如果北条家愿意退出骏河的话,武田家才归还领土。但北条家绝对不可能答应这一条件,因为武田家的承诺也不过是口头的罢了,却要卖今川家一个大人情。武田家在骏河领土争端上如此力挺今川家,那今川家投桃报李,也不得不在之后武田家提出的其他要求上力挺武田家。可如果武田家有了今川家撑腰而信心百倍,转而向北条家提出了很过分的要求——那就可能导致谈判破裂。

        这就是老师之前说的,被武田家牵连的风险。而我,必须要告诉武田家,今川家对武田家的支持是有限的,才能约束武田家不要大胆地进行冒险行为。

        “不,多谢虎千代的好意了,但我们今川家岂有从盟友手里抢地的道理?”今川义元抬起手来往下摁了摁,向武田晴信示意道,“不必如此。”

        “如果真想给嫁妆的话,把虎千代腰间那柄名刀给我就行。”今川义元笑着指了指武田晴信的腰际——那是武田家赫赫有名的宝刀——宗三左文字。

        “哈…五郎想要,自然当奉上啊。”武田晴信显然没料到自己的大力支持会被今川家回绝,有些磕巴地回应道。

        “少主,遇到高手了啊。”武田弘信在武田晴信身后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

        ·

        “无论如何,还回河东是没有可能的。”北条氏康咬定了不松口,只是微微做出了让步,“把今川家目前占领的领地退回去倒是可以。”

        “北条殿下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今川义元脸色一沉,施压般地威胁道,“此次出兵,收回河东就是我们今川家的底线了。别的要求尚且不提,如果你们都不让我把今川家祖传的领地收回去,我该如何面对舍身奋战的家臣?”

        “你怎么说也没用啊,任凭你把嘴皮子说破了,不行就是不行。”北条氏康不为所动,“退一步说,就算我答应了你又能怎样?我只是北条家的少主,归还河东那么大的事情我说了又不算,最后拍板的还是我老爹啊。我老爹肉眼可见地不可能答应这要求,你想什么呢?”

        今川义元眉头一皱,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谈判桌上正处于微妙的劣势。

        他本以为自己作为家督,而另外两个谈判者都是少主,那他应该更有优势——因为他有更大的权限。但事实证明并不总是如此,北条氏康就可以拿“家主不会同意的”为理由,轻易地化解今川义元的攻击。但今川义元本人作为最高决策者出现在谈判桌上,却不得不回应每一次攻击而没法找借口。

        反倒是更不能在自己家中说话算话的谈判者,在谈判桌上更强势。因为如果达不到他的主公给他开出的条件的话,即使他在谈判时同意了,谈判所得的协议也是无法得到他的主公认可的——那岂不是不得不向他做出让步?

        换而言之,自家家中在某一问题上的立场越苛刻,谈判者越是在家中无能为力,他在外交谈判里反而更有优势。反而自己家中对某一问题的立场越灵活,而谈判者自己在家中的权力越大,他在外交谈判里就更被动,因为他被其他人认为是更有能力做出让步的人。

        今川义元不知道,他自学成才地摸索出了后世“双层博弈理论”中“获胜集合”的概念。

        随后今川义元和北条氏康便陷入了车轱辘般的争论,双方各执一词,都认定自己的条件不肯让步。

        “先休息一会儿吧,大家用个午膳。”太原雪斋眼见谈判逐渐陷入僵局,这样磨下去对作为新人的今川义元不利,便主动出来提议了休会,“午膳后,再细细详谈。”

        /71/71735/24274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