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轿子

第一百章 轿子

        “那请问松平殿下,此役需要我们如何相助呢?”结束了闲谈,今川义元主动把话题引回了正事上。

        “说来惭愧,我如今手上没有多少人,算上还留在东条城附近的家臣,也就200人不到。家中虽然还有五井松平、藤井松平、东条松平,这三家分家支持我,但是他们之多也就能动员1000人不到。东条吉良家的吉良持广先前收留过我,但实力也不足,仅仅能动员300人罢了。”

        松平广忠非常诚实地将三河目前的局势盘托而出,没有为自己辩解和美言的意思,“但我曾祖父的松平宗家能动员1300人,三叔祖父的樱井松平家也有1300人,支持他们的松平三木、福釜松平又能动员1000人。兵力上,我处于非常大的劣势。而且居城冈崎城目前也在三叔祖父手里,冈崎城是坚城,没有数千大军估计是打不下来的。”

        数千大军——这个在普通豪族眼中不可企及的天文数字,但对今川家而言却不是难事。今川家在统一了远江、收复了半个河东后,能动员兵力的总数已经达到了16000人。如果把东三河那几家名义上重回今川家的豪族也算是的话,就快接近20000人了。当然,今川义元肯定不会把他们算进去。他们在今川氏亲、今川氏辉时期就时常听调不听宣,如今连人质都不肯派,能够靠得住才有鬼呢。

        “那你需要多少人?”今川义元直接问道。

        “4500人左右。”松平广忠报出了一个颇为精确的数字。

        “为什么?”今川义元觉得松平广忠喊少了,“这点人够用吗?”

        “如果人数太多的话,我害怕松平的分家都以为是今川家要借我之手侵吞三河,团结起来抵抗我。”松平广忠诚实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人数少一些的话,或许可以减轻族中的疑虑。”

        “人数少一些的话,今川家就算真的想夺三河,也可以被松平家联手制止,对吗?”今川义元则更加直接了一些。

        “冒犯了,但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松平广忠非常歉意地俯身一礼,“实在是太失礼了。”

        “松平殿下倒是实诚,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口头上永远瞒着不承认吗?”今川义元忽然觉得松平广忠的态度很有意思。

        “毕竟有求于今川家,无论如何都不该撒谎,不然岂不是通过欺瞒他人来为自己谋利?实在是令人不齿,有悖武士之道。”松平广忠坦然解释道,随后再次躬身谢罪。

        “不错。”今川义元竟然对眼前这个诚实而倔强的落魄武士有了一份欣赏之情——也没什么奇怪的,好人总是能令人欣赏。

        当然,在乱世的武家,好人也总是活不下去的。

        “那就答应你了,请问需要今川家何时出兵?”

        “还请尽快,麻烦了。我会先一步回东条城收拢旧部,到时候就等待您的消息了。”松平广忠最后向今川义元一礼,“拜托了!”

        ·

        “什么?先生要出兵三河?”

        今川义元回到房间后,和银杏交代了一下之后的行程安排,立刻就招致了银杏的抱怨。

        “在家里好好的待不了几天,又要出去打仗,果真天下武家都是一样黑的嘛……”

        “哪有!”今川义元闻言立刻举起双手示意自己的无辜,“我不是都快2年在家相妻教子了!”

        “但我生气了,我现在很失望,觉得先生和其他武士都是一路人!”银杏双手叉腰,故作愤怒地嘟起了嘴。

        “那怎么样才能让我们银杏消气呢?”今川义元也是“逢场作戏”,笑嘻嘻地向银杏问道。

        “带我一起去吧!”

        银杏“星星眼”地望着今川义元,话锋转得让今川义元都反应过不来,“这骏河也太闷了,嫁过来三年,最远也就到过富士山玩玩,都快闷死了!”

        “你要上战场?这怎么行?”今川义元反应过来后便连连摇头,“太危险啦。”

        “这次任务有什么危险,先生以为我不懂啊?”银杏从今川义元腰间抽出折扇给自己扇着风,“西三河一片混乱,几个姓松平的打来打去,都是小打小闹。今川家大军拥护着正派嫡流家督一到,那些族人肯定就乖乖地站队回来了,只是走个过场罢了。”

        不得不说,银杏说的确实是实情——今川义元自己也是这么理解此次任务的。在今川军压倒性的物量差面前,松平家各族也没有拒绝松平广忠回归的道理。他只要带着部队武装游行一番,把松平广忠送进冈崎城,再惩处一下作乱的松平信定就可以里。原本的历史上,事情也确实是如此发展的。

        “但主母随军出征,无论如何都不成体统……”

        “我可以扮作先生的侍女!杏儿!”

        “但母亲知道了又要说我们……”

        “母亲她老人家这次去善德寺和富士宫,还要顺便教育五郎,没有个把月不会回来的,咱们早就结束任务归来了!”

        见自己的借口逐一被银杏驳倒,今川义元也只得苦笑着认了下来。看着银杏那充满期待的眼巴巴的小眼神,他也实在不忍拒绝了——再说了,他自己又何尝不想无时无刻与爱人黏在一起呢?

        谷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问题。”全面得胜的银杏自己忽然歪着脑袋陷入了沉思,“我就算扮作侍女,马廻众里认识我的人也不少,岂不是会被发现?”

        “可以把你藏起来呀。”今川义元想都不想就答道。

        “怎么藏?骑在马上往哪里躲?”银杏白了今川义元一眼。

        “我自有办法。”今川义元坏笑了一下,鬼魅伎俩涌上心头。

        ·

        于是,天文9年(1540)年9月15日,今川军西行的队列里,多出了一顶令人侧目的轿子。8个人抬着轿子在官道上走着,倒是四平八稳。轿子后跟着今川家的侍卫和马廻众,骑士们簇拥着高高飘扬的赤鸟马印。

        “坐轿出征,这是何等风雅啊。殿下雅量高志,果真非常人所能及。”绯村羊羽此刻已经对这安排赞不绝口,但赤井黑高和吉良玮成却是嗤之以鼻——他觉得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没什么用。田沈健太郎有些忧心今川义元不思进取、荒废武艺和骑术。而那古野氏丰则认为轿子目标太大,一旦成为攻击目标时可能难以快速转移。

        只有早坂奈央和望月贵树两个人知道轿子内是什么情况,却是不敢吱声。

        “真有先生的,什么鬼主意都有。”

        轿子内,银杏小心翼翼地拨弄着窗帘,透过窄缝打量着外面的大军。就在这时,一双手却忽然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

        “先生!你要干什么!唔……”银杏嗔了一声,正要抗议,却被今川义元直接吻住,顺势压倒在了轿子里铺的垫子上。

        “外面都是人……”银杏一边捋着散乱开来的长发,一边小声谴责道,“先生又要乱来什么?”

        “所以说杏儿要小声一点呀。而且外面脚步声那么响,听不清楚的。”今川义元露出标志性的坏笑,俯身下来,肆意地一览芳泽,开始褪去银杏的衣裳。

        “先生!这不是小声的问题了吧,轿子会震的呀!”

        ·

        虽然轿子里正发生着古怪的动静,但是周围护送的本家旗本却都是无动于衷——即使他们想动,按照军规也是不可以的——这得益于今川义元两年来的训练成果。

        今川良真死前的嘱托,今川义元一直还记得——他让今川义元全盘继承他的所有政策。但那些政策都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今川义元本人在仔细研读后虽然参透了一二,却没有把握能说服家中其他重臣——他也懒得这么做。于是,他只是挑了其中最简单的付诸实施——今川良真的治军之法。

        毕竟今川良真那支旗本的战斗力,今川家家中重臣们都已经有目共睹。当今川义元在本家直辖旗本里推行那套军制和训练方式时,也没有遭遇太多阻力。

        每一支备队扩编到400战兵。10人为1班,5班为1排,8排为1备。其中1个骑兵排,2个弓箭排,5个步兵排,还会搭配800辅兵。所有人打散原来的建制,统一归类到这个建制下。统一军制,统一装备。不再像过去的部队那样——每一个小领主带来的部队的人数、建制、装备都五花八门)而是统一按照这个标准进行整编。

        对于今川家中的其他家臣的部队而言,这样的要求可谓是天方夜谭。但对于今川义元本人的直辖旗本而言,却是有可操作性的。

        今川良真留下的书中还写到,赐予每一支备队自己的番号、旗帜也更有利于士气和凝聚力。于是今川义元大笔一挥:松井宗信的旗本第一备成了戈矛备,军旗为长矛;山田景隆的第二备成了镇西备,军旗为险关;浅井政敏的第三备成了安远备,军旗为节仗;大泽基胤的第四备成了檄盾备,军旗为战盾;梅山氏高的第五备成了光东备,军旗为雪山。

        同时,日常训练除了武艺和阵型外,还加入了大量三面转法、行军队列、令行禁止的练习,而且对纪律非常重视——这些都是今川良真留下的兵书里要求的。戈矛备的备队长松井宗信和檄盾备的备队长大泽基胤对这个练兵之法推崇备至,率先开始在他们的备队里实施。训练初见成效后,剩下几个备队也开始了效仿。

        具体训练成果就是,今川义元轿子旁的戈矛备此刻正踏着鼓点,迈着整齐的步伐,横平竖直地在官道上行进着。即使轿子里传出的古怪动静让士兵们非常好奇,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扭头看一眼——因为备队长没有允许他们休息。这时候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被军法官发现后,都会招致松井宗信的一顿毒打。

        不过这时,队列里却突然传来了松井宗信的命令——

        “全体——立定!”

        “一,二,三,四!”士兵们齐声喊了四声口号后,就整齐划一地停下了脚步。

        “向右看齐!”松井宗信再次喊道。

        士兵们听到命令后纷纷快速向右甩头,脚下生风般地踏起小碎步,飞快地向右对齐,原本有些散乱的队伍瞬间恢复成一条条直线。

        “向前看!”松井宗信又喊了一声,士兵们再次如一个人一般,齐齐地扭回头来。

        “前方经过村镇,便步过,不要扰民。”

        得到命令的士兵们如蒙大赦,终于轻松地开始走路。发现整齐的脚步声消失了后,今川义元害怕动静太大,也只得悻悻地放过了身下的银杏。

        /71/71735/24274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