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吉良

第一百零二章 吉良

        三河吉良家有两个分支,作为宗家的西条吉良家和作为分家的东条吉良家。西条吉良家的现任当主是吉良义尧,和今川家是多年的宿敌。吉良氏作为名门,也是今川家的宗家,本来在远江国滨松庄领有大量领地,但后来却遭到了骏河今川氏的进攻。吉良义尧便和斯波氏、大河内氏结盟,共同对抗今川氏亲。

        不过在今川氏亲的猛攻下,远江联军很快战败,吉良家在远江的领土也全被今川家吃下,吉良义尧自己狼狈逃亡三河。当然,今川氏亲也没有对先前的宗家赶尽杀绝,反倒是将长女嫁给了吉良义尧,两家和解。这样算下来,吉良义尧还是今川义元的姐夫。

        但在之前的今川家内乱中,吉良义尧却派兵支持今川良真,站到了今川义元的对立方。在今川良真被消灭、今川义元统一了今川家之后,西条吉良家也没有派使者来祝贺,某种意义上已经结束了两家的和睦关系。

        不过与吉良义尧的西条吉良家不同,作为分家的东条吉良家却没有参与到此前与今川义元的战争中去。东条吉良家的当主吉良持广收留了落难的松平广忠和他的家臣们,成为了今川家此次在三河行动的潜在盟友——毕竟大家有着共同的目标:支持松平广忠。

        而西条吉良家则反对东条吉良家支持松平广忠的行动,选择了和控制冈崎城的松平信定结盟,联合起来给东条吉良家施压,一度把松平广忠驱逐到了伊势。

        在对待今川家和松平广忠上选择了不同的立场,让西条吉良宗家和东条吉良分家之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吉良持广并没有子嗣,最早是收养了宗家吉良义尧的次子吉良义安作为继承人。但由于吉良义尧的继承人——长子吉良义乡——在远江与今川义元作战时意外受伤、不治身亡,西条吉良家的继承权一下子出了大问题。

        吉良义安自己想要返回西条吉良家来继承宗家,可是吉良义尧和家臣们却反对已经被过继出去的次子回归,反倒是支持吉良义尧的三子吉良义昭。因为比起蛮横跋扈的吉良义安,谦逊正气的吉良义昭明显更得家臣认可。

        家督继承的争端,让两个吉良家逐渐水火不容。

        于是,在今川军大举进入三河,准备拥戴松平广忠回归的时候,积压许久的家族矛盾终于爆发。

        ·

        “松平殿下回报,说根据他们侦查所得的信息,吉良持广可能是吉良义安暗杀的。”那古野氏丰拿着最新送来的密保,向今川义元汇报道:

        “吉良义尧和吉良义安很可能达成了交易。只要东条吉良家宣布不再支持松平广忠,吉良义尧就把西条吉良家的当主之位也传给吉良义安,让两吉良家统一。但吉良义安和养父吉良持广商量后却被拒绝了,吉良持广一心要支持松平殿下,反过来威胁要剥夺养子继承东条吉良家的权利。”

        “吉良义安一怒之下暗杀了养父,想要控制东条吉良家,却遭遇了家臣们的反扑。松平殿下察觉有变后,也立刻加入抵抗。于是吉良义安向生父吉良义尧发出求援信息,吉良义尧立刻就带兵出发了。估计是想趁机吞并东条吉良家,再捉拿松平殿下。”

        “所以说……”让众人听的晕晕乎乎的吉良家族内乱,吉良玮成这个平日里缺根筋的壮汉,却是很快理明白了,“现在是松平殿下和东条吉良家的家臣们,对阵吉良义尧的西条吉良家和吉良义安?”

        “哈哈,这次脑子转得倒是很快嘛,不愧是‘吉良’加的人啊。”今川义元笑着打趣了一句,随后便认真地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只能连夜拔寨起兵,赶去东条城支援了。松平殿下和东条吉良家的家臣,可挡不住人多势众的西条吉良宗家啊。”

        “殿下此刻倒是很积极嘛?”那古野氏丰看了眼今川义元,明知故问道,“为何昨日在处理家族事务时,却是爱答不理?”

        “上次是一群唯利是图的人在计较那些蝇头小利,这次可是去救个诚实可靠的朋友,自然不同。”今川义元一边起身披挂,一边低声解释道。

        ·

        今川义元为了保存大军体力以应付三河境内可能遭遇的敌人,并没有让全军连夜出兵,而是亲自率领光东备和马廻众先行出发。等到第二天凌晨后,再让后续部队逐一跟上。

        天文9年(1540)年9月22日凌晨,今川义元抵达了东条城外10里之处。朦胧的月色下,外围侦查的斥候和忍者们匆匆返回,向今川义元汇报道:

        谷  “殿下,西南发现一军,人数大约有300人!”

        “谁家的部队?”今川义元沉声问道。

        “似乎是东条松平家,领军者是松平义春!”亲自带队归来的土原子经报上了信息,“他们也在向西运动,距离我方大约2里,是否需要派人联络?”

        “东条松平家……之前松平殿下好像说,这是为数不多的支持他的分家吧?”今川义元的记性很不错,听过一遍的事情便很难忘记。

        “是的。”几日来一直在阅读三河情报的那古野氏丰对这些主要分家的情况可谓是如数家珍,“松平右京殿下(松平义春)素来对松平宗家和广忠殿下忠心耿耿,与樱井松平家的松平信定更是势不两立。当年松平信定篡夺冈崎城时,右京殿下就专程去冈崎城要为广忠殿下讨回公道。他和松平信定起了争执,最后两人竟然拔刀互刺,索性没有大碍。自那之后,东条松平家就再也没有和冈崎城有过往来。”

        “如此蛮横,倒是真性情的忠臣,应该是友军。”今川义元微微颔首,随后便挥手示意道,“田沈,你带我的口令去松平右京那里出使,就说我们是去救援松平殿下的,问他是不是也是同样目的。如果是的话,是否有意合兵一处。”

        “是。”田沈健太郎领命离开,单手打着火把绝尘而去。不久后,就匆匆赶回,身边还跟了一人。

        “在下松平右京次子,松平忠茂。”来人见到今川义元后就行大礼通名,“东条松平家誓死效忠松平殿下,此行正是前去救援。若能得今川家相助,松平家三生有幸!家父为表诚意,差在下前来为质,愿与今川殿下合兵一处!”

        “好,让令尊靠过来吧。”今川义元也没有含糊,立刻应了下来,“你亲自回去传令就好。”

        “啊?”松平忠茂闻言一愣,“殿下不需要在下做人质吗?”

        “一片赤诚之心,天地可鉴,何须人质?”今川义元笑着向东条松平家的旗号打了个响指,“回报松平右京,就说我信任他,今川家期待盟友的活跃!”

        “是!”松平忠茂听罢也是热血沸腾,狠狠地向今川义元一抱拳,沉声道:“请今川殿下拭目以待!”

        ·

        拂晓时分,急行军的今川-松平联军抵达了东条城下。远远可以看见,东条城的天守阁周围已经燃起火光,不少打着松平三叶葵靠旗的武士正在天守阁上奋战,而更多打着吉良二引两靠旗的士兵则在周遭猛攻。

        “幸好连夜赶来了。”今川义元见状松了一口气,立刻下令部队去增援。东条松平备一马当先,抢在今川家光东备之前就冲向了东条城。吉良宗家的部队似乎没有完全控制东门,不少吉良分家的残兵还在奋力抵抗,给了东条松平备入城的机会。东条松平备的100战兵也不含糊,直直地杀入城中。

        西条吉良备显然没料到援军来的如此之快,仓促之间来不及调整阵势,被东条松平备打得节节败退。吉良义尧赶忙安排部下在本丸街区内迂回,袭击东条松平备的两翼。然而在东条松平备背后,今川家光东备也加入了战团。在今川义元的指挥下,光东备的士兵们快速登上本丸的城墙,沿着墙面进攻,将西条吉良备在本丸上的部队一扫而空,随后居高临下地对着街区放箭。

        吉良义尧见势不妙,只得下令部队撤退。今川义元一边加以阻击,一边让马廻众在东条城城下町外迂回而去,想要封锁西条吉良备的退路。但关键时刻,吉良义昭带领着西条吉良家的马廻众赶到,护住了退路,终于保着西条吉良备安全撤退。今川义元知道自己的部队连夜前来,人困马乏,见状也没有穷追,而是在东条城内安顿下来。

        在东门外,今川义元还遇到了东条吉良家的家老富永忠安,刚才就是他率领着东条吉良分家的部队在东门坚持抵抗,等到了援军的入城。东条吉良家的这些武士们如今已经是面如死灰——家主绝嗣而亡,唯一的养子还是谋杀养父的凶手——之后吉良分家该找谁来继承呢?

        而松平义春连安顿部队都顾不上了,也不防着可能还在城内活动的吉良备残兵,孤身就往天守阁里冲去,要寻找松平广忠的下落。等到今川义元带着侍卫抵达时,已经看到了浑身是血的松平广忠一行人在松平义春的搀扶下走出了天守阁。

        /71/71735/24274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