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鲸屋

第一百六十四章 鲸屋

        今川义元猜得不错,太原雪斋在夜色下穿梭着,很快来到了城下町里少数在深夜还灯火通明的街区——风月场,熟门熟路地拐进了一家鲸屋。门口站着的接客的姑娘看来也是认得太原雪斋了,笑意吟吟地把他迎进门,随后就朝里面喊着某一位姑娘的名字——看来是老主顾了。

        掌握了太原雪斋“罪证”的今川义元于是心满意足地准备回去,明天打算好好奚落他一番,        然而却被银杏拉住了。

        “怎么了?”今川义元扭头问道。

        “来都来了,先生不进去看看吗?”银杏坏笑着指了指鲸屋的门。

        “我可从来没去过这地方!”今川义元怀疑银杏在钓鱼,立刻举起双手投降,以示清白。

        “我们这不是要跟踪雪斋大师嘛,肯定要跟到底咯。万一这个鲸屋是今川家忍者的情报站,雪斋大师其实是进去处理公务的,        你不就错怪他了嘛?”银杏笑意吟吟,        嘴上的借口一套一套的。

        “银杏……”今川义元现在有点慌了,“你不会想进去看看吧。”

        “去啊,        为什么不去?”银杏上前一步,一手抓住了今川义元的领口,把今川义元吓得往后下腰,却被银杏给提了回来,“刚才先生明知道是鲸屋还要带我去的时候,不是可神气了嘛?现在怎么却又怕了?”

        “这…我……银杏……”今川义元语无伦次地想要解释,却都在银杏那狡猾的坏笑面前被堵了回去。

        “走,跟我进去。”银杏反客为主,拉着今川义元的手就往鲸屋里面走。

        “哪有女子进鲸屋的?再说,一男一女进去算什么嘛?”今川义元用另一只手捂着脸,似乎已经没眼看了。

        “就说是如胶似漆的小情侣追求情趣呗。”银杏倒是一如既往地放得开,毫不介意地笑道。

        “两位……客官?”门口的两个姑娘在看到一男一女走来后,都是愣了一下,但还是打招呼道,“里面请!请问有想点的姑娘吗?”

        “把店里最有姿色的都请上来!”银杏小手一招,笑嘻嘻地道,        颇有一副财大气粗的多年老客人的架势,这可把今川义元给吓坏了。那银铃般的笑声在今川义元耳中就仿佛催命的丧钟,        赶紧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们就两个人里面坐,来点酒菜就行。”

        “这位客官,是要普通的酒菜,还是特别的酒菜?”门口的老鸨也发现了这对奇怪的情侣,以为他们有什么特殊的需求,便上前招呼道。

        “不用不用,就普通的就行!”平时今川义元虽然有些恶趣味,但真到了这种灯红酒绿的环境还真是应付不过来——周围的桌案边坐着不少衣衫不整的姑娘,正在主顾怀里寻欢,莺声燕语听得今川义元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

        “哼。”银杏哼了一声,对一旁等待客人挑选的姑娘们笑道,“我家先生不行,害怕应付不过来这么多姑娘,不想漏了怯,这才不点,你们莫要见怪呀~”

        姑娘们被银杏的话逗得花枝招展,        今川义元的脸色却是红一块黑一块,好说歹说才把银杏拖到一个稍微安静点的角落坐了下来。银杏一坐下就扬起小脸,双手抱胸一副得逞的样子。

        “我道歉,        我道歉!”今川义元算是被这姑奶奶给治得服服体贴。

        “还想欺负我?哼?也不看看是谁欺负谁?”银杏似乎没有作罢的打算,在轻咳了两声后,就换上了一副柔美的嗓音,开始了角色扮演。

        银杏端起酒杯,把度数颇高的烈酒一饮而尽,脸颊立刻飞上了两抹红晕。借着酒劲,她微微解开了自己胸前的衣襟,让今川义元可以隐约看到那抹若隐若现的白皙春光。随后便缓缓地靠在今川义元身上,用凹凸有致的曲曼妙线缓缓地蹭着他的腰背。小嘴则凑到了今川义元耳边,对着耳廓呢喃吐息,学着姑娘们的嗓音柔声道:“客官,想要什么呀~”

        “想要银杏小姐饶我这一次。”今川义元使出十足的定力,保证自己不要像禽兽一样当场发作。非礼勿视。今川义元轻声念着口诀,甚至都开始想吟诵起佛经来,可是身子仍然逐渐酥麻下来。

        “先生~”银杏又嘤咛了一声,在今川义元的耳垂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后柔柔地一侧身,顺势躺在了今川义元的臂弯里。她媚眼如丝,那双眼眸里似拒还迎的妩媚让今川义元的理智快速燃烧。似乎是嫌今川义元的火烧得还不够旺,她又缓缓起身,贴到今川义元身前,用食指轻戳着娇嫩的樱唇,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指尖。

        “想不想和小女子,一夜春宵~”

        今川义元一把抱住银杏,把她摁在桌案上,狠狠地吻了下去,双手则伸入衣襟,暴戾地蹂躏着她身体的曲线。银杏似是嗔了一声,但也马上环住今川义元的腰,回应着这热烈的吻。

        周围的其他客人似乎也被今川义元和银杏的热情感染了,纷纷行动起来,整个大厅内一时间打得火热。

        今川义元虽然已经几乎失控,但残存的理智还是让他一把抱起银杏,快步向二楼跑去,同时对姑娘喊道:“请带我去雅间!”

        “遵命~”几个姑娘们会心一笑,看着被银杏撩拨的热情似火的今川义元,不急不慢地走向二楼,可把今川义元急得够呛。

        ·

        几度云雨过后,终于进入贤者时间的今川义元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荒唐的事——大晚上的,今川家的家督不在天守阁里休息,反倒带着自家主母跑到鲸屋里寻一夜激情——这要是传出去,今川义元的脸可往哪里搁啊。

        坐在自己身上的银杏却是得意洋洋,随手披上了衣服后就俯下身来,贴在今川义元胸膛上,邀功般地吻了他一下。

        “要是被人知道了,可就身败名裂了啊。”今川义元满脸黑线,可是看着银杏那近在咫尺的倾世容颜和她脸颊上那雨后的潮红,却怎么也生气不起来,也回了她一个吻,“我们家银杏可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这有什么,武家男儿个个血气方刚,好色才是正常。”银杏在今川义元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哪有像先生这样,一个妾侍都不纳,也不积极给家族开枝散叶。要不是我领教过先生的厉害,还以为先生不行呢。母亲她搞不好以为我是个泼妇,禁止你纳妾呢。其实就是你自己道德洁癖啦。”

        “哈哈,洁癖确实是洁癖。”今川义元在一旁拿起毛巾,替银杏擦拭着身体,专挑着曲线去擦,“帮你擦擦干净。”

        “你那是擦嘛,先生那是占便宜。”银杏白了今川义元一眼,自己拿过毛巾清理起来。

        就在两人安静下来的时候,却隐隐听到隔壁雅间传来的声音——今川义元这才意识到,他已经把他来这里本来的目的忘得一清二楚了——跟踪太原雪斋。

        今川义元于是凑到墙边,把耳朵贴在墙上,隔壁的谈话声也逐渐清晰起来——正是太原雪斋的声音——身边还有3个姑娘的声音——真不愧是老爷子。

        今川义元心里暗暗吐槽道,嘴角也带上了笑意。可等他听清楚隔壁到底在聊些什么时,却是愣住了。

        ·

        “雪斋大师呀,您说您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不讨个婆娘留个后呢?”一个姑娘的声音传来,似乎在嬉笑着调侃太原雪斋,“再过几年,您可都要不行了,到时候就后悔啦,要绝后啦。”

        “哎,说什么呢,佛门中人早已看破红尘,谁在意这些世俗的传承?再说了,佛门中人怎好娶妻生子?”太原雪斋那洒脱的声音也是响起了,同时还传来了姑娘的几声呻吟,估计是太原雪斋的手在不安分地做些什么动作。

        “哪有佛门中人干这个的呀?”姑娘似乎是拿住了太原雪斋干坏事的手,随后又是笑着道,“雪斋大师呀,分明就是个花和尚,和净土真宗那些酒肉和尚一样,娶妻生子也没什么吧?”

        “就是!”另外两个姑娘也开始起哄,“什么时候抱个儿子来给小女子们看看呀。”

        “有啦,有啦,已经有个徒弟臭小子跟着了,不需要再要儿子了。”太原雪斋又是大笑起来,笑容里却满是父母炫耀孩子时的自豪,“那小子小时候顽劣不堪,带他带得我都要夭寿十年了,哪敢去生个自己的孩子?那不得再夭寿十年,好不容易攒来的修为全亏回去了。”

        “没血缘的徒弟哪里好跟亲生骨肉比呀?只有亲儿子、亲孙子以后回去给您上坟,没血缘的人,过了几代就不记得您了,到时候您连墓前都没人打扫。”那个姑娘又开始开口,撺掇着太原雪斋,“生一个吧,雪斋大师。不生一个自己的孩子,不会懂这种感觉的。到时候您就明白了,没血缘的人一点都不亲,肯定就去疼自己的孩子了。”

        “哈哈,那还是不生了吧,这样就挺好。那臭小子从小就没爹疼,我要是也疼别人去了,谁去疼他?”太原雪斋又干笑了两声,但今川义元比谁都懂他,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

        另外两个姑娘还要再说,太原雪斋却佯怒起来,随后传来了清脆的两声拍打声:“呔!妇人怎好乱嚼舌根!莫要再进谗言!”

        “那就用美色吧。”几个姑娘坏笑起来。

        “正和贫僧心意,阿弥陀佛。你们以后若是有了孩子,可莫忘了咱们这‘化缘’的情谊啊,记得要让他们来给贫僧墓前洒扫一二啊!阿弥陀佛!”太原雪斋还假惺惺地念了句佛号,随后欢笑声又再次响起。只是听着听着,今川义元却从这笑声里听出了些许落寞。

        /71/71735/26251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