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奇货

第一百八十五章 奇货

        “那现在怎么说?”今川义元向太原雪斋问道,“走哪条路才能绕过骚乱的小谷城?”

        “走?还走什么?”太原雪斋诧异地瞪了今川义元一眼,随后镇定自若地一甩袖子道,“不急着走。”

        “那要干什么?留在山上等小谷城的动乱平息吗?”今川义元被太原雪斋的态度弄得有些迷惑。

        “不,我们自己出手去平息小谷城的动乱。”太原雪斋理所当然地回答了一个今川义元想都未想的答案。

        “老师想插足浅井家的家督争夺战?”今川义元只觉得有些头大,“真是没办法呐……又要节外生枝了,我可一点都不想参与这些麻烦事。”

        “奇货可居啊,        一个落难的家督放在眼前,不好好利用一番怎么行?在他最虚弱的时候帮他一把,以后要改善今川家和浅井家的关系,可就方便多了。”太原雪斋想着想着,嘴角已经渐渐露出微笑,就差流口水了——一个贪婪的老和尚的面貌跃然脸上,“再说了,        什么叫‘插足’?多难听。是人家浅井家会主动来拜托我们参与。”

        “啊?”今川义元更愣了。

        “看。”太原雪斋向今川义元身后打了个响指——后者回头望去,发现赤尾清纲和雨森清贞两人和一众旗本已经不知何时向着太原雪斋和今川义元所在处走来。

        “求援的来了。”

        ·

        “贫僧是今川家外交僧冷泉为和,        这位是家督的旗本侍大将品川五郎,此次上洛是为了打点朝中关系,为家督求个官职。请问浅井家可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吗?可是要我们帮忙出面调停内乱?”太原雪斋在向浅井家的众人自我介绍时,毫不客气地掏出了自己多年老友冷泉为和的法号,而今川义元使用的依旧是“品川五郎”这个马甲。

        “为何冒用冷泉大师的名讳?”今川义元小声嘀咕了一句。

        “又要坑蒙拐骗了,不想败坏自己名声。”太原雪斋一本正经地答道。

        “调停内乱怕是有些艰难了。”赤尾清纲露出了苦笑,对眼前的局面也是心里有数,“田屋明政就是抱着篡位之意而来,绝无善了之意。”

        “那美作守殿下(赤尾清纲)想让我们做什么呢?”太原雪斋不紧不慢地回道。

        “现在田屋明政虽然控制了小谷城,我猜测,大多数的家臣和本家直辖的旗本估计都还在观望,没有立刻归附于他,所以他所能动用的部队有限。但是,他的人监视几条从小谷城前往镰刃城的官道却是绰绰有余,也随时可能腾出人手来后山搜捕我们。”赤尾清纲面色凝重地望向南方山下:

        “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派信使往镰刃城向善右卫门殿下(海北纲亲)求援,但我们自己前去,恐怕会被田屋明政的忍者认出抓获。所以想拜托贵家的人代我们走一趟。”

        “这倒是不难。”太原雪斋满口应允下来,        “我们以商旅的打扮路过,田屋明政的人也不认识我们,想必问题不大。”

        “还有就是,想请贵家代为侦察一下小谷城内城外的情况,观察一下田屋明政是如何布军的,也方便我们后续行动。”雨森清贞又补上了一句。

        “没有问题。”太原雪斋再次答应。

        “当然,我们北近江男儿也不会坐享其成,怎么说今川家也只是过路相助的友人,我们当然不会把所有危险之事都拜托给你们。”赤尾清纲拍了拍胸脯,挺身沉声道:“主公的亲笔信有两份,一份拜托今川家送达,另一份会由我亲自带人突围而出,向镰刃城的方向送去。我们两方,只要有人抵达镰刃城就可以了。如果贵家不放心,就等我先吸引了田屋明政的注意力,贵家再出发也可以。”

        身后的浅井家旗本武士们闻言都是齐齐一礼:“拜托了!”

        “请包在我们身上吧。一切都是为了浅井家和今川家的良缘。”太原雪斋也是行了个佛礼回礼,随后对身后道:“五郎,子经,        你们和望月小姐(银杏用的马甲)去镰刃城送信。玮成,        健太郎,藤吉郎,        你们三人去勘察小谷城内目前的情况。一刻钟后行动,等美作守殿下先行吸引注意。”

        “是。”众人也都是领命道。

        “多谢今川家出手相助了。”赤尾清纲一边起身披甲,一边对太原雪斋再次一鞠躬,“此次若是能得以平息叛乱,浅井家定会报答今川家的恩情。那我就先行出发了!祝武运昌隆!”

        “祝武运昌隆。”

        ·

        赤尾清纲带着五个旗本带上了求援信,牵着马绕着小路下了山。他们找准了出山的路口,翻身上马后就疾驰而去——却在踏出山林的前一刻被数条绊马索悉数掀翻。

        “怎么可能埋伏到这里?”赤尾清纲在落马的那一瞬间几乎不敢相信——田屋明政的人是怎么知道他会在这里的。

        然而等摔得眼冒金星的他回过神来后,才发现伏击他们的并不是田屋明政的人,而是操着甲斐口音的武田家人士。为首的是一个留着一抹八字胡的青年,他身旁的一个独眼男人正指挥着手下把赤尾清纲等浅井家旗本五花大绑。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武田家的人吗?”赤尾清纲难以置信地喝问道,“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当然是和浅井家结一段良缘。”武田晴信背着双手,理所当然地微笑道,“北近江乃东国入近畿之要道,天下兵家必争,旨在上洛者,谁不想和浅井家搞好关系?”

        “那你们不是更应该支持吾主平叛吗?”另外几个浅井家的旗本们挣扎着吼道。

        “非也非也。”武田晴信笑着摇着手指,“反正只要介入浅井家的家督争夺,支持一方获胜即可,为什么非要帮你们呢?我把你们和你们主子抓起来献给田屋明政,对政变上台、根基不稳、不得人心的他,难道不也是雪中送炭吗?他田屋明政继承了浅井家后,不也会对我们武田家感恩戴德吗?抓你们是何其容易,又何苦冒着巨大的危险帮你们推翻田屋明政呢?”

        “武田家和今川家不是盟友吗?”事已至此,意识到绝无善了的赤尾清纲咬牙切齿地质问道,“今川家都已经答应帮我们了,你们去帮田屋明政,是要和今川家破盟吗?有必要为了远在天边的浅井家丧失武田家唯一的盟友和近邻?”

        “那你未免把甲骏同盟想得太脆弱了吧,哪会因为这种小事破盟?”武田晴信大笑起来,就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话一般,“如果两家利益完全一致,还要什么同盟?两家本就会亲密无间地采取一样的行动。就是因为在许多领域存在冲突和不同意见,核心利益一致的两家才需要缔结盟约,协调克制这些次要领域的矛盾,共同致力于核心利益的维护。”

        “我们甲骏同盟既是互为后盾,又是对抗北条,这才是我们的核心利益,浅井家又算什么?今川家又怎会因浅井家这点小小冲突而和我们翻脸呢?”武田晴信俯下身,凑到赤尾清纲面前冷哼了一声,“更何况今川家还不一定知道是我们武田家出卖了你们呢,你以为你们能活到什么时候?”

        “走。”随后武田晴信便一招手,“把这些人和他们身上的求援密信一同押送到小谷城,给田屋一份见面礼。”

        ·

        不久后,小谷城天守阁内。

        “不知三位如何称呼?”田屋明政一边安排忍者把武田家抓来的赤尾清纲等人押下去审问,一边亲自在天守阁内接待了武田晴信等人。

        “在下仁科虎千代,这位是家中外交僧驹井高白斋,这位是家中忍者山本勘助。”武田晴信同样掏出了马甲,隐去了真名。

        “真是太感谢武田家的仗义相助了,此次若是能让浅井家拨乱反正,日后必定与武田家世代为盟。”田屋明政亲自一个大礼,同时向手下招呼道,“快快安排几位大人歇息,也请诸位静候佳音!武田家的其余部众,也都安排在本丸旅宿内住下了。”

        “还请不要为难今川家的人,今川家和武田家本是盟友。”仁科虎千代不忘嘱咐了一句,“今川家有一对情侣和一个忍者去了镰刃城送信,还有一个壮汉、一个独臂武士和一个小孩来了小谷城内侦察。”

        “那是自然,我们控制局势后就会释放今川家的人,让他们与贵家继续上洛。”田屋明政爽快地保证道,“只是骏河人果然没有贵家的眼力,竟然答应了那懦夫的求援。”

        “哈哈,石见守殿下倒是快言快语,在下很是受用啊。”武田晴信大笑了两声,便起身跟着田屋明政的人离开了。

        /71/71735/26851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