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 古事

第二百零一章 古事

        听到名字的那一刻,今川义元就猜到了这会是什么演出了——无非就是讲一讲古老的神话故事,那些《古事记》里老掉牙的神灵传说:天地伊始,在高天原最先诞生了天之御中主神,随后是高皇产灵神和神皇产灵尊,分别代表宇宙根本和阴阳两仪。三神乃造化之神,自出生之日起便隐居于高天原。

        果然,        和今川义元想象中的差不多,一个扮演天之御中主神的演员在音乐下飘然出场,且歌且舞,接着就是高皇产灵神和神皇产灵尊。不过她们的服装倒是和能剧那些古板单调的服饰不同,而是用鲜艳明亮的颜色装点的暴露服饰——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对神灵的不敬。

        在之后,别天津神与神世七代依次出场,不过大多数演员都只是过场的配角,唱着歌从场地的左边走到右边便下场,留在场上的只有鼎鼎大名的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兄妹。

        而伊邪那美的扮演者,        就是带着面具出场的阿国姑娘。在看到阿国后,现场的观众再一次响起了欢呼。

        果不其然,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的演员拿着一根长度夸张的棍子,围着棍子跳着舞蹈——应该是在指凝固漂浮物塑造天地的天沼矛吧。

        再然后,经典的台词出现了——

        伊邪纳岐对伊邪那美道:“你的身体发育得怎么样了?(让我看看你发育正不正常啊!)”

        伊邪那美则回道:“已经成熟了,只是有一处没有闭合。(杰哥,不要!)”

        伊邪纳岐于是又对伊邪那美道:“我的身体也成熟了,只是多处一出。(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喔。)让我们互相结合,生育国土吧!(听话,让我看看!)”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为了求爱,用这种蹩脚的借口吗?”没有看过《古事记》这些书籍的银杏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解释,立刻发觉这里有浓浓的开车倾向,便对今川义元吐槽道:“这伊邪纳岐简直和先生是一模一样的变态,难道你是伊邪纳岐转世吗?”

        “你这可是渎神啊,银杏。”今川义元不满地揉了揉银杏的头发,随后念了几句法号为银杏开解。

        ·

        于是,        伊邪那美和伊邪纳岐分别绕着舞台开始行走,伊邪那美从右向左,伊邪纳岐从左向右,绕场一周后,两人在台前相遇。伊邪那美率先开口道:“好一位英俊的男子!”

        伊邪纳岐也立刻回应道:“好一位美丽的女子!”

        于是两位神灵就喜结连理了。

        “这么简单?”银杏又不安分地开始吐槽,真心诚意地为伊邪那美感到不值,“就这样便宜这伊邪纳岐了?简直比先生追求我还要容易。”

        “又渎神了。”今川义元暗自叹了口气,再次替银杏向神灵请求宽恕。

        ·

        接下来又这两位女演员开始表演生孩子的过程(没错,伊邪纳岐的扮演者也是女的),虽然看起来有些违和,生下的两个畸形孩子也都是用道具布包来表示,但观众们却看得津津有味。

        “为什么我们生下的孩子都不健全呢?我们一起去请示天神吧!”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看着怀中的两个布包,互相凝视着彼此,齐齐用歌唱的调子发问道。

        于是,场边又有一个演员出场,在舞台的角落里开始焚烧鹿肩骨占卜——这一烧,至少得烧了一刻钟的时间,期间除了配乐之外没有其他表演,合理怀疑是在水时长。烧完之后,扮演天神的演员才为两个神灵给出了结果:“是因为二位在结合时是先由女子说话的缘故,        女子先说话不吉利,        必须要再来一遍。”

        “这又是什么鬼?还不允许女人先说话了?怎么就不吉利了,我看你这天神的占卜也不大吉利的样子嘛。”银杏再次被剧情雷到了,遏制不住地开始疯狂吐槽。

        “梅开三度。”今川义元感觉自己已经忙不过来了,一直在为银杏向神灵祈求宽恕。

        ·

        不管怎样,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又按照之前的路径,绕着舞台重新走了一遍。这次又伊邪纳岐先说“好一位美丽的女子”,再由伊邪那美说“好一位英俊的男子”,随后两人重新结合。经过一串复杂的双人舞后,十四个岛屿被生出——这也就是日本列岛的来源。

        然而,悲剧也由此开始。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之后又生下了风、河、海、山等诸多神灵,但在生育火神加具土命的时候,伊邪那美却被烧伤难产而死。

        一旁的武田晴信的神色稍微有些暗淡,今川义元注意到了,不知如何安慰,便低头向银杏轻声问道:“那件事情对虎千代的打击这么大吗?”

        今川义元指的事情,是武田晴信的第一段婚姻。在今川家牵头的武田晴信与三条夫人的婚姻之前,武田信虎曾为了和扇谷上杉家联合对抗北条家,为武田晴信定下了一条政治婚约,与扇谷上杉家的当主上杉朝兴的女儿在天文二年(1533)结婚。然而这位苦命的女子在一年后就因为难产而母子双双夭折了。

        “虽说是政治婚姻,但我弟弟和上杉家那小姑娘的关系很好,可疼她了,小姑娘也很爱我弟弟,天天粘着他。贵为扇谷上杉家的大小姐哎,只要一闲下下来给他修补衣物。”银杏叹了口气,看了眼自己的弟弟,随后对今川义元道:“那小姑娘比我弟弟还小点,孤零零地远嫁到甲斐这条件糟糕的地方,周围的人对她也很凶,刚来的几天每晚都悄悄地哭,我弟弟就一直陪着她,哄她。我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弟弟那么温柔的样子。”

        “但估计是因为年级太小了吧,让小姑娘生孩子实在是太勉强了,就难产了。当时我弟弟疯了一样等在产房外,最后只等来两具冰冷的尸体。他看到尸体后一言不发,亲自帮小姑娘盖上了布,之后把自己关起来不吃不喝整整三天。之后的两年里,每次在踯躅崎馆里找不到他,多半都是去了小姑娘的墓前,往那走准能寻到他。”

        “这样吗……”今川义元抿了抿嘴,望着武田晴信的目光也变得复杂——没想到看起来冷血狠辣、凡事利益至上、毫不动私情的武田晴信,居然曾经也有那么感性的一面。

        “但后来有一天,好像是天文五年(1536)3月中吧,好像是15日还是哪一天,具体我也记不清了。”银杏回忆着往事,对于容易忘事的她而言,7年前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久远了,“那是他最后一次去小姑娘的墓,我和他一起去的。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在墓前嚎啕大哭一场,然后昏死过去,还是我把他背回踯躅崎馆的。”

        “自那以后,他仿佛就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再也不会去看小姑娘了,也再也看不到他温柔的一面了。性格也好、眼神也好、说话也好,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不像我带大的弟弟,反倒和我那混账父亲一个模样——唯利是图,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哎……”银杏说到这里,惋惜的语气里却也带着一丝心疼:

        “可能就是上杉家那小姑娘的死伤到了他,他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对我弟妹也一直很冷淡。我有时经常会想,如果小姑娘没有死,而是给他生了一个孩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是不是我弟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混账模样,而是会成为先生这样善良的好人呢?”

        “人就是由生命中所经历的不同事件所塑造的,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啊……”今川义元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叹道:“我也时常后怕,如果没有遇到老师,我的人生该会变成怎样…”

        ·

        之后的剧情,仍然按照《古事记》里的神话开展。伊邪那美死后,便从人世前往了黄泉国,扮演她的阿国也换了身黑白色的衣裳,走到了舞台的右边角落。

        伊邪纳岐因为妻子的死亡悲痛万分,日夜思念妻子,最终决定前往黄泉国接回妻子。伊邪纳岐的演员从舞台左侧走向右侧,两个场务搬上了一座小木桥放在舞台中央,作为沟通阴阳两界的“黄泉比良坂”。伊邪纳岐于是走过黄泉比良坂,来到了舞台右侧的黄泉国内,向伊邪那美邀请道:“我们共创的国土的任务还未完成,请随我回到人世吧!”

        “真是遗憾,你怎么不早些来接我呢,我已经吃了黄泉国的饭食,无法再回人间了。”伊邪那美同样面露悲怆,但随后还是勉强应允道:“请容我于众神商量一下,在此期间请不要偷看!”

        说罢,伊邪那美的扮演者阿国便转身走到舞台下,绕了一圈上到舞台左边,伊邪纳岐则等在舞台右边,可是约莫有半刻钟(合理怀疑又在水时长),伊邪那美仍没有动静。伊邪纳岐见状有些焦急,没忍住,便走下舞台,绕了一圈来到舞台左边去寻伊邪那美——却撞见妻子脸上尽是蛆,容貌丑陋不堪——这是阿国姑娘摘掉了伊邪那美刚才的面具,换上了一个新的丑陋面具。

        伊邪纳岐被吓得够呛,转身就逃。伊邪那美则因为丈夫的嫌弃而恼羞成怒,冲上去就要追杀伊邪纳岐。伊邪纳岐吓得落荒而逃,绕着舞台逃了一周又一周,最后在跑过黄泉比良坂的时候,在场务道具组的帮助下扔下了一颗千引石,放在黄泉比良坂的桥上,挡住了伊邪那美的路,也正式阻断了阴阳两界。从此,黄泉国和人世间不再能够往来。

        “男人真的是垃圾。”银杏看着眼前的剧情,怨念仿佛都已经化为水汽从脑袋里蒸腾而出,“妻子为你难产而死,你半天不去找人家,好不容易去了还嫌弃人家人老珠黄。我们日本人都是这个混账男神的后代,怪不得有这么多混账男人。”

        “银杏,求求你少说几句吧。”今川义元满脸黑线,生怕漫天神灵把银杏今天的抱怨全部听到了。

        ·

        接下来的剧情,今川义元也很熟悉。《古事记》上写,发现无法追过千引石前往人世的伊邪那美愤怒地放狠话:“每天我会杀死一千名人世的人!”

        而伊邪纳岐也不甘示弱,隔着千引石喊话道:“那每天我就新诞生一千五百个婴儿!”

        由此,有了人的生老病死。

        不过,舞台剧的展开却突然大幅偏离了《古事记》,走向了今川义元未曾设想的道路。

        ·

        扮演伊邪那美的阿国忽然跪在千引石前,痛哭流涕道: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的家,我的国,我的爱人,我的一切……”

        “要是能重来该多好!”

        “重来吧,让时间回到最初的起点!”

        /71/71735/27605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