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八章 副王(5)

第二百零八章 副王(5)

        “木泽把大家抓到哪里去了?”今川义元不安地问道。

        “估计是粟田神社吧?往京都东南音羽山那边走了。”一条兼正回忆着逃跑前看到的京都内火把的动向,“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当时人都吓傻了,整个京都都是鸡飞狗跳的。”

        “同时对管领、幕府将军、太政大臣和公卿们下手,一下子控制了整个京都,这木泽长政好大的手笔。”武田晴信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眉已经皱成一团,                “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想不费一兵,不伤名誉,就把三好家全灭了。”太原雪斋此刻已经反应过来,难得地露出了钦佩的神情,“一环接一环,不简单啊……好计谋。而且,                马上就会有下一招。”

        ·

        天文十二年(1543)年3月26日下午,                木泽长政的后手连番发动。

        先是由足利义晴宣布任命盐川政年为一库城城主,                为一库城周围的领地颁发所领安堵,命令三好长庆立刻停止对其合法领地的入侵。同时,将河内守护代、大和守护代、纪伊守护代三职赐予木泽长政。

        再是近卫植家与一众公卿联署,罢免三好长庆的筑前守官职,反手任命木泽长政为正五位上兵部大辅。

        最后是细川晴元派使者前去三好家的军营内,拿着细川晴元的亲笔信,痛骂三好长庆平叛不利,要求他立刻放下手边部队,进京向细川晴元亲自请罪。如若不从主命,则视为对细川家的谋逆。

        毫无疑问,以上行为都是在木泽长政的胁迫下完成的,但却足以把三好长庆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消息在摄津传开后,叛军们士气高涨,三好家中则是一片哗然,军无战心,连家臣们也开始自寻后路。半月前还踌躇满志的三好长庆,眼看就要走到穷途末路了。

        “乖乖坐以待毙吧,三好长庆。”此时此刻,                木泽长政正坐在二条御所的院墙上,                耷拉着腿,对着摄津的方向放声大笑:“十日后,我就宣布你抗命不肯进京,图谋不轨、目无尊上,是细川家的叛徒,号召全细川家讨伐你。到了那时,你的军队因为断粮已经自行溃散,你的家臣们也会因为绝望而各谋生路,就等着众叛亲离吧。本就是被你仓促凝聚起来的旧部,还真以为能有多忠诚?”

        “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在这之前率军和我的人拼死一战啊。”木泽长政砸了咂嘴,用着仿佛在安抚一个胡闹的小婴儿的语气,自言自语着:“我志在天下,每一步都不容有失,可不能在这种稳操胜券的战斗里平白无故地损失兵力。你那三好家的家臣团,我可眼馋得不行,早晚是要收归我用的,                怎能让他们白白战死?”

        ·

        天文十二年(1543)年3月26日晚,安乐寺内。

        “怪了,                真是怪了。”太原雪斋将近日来所发生的所有变故列于纸上,                一遍遍地反复品味,在屋子里打着转,“太准了,太厉害了,这木泽长政怎会有如此手段?面对三好筑前这个层次的对手,哪怕是再厉害的谋士和宿将,也难免会有一两处失算。而他,居然算无遗策?”

        “但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在之前的二十多年里,为何却是那么默默无闻?难道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隐忍多年就为了让大家轻视他,好在机会来临时一举夺得整个近畿吗?”太原雪斋挠着自己油光发亮的脑袋,不住地思索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加可怕了。”

        “是啊老师,他太强了。”一直以来就没什么干劲的今川义元,见到木泽长政如此犀利后,退堂鼓已经敲得震天响:“我们就不要插手此事了,快些离开吧。反正木泽长政他再怎么胆大包天,也肯定不会对中御门、山科他们下杀手的,最多是让他们退隐。到时候我就把他们接来骏河算了。”

        “不,不走,为师偏要插手此事。”但太原雪斋却是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难得地露出认真的神色,“偏要把这木泽长政给拽下马来!”

        “老师,这又是何必,他和您无冤无仇吧?”今川义元见状有些费解,赶紧想劝解一下自己上头的老师:“之前您不就说要观望局势吗,现在观望的结果就是木泽长政很强,三好家穷途末路了,那我们还插手什么?难道你们真有过节?您早年在京都的鲸屋里流连时,和他抢过同一个舞女?”

        “不,如果木泽长政很强,为师会放弃插手。但如果他太强了,为师就必然要插手了。”太原雪斋在今川义元和武田晴信面前坐下,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和斗志是今川义元此前从未见过的程度,“这么强的武士,若是让他在近畿成势,日后天下还有谁能与之为敌?只有在他尚在起势之际摁死,才能避免他成为心腹大患?”

        “正是如此。”一旁的武田晴信也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们早晚是要上洛的,和近畿的领主早晚是要有一战的。如果到时候面对这样一个算无遗策、未卜先知的木泽长政,而且他还坐拥近畿诸国、拥兵十万,哪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眼下就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当然赌上一把趁机干掉他!”

        “近畿离骏河和甲斐远着呢,至于如此嘛……”今川义元满脸无奈,但也拗不过自己老师和朋友都是如此坚决,只要点头应允:“真是没办法呐……问题是,面对这样的强者,局面又已经恶劣到如此程度,三好家几乎是坐以待毙,我们这几十人又还有什么能翻盘的办法吗?”

        “强大永远都不可怕,局面糟糕也不可怕,你忘了今川良真了吗?”太原雪斋扭头看着今川义元,提起了七年前的那段往事,“我们当时的局面不比现在更糟?今川良真未卜先知的能力不比木泽长政更强?但强大就会傲慢,傲慢就会轻敌,轻敌就会犯错,犯错了我们就有机会。”

        “可是木泽左京一点也不像是有犯错的样子啊……”今川义元看了眼太原雪斋在纸上列出的计策。

        “不,他有。”太原雪斋刚刚挠过脑壳的手往纸上一拍,瞬间留下了一个大油手印。

        “哪有,这不是很完美吗?”今川义元不明就里。

        “就是因为太完美了。”太原雪斋重复了一遍今川义元的话,“就是因为他想追求全胜,十全十美的胜利,一丁点非必要的损失都不想付出。”

        “是的。”一旁的武田晴信双手抱胸,显然对太原雪斋的理念心悦诚服,“打仗追求六分胜就行了。想十分胜,那就必然要多冒出很多风险。在明明可以见好就收的情况下,为了些许蝇头小利,仍然让大局游走在崩盘的边缘,这是愚不可及的行为。”

        “他本来可以现在就发动对三好家的进攻,三好家现在阵脚大乱,军心不稳,木泽家肯定可以获胜。但是木泽长政舍不得一场战役带来的损失,他害怕三好筑前卓越的指挥会给他带来额外的伤亡,所以他想等,等到半个月后三好军自己瓦解。”太原雪斋接过武田晴信的话,继续对今川义元解释道:“这就留出了宝贵的半个月的时间,给了三好家和我们回旋的余地。”

        “那该怎么做呢?”今川义元充分发挥了不懂就问的精神,抽出折扇轻轻拍打着手掌心。

        “进京。”太原雪斋简短地答道。

        “什么?”这次不仅是今川义元,连武田晴信都没反应过来。

        “让三好筑前进京,为自己平叛不利的失误,亲自向细川管领谢罪。”太原雪斋舒服地翘起了二郎腿。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武田晴信这个极端现实主义者丝毫不相信所谓的约定俗成的秩序,“京都已经被木泽长政控制了,细川管领和幕府将军被软禁后,细川军和奉公众也在他掌握之下。三好筑前回来,不就是送人头吗?木泽长政会把他立刻扣下,三好家就完了。”

        “那就拭目以待吧。”太原雪斋似乎没有说服今川义元额武田晴信的动力,反倒是胜券在握地笑道:“等他来了,我们再和他联络,商讨如何翻盘。”

        “老师这么笃定三好筑前会真的回京都?”今川义元只觉得难以置信。

        “当然。”太原雪斋胸有成竹地微微颔首:

        “别看他像是个冷静理智的家督,其实那就是个赌徒,越是逆境,越会赌红了眼。”

        ·

        “我要回京。”几乎在用时,一库城下的三好军营寨里,三好长庆斩钉截铁地再次向震惊的家臣们重申了他的决定。

        “主公…”三好长逸这个多年的宿将,也被这三好长庆的决心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很有可能有性命之忧。”

        “本就是赌局,早该有觉悟。”三好长庆干咧了咧嘴,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加注了,我加上我的一条命。木泽长政,他敢跟吗?”

        /71/71735/28623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