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目录(1)

第二百四十一章 目录(1)

        天文十二年(1543)年7月1日,今川馆。

        今川义元正在走访领地——这样的走访已经持续了10天了。为了完成太原雪斋让他修改《今川假名目录》的指示,今川义元不得不“亲身走基层”,深入骏河直领的代官之中,了解一下法案在执行过程中究竟会遇到什么问题。

        “殿下,这是我们这几个月的诉状,请您审阅。”

        “殿下,这些是新的提状!”

        “殿下,这一叠都是需要延长的年期契约。”

        “殿下,这些是上次颁布德政令时延长的年期契约,这次您看……”

        今川义元只觉得头都要大了。

        这次又是和往常一样,还没走小半天,还没走完一个郡,代官们就已经提交了堆积如山的卷宗、诉状和年契。今川义元回头看了眼身后,跟着自己出行的那古野氏丰、濑名氏俊和早坂奈央每个人都是抱着高过头顶的一大沓文书,晃晃悠悠地艰难踱步——他是真的没想到领地里居然会有这么多争议事项需要由家督裁决——难怪老师平日里那么繁忙。

        “放下吧。”回了天守阁后,今川义元自己在桌案前地榻榻米上跪坐下来,同时指示那古野氏丰、濑名氏俊和早坂奈央把今天搬回来的文件放在角落——为什么是角落呢——因为今川义元的桌案前此刻还堆着三天前收上来的文书——昨天和前天收上来的还没摆上桌面呢。

        “别闲着,一起来帮忙。”今川义元看了眼桌案上的笔墨,就已经头疼得不想工作了,立刻招呼三人来帮忙。

        “在下负责的是家中目付,这些文书在下可不会。”那古野氏丰也不想去碰这像小山一样高的文件,立刻找出借口推脱。

        “在下……平日里都是负责殿下您周围的侍卫和忍者的调遣,也不懂这些呀……”早坂奈央面露难色,有些腼腆地低声道。一向“逆来顺受”的他倒不是为了逃避,而是真的不会这些工作。

        “在下知道了。”脸上带着浓浓黑眼圈的濑名氏俊完全没有推脱的意思,秉持着和他父亲濑名氏贞一样的无限自虐工作狂精神,准备投入到无尽繁琐的批阅中。是的,今川义元和太原雪斋不在的时候,濑名氏俊一个人顶起了半个今川馆的工作量。

        濑名氏俊走到桌案旁,三下五除二地抱走了接近三分之二的卷宗和文书,堆到了自己的桌案上。然而哪怕仅剩下了三分之一的工作,但今川义元还是头疼。翻开文书没看几眼,便再也读不下去了。

        “这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全是几乎一模一样、毫无营养的作业。”今川义元把毛笔往砚台上一撇,大有撂挑子不干的意思,“这家控诉那家,那家控诉这家,不是偷占了点土地,就是堵了水渠,要么就是抢收了对面的庄家,还有就是没完没了的年契延长……整个今川家成千上万个豪族国人,我难道还能给他们一一批复不成?”

        “在殿下开始理政之前,在下和雪斋大师还有其他奉行们一直是这么做的。”濑名氏俊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温柔和善的微笑,委婉地劝谏着今川义元,“殿下,专心,熟悉起来后,速度会大大提高的。心里想着万民的福祉和雪斋大师的教诲,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

        今川义元闻言陷入了沉思,濑名氏俊则欣慰地露出了微笑——是啊,对家臣而言,主公能够因为自己的劝谏而励精图治——没有比这更有成就感的事情了。这就是父亲一直以来的追求吗?

        “我有想法了。”沉默了半晌的今川义元忽然抬起头来,从抽屉里取出了《今川假名目录》的修改草案,同时提起了毛笔,“我知道该怎么修订法律了。”

        “哦?”濑名氏俊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来到今川义元身边,后者已经落笔如飞地写好了两条草案——

        (1)即使在裁决之后,提出新的证据再次提出上诉也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只是重复与一审相同的主张,就要处以刑罚。

        (2)在没有德政令的情况下,不允许擅自延长年期契约。这种诉讼牵扯的人,没收领地的三分之一。引起诉讼的人的领地全部没收。

        “殿下?”大跌眼镜的濑名氏俊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抢过今川义元手里的草案:“您在干什么啊殿下,这样一来,还有谁敢来申诉控告?”

        这哪里是励精图治啊!这是为了偷懒,直接修法了啊!

        “濑名,你还没看明白嘛,这些领主就是在占便宜。因为我们今川家奉行多,处理事情快,对申诉控告的态度也比较积极,所以他们但凡有点小事情就要往上层层上报,浪费奉行们的时间。”今川义元指了指边上那小山高的待批阅的卷宗,又指了指背后已经批完的部分:

        “之前我还不了解,亲自批了几天后才知道:一百份申诉里面,至少有九十五份都是原番不动地打回去,真正存在大问题的不过一两份罢了,这不就是浪费行政效率吗?有批改这些的时间,我们的奉行能为领地多做多少事情?而且由于大多数上诉都是无意义的,也导致奉行们心生懈怠,很多处理都是看几眼就应付过去,没什么重大纰漏就一律维持原判。才几天,我就发现了十几份应该改判却维持原判的卷宗了。”

        “那殿下的意思是?”濑名氏俊皱紧了眉头,缓缓地又把草案放回了桌上。

        “对申诉控告进行更严格的限制,以增加这一行动的失败成本,这样以后那些豪族们上诉前就会自己先加以权衡,一些不可能成功的上诉或者意义不大的上诉就不会再出现了。与之相对,如果是经过豪族们自己的深思熟虑后仍然提交的上诉,显然是有相当大的合理性的,那奉行们在处理时也要认真对待,不可以像现在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绝大多数上诉都维持原判了。”今川义元振振有词地向濑名氏俊解释道。

        濑名氏俊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显然还在怀疑今川义元是不是只是在为自己的偷懒行为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过今川义元却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快速翻看了原版的《今川假名目录》,浏览了几条后又开始了落笔,同时对濑名氏俊道:

        “但如果我这么改,奉行在处理上诉时的惩处权力就太大了,说不定会有人勾结奉行,对仇家进行苛刻的判罚。所以还得打几个补丁。”

        “旧《假名目录》的第二条是:关于田地以及山林原野的边界的争议,在清楚地查明原来的正确边界之后,如果判定原告或者被告是没有道理的不正当的谋诉的话,没收那个人全部领地的三分之一。”

        “旧《假名目录》的第四条是:在土地诉讼尚未结束时,如果有人强行通过武力阻止他人耕种,无论是否合理,直接判为败诉。在判决后的三年后,应该重新进行审判,让正当的权利人得到应有的权利。”

        “这两条旧法给奉行的权力本来就很大了,如果再配上我新加的两条,奉行岂不是要一手遮天了?为了避免有人贿赂奉行在判罚中偏袒自己或是恶意拖延时间,我要对这两条进行一些修改。”

        也是今川义元在纸上写道:

        (1)在《假名目录》第二条中,“没收全部领地的三分之一”缓和为“没收成为问题的土地的两倍的领地”。

        (2)在《假名目录》第四条中,“在土地诉讼尚未结束时,如果有人强行通过武力阻止他人耕种,无论是否合理,直接判为败诉。在判决后的三年后,应该重新进行审判。”但是,因为有人恶意利用这一点拖延审理,所以今后做了这种事的人,就把当年的年贡作为浅间神社的营造费捐献出来。在此基础上从第二年开始重新审理诉讼。

        “怎么样?”写完后,今川义元扭过头来看向濑名氏俊。

        “没想到殿下认真起来,还是颇有政治才能的啊。”濑名氏俊终于收起了怀疑的目光,颇为感慨地赞道。

        “是吧是吧。”今川义元心满意足地连连点头,同时轻松地起身道:“辛苦工作了半天,是时候去蹴鞠放松一下了。看在我表现不错的情况下,濑名可不要去老师那里打我小报告哦。”

        “所以在下才更要劝殿下勤政!”没想到濑名氏俊却忽然郑重地跪坐下来,挡在了今川义元出门的必经之路上,诚惶诚恐地道:“您有这样的才干,若是荒废于声色犬马实在是太过可惜!在下不能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否则都对不起今川家的列祖列宗!还请您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到工作上吧!”

        “真是没办法呐……”今川义元苦笑着揉了揉脑袋,只得又老老实实地坐回了桌案前:“濑名啊濑名……”

        /71/71735/29651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