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目录(5)

第二百四十五章 目录(5)

        天文十二年(1543)年8月5日下午,一行人原本打算直接走官道返回骏府,却发现有一队往河东的运粮队征用了官道。微服私访的今川义元不打算亮出身份让辎重队让路,便往南绕路而去,经过了兴津家的兴津港。

        “哇,好多好多船呀。”银杏望向繁忙的港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知道有多少是运金平糖的。”

        顺着银杏的目光望去,今川义元也不禁被港口的繁荣惊到了。兴津港在7年前今川义元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还只是一个破败的小军港——并且被太原雪斋一把火烧了作障眼法。可如今,已经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巨港了——和堺町的港口自然没法比,但隐约也有石山町港口一半的大小了。

        十余个码头将长长的栈桥探向骏河湾的深蓝色海水,栈桥边停满了商船和货船,忙碌的工人正争分夺秒地将货物从船上卸下,推上岸边的市集。而来往的海贸商人,则成群结队地赶往港口边的旅宿。把目光放得远些,整个兴津港就仿佛一个吞云吐雾的烟斗,不断地吸纳着扬满风帆的海船,再将他们逐一吐出。在兴津港外的海面上,可以清晰地看见两条带着的航线——一条沿着东海道的海岸自西向东而来,另一条则向东边的伊豆而去。而再往西南方向眺望,还能看到另一座繁荣的大港——江尻港。它和兴津港毗邻,规模也相差无几,同样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商港。

        之所以如今的骏河能有如此繁荣的海贸,一方面是因为今川义元从北条家那里讹来的清水水军和大批的商船,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鼓励海贸的法度:

        《假名目录》第二十四条:骏河、远江两国港口的航运税皆被废除。

        《假名目录》第二十六条:漂流到骏河、远江海岸的遇难船不得掠夺,要返还给船主。如果船主不明,就应该将船上的木材作为毁坏神社佛阁造宫的资材捐赠。

        是啊,这就是一条巧妙的法令能给国家和百姓带来的繁荣,法令的制定和修缮都必须要引起重视才行。

        ·

        “殿下,您怎么在这里?”

        就在今川义元认真思索的时候,忽然听到耳畔传来的呼唤。扭头看去,发现来的正是庵原家的当主庵原忠胤和兴津家的当主兴津正平。

        今川义元自然认得他们二人。在当年的花仓之乱刚爆发时,今川义元一度走投无路,正是他们二人接受了太原雪斋的劝说,烧毁居城举家追随今川义元,也成了今川义元最早的支持者。这份恩义,今川义元怎会忘记?

        太原雪斋本人就是出自庵原家,其父为庵原家老当主庵原政盛,现任当主庵原忠胤正是太原雪斋的侄子。而太原雪斋的母亲则是兴津家老当主兴津正信的女儿,兴津家现任当主兴津正平则是太原雪斋的表弟。

        然而,即使有着这份拥立之功,庵原家和兴津家在今川家中的地位却始终不高。今川义元此前或许还不理解,但在和朝比奈泰能的谈话后却依然明白——这是太原雪斋为了避嫌。他自知自己在今川家里位高权重、大权独揽,害怕招致他人非议,所以不敢对亲族有一丝一毫的偏袒,也没有留下子嗣。希望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立场来对待今川家家宰之职,从而打消其他家臣们的怀疑。

        于是,庵原家和兴津家也自然成为了被冷落的存在,领地的数目迟迟未见涨,有机会获得战功的机会也很少征调他们。不过,太原雪斋心底还是最信任这两家谱代的,这才将作为骏河经济命脉的海贸交由他们两族保护。兴津家负责兴津港,而庵原家则负责西南方的江尻港——江尻港的日常运营虽然是由伊丹家负责的,但安保却是在庵原家的手上。

        “安房守(庵原忠胤),下总守(兴津正平)。”今川义元也向两人打招呼道,“可是来巡查港口的?”

        “回禀家督殿下,正是如此。上午刚巡视完江尻港,下午便来兴津港看看。”庵原忠胤向今川义元拱手答道,“家督殿下想必也是在巡查领地吧?太辛苦了。”

        “你们才辛苦。”今川义元自然知道自己这种难得一次的玩票性质的微服私访,和每日亲力亲为地巡视领地的两个家臣是没法比的。

        “那也没有叔父辛苦啊……叔父近来可好?”庵原忠胤心里还挂念着太原雪斋,便主动开口问道:“上次见叔父还是过年去今川馆参加评定会议的那次,和叔父在走廊上聊了几句。他以前还会隔三差五地往家里来信,自从当了家宰,却是一封信也没往家里寄过了,也是一次家都没回过,恐怕是忙得不可开交吧……”

        “安房,雪斋大师有他的苦衷,不要多问。”兴津正平显然明白太原雪斋避嫌的心思,笑着岔开了话题。

        “挺好的,你们放心吧,老师他每天都吃得满嘴流油,时不时地还会去逛逛风月之地呢。”今川义元心里有些酸楚,但嘴角还是挤出了笑容,“他只是单纯懒得写信罢了,不必挂念。”

        ·

        启程回今川馆的路上,今川义元忽然又有了突发奇想:

        “废除航运税后,骏河和远江的海贸比过往繁荣百倍,收入也远胜往昔。既然如此,我可不可以废除掉骏河和远江的关税,让商贾自由往来,只需缴纳营业税便可?”

        “废除关税?”濑名氏俊听到这个建议后就微微皱眉,开口劝谏道:“殿下,撤废关所的政策,在老主公时期曾在远江颁行过。当时是因为远江连年战乱,好不容易终于平定,为了恢复元气,才准许商贾自由通行,但在城下町的活力恢复后便已中止。”

        “是啊,陆上贸易不比海贸。海贸基本上所有交易都发生在港口附近,查账收税也好收。若是换作陆上往来的商贾,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做过买卖,账本作假简直是轻而易举,如何缴税?”那古野氏丰也在一旁泼了冷水。

        “嗯……”今川义元被两人一说,也是打起了退堂鼓。他只是大概记得,当年今川良真留下的政策里面就有一条是“撤废关所”,所以才想试试看罢了。他微微点了点头,打算就此作罢,余光里却发现早坂奈央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不过早坂奈央知道自己没什么文化和本事,一直以来也只是从事今川义元的贴身起居与侍卫工作,所以不敢在濑名氏俊、那古野氏丰两人面前插嘴。

        “小七郎,有什么建议吗?”今川义元于是看向早坂奈央。

        “不敢不敢。”早坂奈央闻言连连摇头,“在下哪有什么建议……”

        “兼听则明,不管是什么我都想听听看。”今川义元继续善意地鼓励道。

        “嗯……那在下斗胆。”早坂奈央犹豫了片刻,皱了皱眉头,快速地瞥了眼濑名氏俊和那古野氏丰,随后低声开口道:“其实也不是所有商人都是那么风光的,很多小商贩都是饥一顿饱一顿,乱世生意不好做,能活下去就不容易了。本来也没几多钱,交了关税和营业税就什么都不剩了……”

        “你的意思是……”今川义元思索了一下,随后就明白了早坂奈央话里的话——他是想起了自己做小商贩时食不果腹的日子,“如果减税的话,就可以在领内聚集起周边不少艰难度日的商人。虽然税收少了,但是人丁更兴旺了。等到他们熬过最难的时候,开始把生意做大,我们就不仅可以靠着繁荣的商业吸纳更多的人口,还能顺理成章地收取税收?”

        “殿下明鉴。”早坂奈央感激地点了点头。

        “相当于今川家把那部分关税收的钱拿去救济这些潦倒商户,等他们恢复元气了自然不会少了税收。哪怕还是有偷税漏税的情况,只要领内的商人够多、商业够繁华,靠着体量也能比那些收税如雁过拔毛的家族收入多。”濑名氏俊也领悟了早坂奈央和今川义元的意思,“在下觉得不妨一试。反正本家目前的财政状况非常良好,经得起殿下试错。”

        “在下倒是无所谓。在下以前是自己做过买卖的,哪怕是严格的关税和营业税,也有成千上万种偷税的办法。”那古野氏丰在一旁耸了耸肩膀,“只是别把商人想得太好了,无奸不商啊。说不定他们做大之后就想着更多方法来不交税呢。”

        “没事,试试看嘛。”今川义元倒是颇有一副“崽卖爷田不心疼”的觉悟,“加一条法令吧,废除骏河和远江的关所通行税。回去给老师看看,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71/71735/29756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