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游击(4)

第二百八十六章 游击(4)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第一卷初闻北岭栖凶鸟第二百八十六章游击今川义元带着马廻众从北条家的队列旁驶过,就仿佛路过路边的麦田一样惬意。有了前车之鉴,北条家的战兵根本不敢上前袭击,而今川义元也谨慎地保持着弓箭射程外的距离。他不时回头看向刚才他冲出的豁口,确认北条家的追兵没有从官道北追到官道南后,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下。

        今川义元默默盘算着支援部队的进程——今天在外出征了大半天,也不知道具体的行军情况,最快的应该是富士家吧,他们从富士宫城出发的话,应该……

        一声炸响忽然从耳边传来,今川义元的坐下马一下子嘶鸣着人立而起,今川义元马术娴熟,倒是没事,但周围不少马廻众都险些被甩下马——比如吉良玮成,他就真的一头栽了下来。

        今川义元回过神来后,立刻意识到了这是铁炮开火。他扭头向右看去,北条家的铁炮手就站在官道上向自己开火,枪口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不过,今川义元自己刚才一直和北条家的队列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不在铁炮的射程范围内,所以这一次齐射没有造成杀伤,而仅仅是带来了惊马的效果。

        赤井黑高的马也被吓得够呛,忍不住骂道,

        绯村羊羽也是警惕起来,

        今川义元却是果断摇头,调转马头指向了官道的方向,凭借敏锐的战场嗅觉道:

        马廻众们纷纷问道。

        今川义元抬手一指,笔直地向北条家官道上那对毫无保护的铁炮手们打了个响指,

        ·

        此时,北条家的阵中,率领铁炮队的大藤信基看着今川家马廻众非但不撤退,反而簇拥着赤鸟马印径直向北条军重新杀来后,愣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是的,北条家的铁炮手也没有人料到今川义元在遭遇铁炮伏击后非但没有加速撤离,而是直接孤身向大军反打,以至于没有任何一个人做好防备骑兵冲阵的准备。他们匆匆从前阵调到中军,附近甚至找不到足够的防马长枪兵。

        四十丈的距离对骑兵来说不过是几个呼吸的事情,根本不给北条家铁炮手躲避的时间,今川家马廻众已经杀到面前。北条家的铁炮手徒劳地试图用手中的铁炮抵挡武士刀,却只有被乱刀砍倒的份。这些经过了几个月乃至一年多时间训练的珍贵铁炮手,此刻却宛如麦子一样被今川家的马廻众成片地割倒在地。大藤信基看得几乎吐血,但也只得狼狈地随溃兵一起逃走。

        也就在这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今川义元清楚地看到有200多北条家的骑士从北条家行军队列前方让出的一个豁口里绕了过来,正好能堵住马廻众在官道南侧西进的方向。如果刚才今川义元选择继续西逃,可能就会因为刚被铁炮惊马导致的马速不高而被那队迂回的北条

        家骑兵一个侧击给瓦解。

        想到这里,今川义元便高声督促了一句道:

        话音未落,西边骤然传来了马蹄奔腾的呼啸声——只见北条家的马廻众簇拥着北条氏康,直接从今川家马廻众本来预定的退路上迎面杀来,而今川军已经来不及提速对冲了,勉强应战之下,瞬间就因为盔甲轻薄而被北条家的骑士砍得狼狈不堪,瞬间就倒下了几十人。

        今川义元着实吃了一惊,挣扎着带着部下们向北突围,而身后的北条氏康则率领北条家的马廻众穷追不舍。同时,位于中军的北条氏康的马印也在不断挥舞着,指挥着周围官道上所有的部队一起赶来围剿今川义元。两位家督之间的距离一度只剩下十余丈,以至于今川义元能清楚地听到北条氏康的咆哮:

        北条氏康一边狠狠地拍马向前,一边对着今川义元的赤鸟马印破口大骂道:

        今川家的马廻众左冲右突,可是马力已经大不如前。再加上盔甲脆弱,又不敢硬冲结好的步兵阵型。眼看着周围的北条军越围越多,今川军的死伤越来越大,马廻众们的伤亡几乎达到三成,武士们便都有些急躁了。他们自己的性命倒是无所谓,要是今川义元折在这里,可如何是好?

        绯村羊羽和赤井黑高靠到今川义元身侧问道。

        今川义元依旧是面不改色地从容道。

        赤井黑高骂骂咧咧地嚷嚷道,

        绯村羊羽指了指马屁股后面拴着的首级,

        今川义元回头看向了身后举着赤鸟马印的旗手。

        众人问道,而一旁的旗手则在几个人的帮助下才好不容易完成了那个动作——在颠簸的马背上可着实困难。

        今川义元轻咳了两声,随后似乎是放不下架子,用并不大的嗓音装模作样地轻喊了一声: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围着那颗被挑在赤鸟马印上的首级,齐声吼道:

        外圈的今川家马廻众听到这喊声也是愣了一下,不知真假的他们随后都是兴奋地躁动起来,纷纷大吼着,更加凶猛地大呼酣战。

        北条家的士兵们则都是大惊失色。北条氏康周围的侍卫们赶忙大声疾呼,试图平息谣言。而其他远一些北条家的马廻众,都纷纷停下了进攻的动作,担忧地回头看向北条氏康不久前还在的地方。有的人看到了北条氏康的身影,便一边弹压部队一边重新开始进攻。但也有些马廻众因为角度的原因,始终没能在乱军中找到北条氏康而感到愈发不安。

        北条家马廻众们还算好的,毕竟他们知道北条氏康亲自带着骑兵来了这里。对于其他的北条家武士和足轻而言,他们却还以为北条氏康还在中军,纷纷把目光投向北条氏康马印所在——然而马印下空空荡荡,只有几个旗手,根本看不到北条氏康本人。周遭的北条家士兵们一下子慌乱起来,而更远处的北条家士兵们根本看不清马印下的状况,在发现马印周围躁动起来后,也是阵脚大乱。

        北条氏康意识到情况不妙,可是一时间也没有太好

        的办法。之前的战斗里,今川义元靠着亲临一线的指挥优势,把北条家的部队耍得团团转,逼得北条氏康不得不也亲自赶到一线指挥。然而北条氏康害怕挪动马印导致部队指挥混乱,所以并没有携带马印——却被今川义元来了一首传谣。

        北条家的兵士乱作一团,谣言永远比辟谣传播得要更快。虽然不少士兵仍然在竭力奋战,但已经无法阻拦今川家马廻众的突围离去。北条家不少武士都急得上火,拼命地安抚军心,试图追击,不想看煮熟的鸭子飞走了,但北条氏康此刻却反而轻松起来。

        北条氏康大笑着看向自己的部下们,随后用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北条氏康笑够了后,反手指向今川家马廻众离去的背影,

        北条氏康抽了抽嘴角,随后狠狠地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