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会(3)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会(3)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第一卷初闻北岭栖凶鸟第三百一十二章一会天文十四年年3月30日卯时八刻,东寺东北,法光寺西南。

        在六角军于愿教寺一线接敌后不久,朝仓军随即挥师北进,在愿教寺西边的街区内同样遭遇了敌军。

        朝仓宗滴一眼认出了这在四十年前名动近畿的旗帜。

        普通人可能很难意识到,朝仓宗滴和大内家前任当主大内义兴,居然是文明九年同年生人。如今,大内义兴仿佛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传说,但朝仓宗滴却仍然活跃在一线。在永正五年,大内义兴以天下人之姿率领大内军堂堂上洛,压制近畿,作为朝仓家使节的朝仓宗滴亲眼目睹了大内家治下的幕府,也对大内军的强悍战力有了清醒的认知。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大内义兴早已故去,甚至连其子大内义隆也逐渐从政坛淡出,连本次上洛出征也没有随军——本来这会是一个大内军子继父业、重振武威的好契机。

        朝仓宗滴有些困惑地看着大内家军阵中那面高高立起的大内义隆的马印,

        但经验老道的朝仓宗滴,仅仅是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抿出了其中深意:

        但随后,朝仓宗滴却是露出了苦笑,轻轻捋了捋斑白的胡须:

        ·

        朝仓军阵列的对面,大内军马印下。陶隆房仅仅地握着大内义隆马印的旗杆,就仿佛年少时握着大内义隆的手一样——手中可以涌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好似大内义隆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为自己大呼酣战。哪怕是拼得头破血流、九死一生,只要能得到大内义隆一句勉励,能够看到大内义隆英姿飒爽的戎装,陶隆房都会觉得是值得的。

        只是……自从丧子一战后,陶隆房最敬爱的主公便一蹶不振了。陶隆房比谁都了解大内义隆对亲人和儿子的爱意,也比谁都明白他的痛苦。但即便如此,陶隆房仍然愿意等,等到大内义隆再次振奋,再次策马于军列之中的那一天,他无比坚信那个雄才大略的主公会回来的。

        为了弥补陶隆房不能在君前奋战的遗憾,也是为了担心大内义隆日后想起自己没有亲自率军上洛参与这场注定要留名青史的大战而感到后悔,陶隆房向大内义隆请出了他的马印,自己扮演旗手,亲自举着马印从月山富田城一路走到了京都,寸步不离。

        所以,当他看到朝仓军军中丝毫没有朝仓家本家的旗帜,反而尽是朝仓宗滴本

        人和敦贺郡司的旗印后,不由得恼火起来。

        陶隆房数了数朝仓军备队的数目,又数了数朝仓军的旗帜和靠旗,

        陶隆房狠狠地挥动手中的马印,

        陶隆房一声令下后,原本处于守势的10000大内军便呼啸着从法光寺内外的街巷内杀出,向10000朝仓军扑去。

        朝仓宗滴看到气势汹汹的大内军后,不慌不忙,示意朝仓***而向西南的方向缓缓退去,依靠街巷且战且退,始终保持着接触,却也不给大内家包抄、总攻的机会,而是引诱着大内家走向六角军的侧翼。

        正在指挥部队与尼子军接战的六角定赖见状被吓得不清,害怕朝仓军把卖了自己直接撤回东寺。不过他转念一想,大内家与尼子家之间的仇恨,可是比六角家和朝仓家之间深多了,大内家又有什么必要去夹击尼子家面前的敌人呢?于是,六角定赖很快镇定下来,没有自乱阵脚。而大内军的行动也正如六角定赖所预想的那样,继续追击朝仓军而去。

        ·

        战场的另一侧,鸭川以东,三十三间堂。驻守三十三间堂的三村军正被北上的织田军打得狼狈不堪,已经有多股织田家部队渗入堂中,三村家的战线也逐渐难以维持了。织田信长甚至亲自带着一队弓箭手爬上了三十三间堂隔壁的高楼,对着本堂放火箭,想要一把火把这古迹给烧了,用烟雾将三村军熏出来。

        三村家的家督三村家亲此刻就在本堂中,被浓烟熏得满脸黝黑,一刻不停地咳嗽着,还得想办法指挥部队填上战线。看着源源不断涌入的织田军,而不远处高楼上大呼酣战地挥动马印的织田信长,三村家亲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然而,织田信长却不管这些,仿佛和三村家有着不共戴天的生死之仇一样,一个劲地催动士卒不顾伤亡地猛攻三十三间堂。三村家亲倒也不是守不下去了,只是单纯地不想消耗太多实力,于是果断地下令部队撤退。三村军缓缓从三十三间堂中撤出,转移到了东北的新日吉神宫内。而北条军此时也追着一色军从智积院北上,杀到新日吉神宫面前。

        不过,新日吉神宫内汇集了狼狈撤离的三村家的2000人,和

        严阵以待的3000一色军,人数上对北条家形成了优势。北条纲成见自己兵力处于下风,难以强攻得手,便主动停下脚步,派出使者向刚刚拿下三十三间堂的织田军和后续的斋藤军求援。

        然而,北条军的使者顶着织田军放火引起的浓烟,在街巷间策马奔腾,一路来到了三十三间堂门口,却依然没有看到织田军的影子。在烟雾间四处张望搜寻,更是连一面织田家的旗帜都没找到。反而是等了片刻后,才看到姗姗来迟的斋藤家的部队。

        北条家的使者扯着嗓子向斋藤家的先锋问道。

        斋藤家先锋队的领军者明智光秀同样是一头雾水,

        北条家的使者两手一摊,

        明智光秀思索了片刻便反应过来,颇为感慨道:

        为了更好地指挥部队,明智光秀亲自登上三十三间堂的本堂,打算居高而下地瞭望一下局势。不过京都的建筑物实在是太多了,视野受到严重的遮蔽,再加上三十三间堂周围浓烟滚滚,导致明智光秀向北眺望了半天都没找到织田家的部队。无奈之下,他只得亲自带着一队骑士,出了三十三间堂北门,策马向北,想要追上织田家的队尾,通知他们不要冒进了。

        可是这一路跑出去了几里地,却还是连人影都没看到,甚至地上都没有什么大军走过的痕迹。织田军去哪里了?3000人还能走得比他们一小队精锐骑士还快不成?怎么会追不上?

        就在这时,斋藤军的传令兵从而匆匆地追了上来:

        明智光秀一勒马缰,疑惑地扭头问道。

        传令兵同样是被吓得满头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