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会(4)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会(4)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第一卷初闻北岭栖凶鸟第三百一十三章一会天文十四年年3月30日辰时初刻,七条大桥上。织田信长正一马当先,带着织田军径直越过七条大桥,向鸭川西岸扑去。底层的士兵们还沉浸在接连不断的胜利的喜悦里,腰间别着人头和抢来的战利品,等待着回去论功行赏。但有些见识的高层武士们此刻却都是脸色铁青,想不通织田信长此刻要干什么。

        「少主。」丹羽长秀紧跟在织田信长马后,攥紧了织田信长的马缰,一刻不停地想把他拽回来:「您是不是疯了啊?怎么往西岸去啊?西岸繁华,又是御所、二条城等要冲所在,自然会被北军重兵把守。咱们兵少,担任军奉行的雪斋大师又有意陷害咱们。我们躲在人烟稀少的东岸还来不及呢,怎么还自己往西岸的虎口里送呢?而且根据之前的命令,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东岸推进,您这样走不是在抗命吗?管领殿下怪罪下来可怎么办?友军也不知道您会如此行动啊,出了事情谁来救援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织田军会出现在在西岸啊!」

        「万千代,你懂什么?难道留在东岸我就不会被那老和尚坑了吗?那老妖怪心中有千般算计,我按部就班地走,掉到他的陷阱里只是早晚的事。天知道他会怎么调整部署,怎么把敌人引来包围我们。」织田信长冷哼了两声,随后放肆地大笑起来,「但没事,我猜不到他怎么想,他也参不透我怎么想!」

        「少主有何计较?」丹羽长秀仿佛看到了转机一般,兴奋地看向织田信长,「此去西岸,有何计策?」

        「没有!」然而织田信长却豪迈地大声大道,「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就是要选一个最离谱最夸张的进军方向!这是百年一遇的大乱,是举世瞩目的大战,全部循规蹈矩,没有一点点变数和惊喜,岂不是太无聊了吗?我织田信长就来当这个搅局者!」

        「啊?」丹羽长秀惊得险些跌下马来。

        「哈哈,但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那老和尚又怎能料到我尾张大傻瓜的这一步?无论如何,肯定在他的计划之外了。那就行了!」说罢,织田信长一把甩开了丹羽长秀抓住自己缰绳的手,一夹马腹,飞快地向前窜去:「把水搅浑,浑水摸鱼!乱拳打死老和尚!」

        ·

        与此同时,三十三间堂。

        正在指挥灭火的明智光秀目瞪口呆地看着织田家的木瓜纹消失在了七条大桥西岸,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织田家是我们斋藤家新定下的姻亲同盟,如果放任他们孤军深入重兵把守的西岸,定然会损失惨重,对斋藤家的地缘处境而言将极为不利。可是如果我们追随而去,自己也将身处险境,斋藤军的兵力也不多啊……」

        「跟过去。」一张粗糙的大手拍在了明智光秀的肩膀上,斋藤道三的声音也随即在身后响起。

        「哎?」明智光秀愣了一下,「主公?您怎么来了。」

        「跟上去,跟着织田军过河。」斋藤道三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一遍命令。

        明智光秀闻言神色一紧,严肃地跪下拱手反驳道:

        「主公,还请三思,这非常危险。目前根据友军的旗语和本阵发回的情报,北军出现在战场的总人数不过25000余人,还有近60000人位置不明,其主力极大概率就在西岸北侧等待。我们只有6000人,织田军不过3000人。根据先前雪斋大师制定的计划,我们的目标是在鸭川东岸推进。如果我们贸然西渡,不仅会打破整个南军的计划,也无法及时通知周遭的友军,得不到任何援护。那以我们的兵力,很有可能会被直接吃掉。」

        「危险就对了,富贵险中求啊。织田家那小子的脚步,我都有些跟不上了。」斋藤道三却是不以为然地砸了咂嘴,「若是处处循规蹈矩,最终肯定是落入雪斋和尚的算计。既然如此,还

        不如兵行险着,搏一个出路。他们今川军不是要从音羽山北迂回到鸭川东岸吗?那如果我们这些在东岸的部队都西渡了,北军原来留在东岸的驻守部队不就可以腾出手来北返,去包抄迂回的今川军了吗?」

        「但他们也有可能直接南下,切断我们回东岸的退路。」明智光秀再次劝谏道。

        「放心,老夫我也不是疯子,没有兴趣把自己毕生奋斗的心血拿去豪赌。我只是想看看织田家那小子,究竟能做到哪一步。」斋藤道三掰了掰手指,「我们渡过七条大桥后就停下,把守住渡口,随手准备撤离。」

        「那在下这就派人把我军的动向通报本阵。」明智光秀拱手准备领命而去,却被斋藤道三扬手拦下:

        「不要去通报。」

        斋藤道三冷笑了一声:「不要通知友军。」

        ·

        在三十三间堂的东北,新日吉神宫。

        北条纲成不久前刚从本家的传令兵口中得知了织田军离谱的去向,不得不暂停了攻势。等到斋藤军填不上了侧翼的三十三间堂后,才恢复了对新日吉神宫的进攻。悍勇的相模北条军以寡敌众,居然硬生生压着三村军和一色军两家打。北条纲成信心十足,只要斋藤军的援军从西边一包抄,就可以迫使三村军和一色军放弃新日吉神宫撤退——他当然不知道,斋藤军同样向着离谱的去向前进了。

        非但亲临战线的友军们不知道,在东福寺统筹指挥的武田晴信同样没办法在密密麻麻的街巷间第一时间看清楚部队的动向。他只是隐约能看见七条大桥附近似乎有人头攒动,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在鸭川的另一侧,六角定赖和朝仓宗滴自然也更是对织田军和斋藤军的行动毫无所知。他们正忙于指挥战斗,无暇顾及鸭川上的动静,隔着街巷也看不到什么。就算他们留意到了七条大桥上的异动,也断然不可能想到织田信长这个疯子居然完全不按作战计划行事,带着大军一头扎入火坑——而斋藤军居然还跟过来了。

        ·

        第一个发现织田军的,反而是北军驻守在新善光寺的部队——安艺毛利家。

        「父亲?」比原本时间线上更早一年过继到吉川家的次子吉川元春本来正在新善光寺塔顶一刻不停地瞭望着愿教寺方向的战局,和其父毛利元就一起探讨着双方指挥的得失。然而他说着说着却发现,父亲半天没有回话,似乎是走神了。

        当吉川元春扭头看向毛利元就时,发现后者正盯着东南的七条大桥的方向发呆。

        「可能有人要过桥。」注意到自己儿子的视线后,毛利元就低声回答道。

        「嗯?刚才那边是织田家的队伍吧?」长子毛利隆元疑惑地问道:「他们应该只有两三千人吧,怎么敢往鸭川西岸冲的?父亲是不是看错了?」

        「先判断事情的真伪,再去考虑动机。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哪怕我们怎么想都找不出原因,但还是发生了。如果事情真的没发生,哪怕我们觉得对方有不得不做的理由,那也还是没有。」毛利元就却是不由分说地摇了摇头,「三十三间堂燃起火光,没有立刻熄灭,说明打下三十三间堂的织田军并未停留,要么向北,要么向西,要么向东。」

        「北边的六波罗蜜寺还没有竖起马印,说明埋伏在那里的友军并没有接敌,不然为了指挥全军肯定会用到旗帜。而东边的新日吉神宫方向,三村家和一色家的旗帜都有条不紊,不像是遭遇两面夹攻。只有西边的七条大桥那边明显有烟尘和躁动,肯定是有人经过。不是织田军,还能是谁?」

        「隆景。」毛利元就向自己过继到小早川家的三子示意道,「带人去侦查一下。」

        「是。」小早川隆景方才元服不久,少年稚气未脱,却已经是颇为干练

        ,领命后便带着一小队探马向东南而去。

        「元春。」毛利元就又看向吉川元春,「带着吉川家的人,先行离开新善光寺,在七条大桥以北的街区内埋伏。」

        「是。」吉川元春二话不说便拍马而去。

        「隆元。」毛利元就最后向自己的嫡长子命令道:「下去指挥部队披甲,做好战斗准备,在新善光寺一带布防。」

        「是。」毛利隆元也是欣然领命,但一向耿直的他,还是坦诚地向父亲提出了他的疑问:「但儿臣还是觉得有小题大做之嫌,那织田家怎敢如此行事?」

        「永远不要小瞧你的对手,大意是要不得的。」毛利元就用严肃的口吻教诲道:「也向周遭友军通报情况,提防织田军可能的奇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