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一会(16)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一会(16)

        穿越战国之今川不息第一卷初闻北岭栖凶鸟第三百二十五章一会几个时辰前,天文十四年年3月30日午时四刻,今川义元和银杏第一次来京都时下榻的旅馆外的地道入口处。

        “夫人,天野大人和那位约定相助我们的朝中公子一直没有消息,估计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侦查归来的望月贵树向银杏回报道。

        “那就按照预定计划吧,不等他们了,我们自己走地道。”银杏小手一挥,转头就准备向地道入口走去。

        “夫人,您真的认得路吗?”被太原雪斋点名跟来助战的木下藤吉郎忧心忡忡地问道:“在下刚才下去看了看,里面乌漆嘛黑、七拐八绕,没有那位向导公子,我们哪里能走到相国寺和皇宫?”

        “三年前,应该也是3月30日的时候。”银杏歪着脑袋回忆了片刻,似乎对时间类的概念不大熟悉,“我跟着先生在京都和木泽长政交战。我们同样要走地道奇袭,那位朝中公子带着我们走了一遍。之后先生又让我自己走了几遍,记路。”

        “在下听雪斋大师说过,但那是通往粟田神社的地道吧,和通往皇宫和相国寺的地道完全是两个方向啊。”木下藤吉郎面露难色,愈发觉得这个夫人不大靠谱。

        “没那么玄乎,路在哪里不是路?那个朝中公子似乎是为了保密,在地道里故意带着我们绕圈,显得这个地道很复杂一样。其实自己走一走,并不那么难。”银杏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再说了,在地面上,我从这里走到皇宫和相国寺,都走过好多次了,大概有多远、大概什么方向,我会不知道吗?”

        “额……”木下藤吉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地面上的康庄大道和街巷,和伸手不见五指的扭曲地道能一样吗?

        “哈哈,没记错的话,你是尾张人吧。活在大平原上的人,自然是没有方向感的,和你们讲不明白的。”银杏露出了日常歧视城市人的眼神,“你见过甲信的白毛雪吗?”

        “请夫人明示。”木下藤吉郎哪里敢还嘴。

        “每片都有鹅毛一样大,被北风一吹,乌泱泱、白茫茫。你眼前除了飞雪和自己的手,什么都看不见。脚下一脚深一脚浅全是积雪,不知道哪里是悬崖,哪里是溪流,全是白的。别说太阳了,摔了一跤后,你甚至分不清天和地,哪里还知道什么东南西北。”银杏回忆着往事,嘴边竟浮现起若有若无的笑容:

        “在这样的大雪天里,如果落在了山里,基本上就只能等着雪化了之后收尸了。可是我啊,好几次在这样的大冬天里,把我家那几个跑到山里疯玩的弟弟妹妹拎回来了。路在哪边,走了多少步就该转弯了,这些事情,我走过一遍就能记在脑子里,哪需要看着?”

        木下藤吉郎这才发现,望月贵树也好,另外几个从甲斐跟着银杏过来的侍女和侍卫们也好,都是信心十足,对银杏的认路能力没有半点疑虑。

        “走吧。”银杏掀开掩盖在地道上的茅草,“向导都是你们平原上的城里人请的,我们山里人,从来也就不需要什么向导。”

        ·

        打着火把,在乌黑恶臭的地道里走了不知道多久,银杏忽然指了指前方的一处死胡同:

        “相国寺应该是在那个方向。”

        望月贵树等人于是雷厉风行地走到那个地方,对着火把找了一会儿,找到了地道的出口。掀开苫头,隐隐有光亮可见。木下藤吉郎将信将疑地爬了出去,从藏身的茅草屋里弹出脑袋,发现映入眼帘的正是相国寺的寺墙。

        “夫人这认路能力……神了。是怎么办到的?数步数的吗?”木下藤吉郎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靠感觉。”银杏云淡风轻地点头道,随后打量了周遭一圈:“怎么感觉附近没多少三好家的人?按理说这附近不是应该有兵驻防的吗?”

        “可能战局有什么意外的变故吧。”木下藤吉郎低声答道:“兵凶战危,谁也说不准。”

        “你先翻进去吧。”银杏指了指寺墙外的一棵树,“了望一下,确认里面的情况,没问题我们就行动了。赶紧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大闹一场引起注意,之后还要再走地道去皇宫,接应雪斋大师。”

        ·

        与此同时,另一边,本能寺西南。织田军悄悄钻过了南军防御阵线间的空白段,在街巷里绕过了平等寺、大泉寺和善长寺,正一路向北,直直地往皇宫奔袭而去。

        “那些傻老帽都在南边拼命呢,只有今川家想着捡桃子,直插京都北。所谓的什么‘今川家深入敌后’,说着好听,不就是想自己抢下攻克皇宫和二条城的功劳吗?但是那三好家肯定也不是傻子,必然防着今川家这一手,他们估计现在就在京都东北对峙呢吧。”织田信长一面埋头带着织田军向前冲去,一边扭头看了眼东北音羽山上颤抖着的今川家和三好家马印:“那现在,这京都核心肯定空了,最大的战功要是我们织田家的了!”

        “原来少主您一门心思从鸭川东冲到鸭川西,又一路北上往前突破,是为了这个吗?”丹羽长秀此刻已经对自己这胡来的少主心悦诚服。

        “拿下皇宫和二条城,可是天大的功劳啊!”池田恒兴同样是兴奋地直搓手掌,“咱们是要跟着少主青史留名了啊!”

        “哪里有想那么多?”织田信长闻言大笑起来,“我就是哪里人多、哪里热闹,就往哪里冲。这些人都是人精,你算能算到多少步?算不清楚,畏畏缩缩不敢动手,就只能等着拾人牙慧。机会是给疯子准备的,你不发疯,哪能看到机会?”

        “少主,前面有埋伏!”织田家的先锋从前阵策马赶来,“本能寺附近,发现了三好军,应该是松永久秀所部!”

        “那就继续绕开,不要和他们硬碰硬!”织田信长果断地调转马头,扬手往西边一指:“走,我们去二条城!”

        ·

        天文十四年年3月30日酉时五刻,皇宫内。

        松永久秀看着来势汹汹的银杏所部,只感到万分棘手。

        留守皇宫的松永军主力,都已经被调去防范突到南边不远处的织田军了。

        相国寺里还有人在闹事,不知道是不是今川家的手下。

        而眼下,银杏带来的忍者和侍卫人数虽不多,却不是自己能仓促拿下的。皇宫内的其他大臣们也都有圈养的家仆,和今川家关系密切。万一真的一起暴起发难,自己留在皇宫内的人手说什么也是压制不住的。而且在这里缠斗下去——谁知道相国寺的局面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谢谢松永弹正的款待,您的茶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太原雪斋不紧不慢地将茶盏里的茶水享用完后,向松永久秀微微躬身一礼,“时候也不早了,贫僧就不多叨扰。先行告退了。”

        “雪斋大师真是好雅兴,不怕我鱼死网破也要将您留下吗?”松永弹正握紧了手上的刀柄,冷声逼问道。

        “哈哈,茶人相交,就是要有着‘一期一会’的觉悟,才能在短短的茶道间尽展平生领悟。茶道已了,又何必强留?能相逢一场,已经是缘分。不愿散席,反倒落了俗气。”太原雪斋抚掌大笑,“想必也不能为了茶道,耽误了大事吧?三好修理大夫可不是您这样的痴情茶人,能理解您的用心吗?”

        松永久秀知道太原雪斋说得没错,他没有在这里耗下去的资本了。无论如何,拖了这么久,至少阻止了太原雪斋面见近卫植家,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半。于是,他没有再接茬,只是微微颔首,示意部下们不必拼死一搏。

        “也不劳弹正运送了,贫僧自己还是认得路的。”太原雪斋见状便拱手道别,优哉游哉地会同着银杏带来的部下退出了店外,又走小路一路向皇宫外退却。

        “权兵卫没和你一起?”到了京都御苑外,太原雪斋打量了一眼银杏带来的队伍,又看了眼周遭,“子经、镇实、五公子、氏俊他们都不在……好家伙,三好家当真全盘算中了我那么多后手?都被封住了?只剩下夫人这一路别动队?”

        “看起来是这样了。”起了个大早的银杏困得打了个哈欠,“本来我都以为我可以摸鱼了,差不多该鸣金收兵、回去补觉了吧。”

        “嗯,点燃狼烟,示意我们今川家潜入的各部各自撤离。”太原雪斋向身边的随从吩咐道。不久后,狼烟升起,今川家的忍者和武士们都开始做撤退打算。三好家见状也没有穷追的意思,纷纷向动乱中的京都御苑和相国寺一带聚集而去。

        “得手了。”另一边,音羽山上,今川义元终于等到了太原雪斋的信号,“比预计的慢了2个时辰还不止啊,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撤军。”今川义元向早坂奈央下令,后者立刻摇动赤鸟马印,向武田晴信通报。正在奋战的武田晴信等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赤鸟马印的传令,也向京都的南军各部下达了撤退指令。眼见着天色已晚,似乎是难以在日落前分出胜负了。三好长庆的马印也同样下达了撤退命令,南北两军纷纷缓缓地脱离接触,离开战场,确保着自己的撤退路线,向着南北两路各自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