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落魄后,天道被迫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三章处鸳鸯

第三章处鸳鸯

        “什么时候下界?”

        那天之后,神君黍桓就几天没来苍临结境了。

        “就这几天了。”看着消失了几天的人,或者应该说忙碌了几天的人再次出现,神情并无多大变化。

        她知道,云梦泽里,哥哥掌管着明辰宗,这么大个宗门,定是忙碌的,这几日她都在等他回来,好好道个别,毕竟上次消失得有点突然,把众人吓了一跳。

        哥哥的那些小心思,她又何尝不知道,他在替她安排好事宜。

        可是如果身在局中的人,想踏局而出,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她这一劫,安排越多,变数越多。

        “哥,你应该知道因果循环的道理,做的多了,变数也多了。”

        黍桓:“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有我的办法,你只要知道,做你自己,别为了成神放弃自我,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生气就生气,”

        “情丝可拔,谁知它又不能长呢?谁也没经历过你接下来的事,谁也不知道此下界到底是不是让你寻回力量。”

        黍黎光只觉得好笑,谁会有这本事能让她心神大动。

        “你别觉得不可能,我现在交给你个任务,谈恋爱知道吧。”

        谈恋爱那三个字一出,阿黎不可思议地看着黍桓,她觉得她哥怕不是疯了吧。

        “别这么看着我,我认真的,我要你下界去处个鸳鸯,回来不仅要把神力带回来,还要带回来我妹夫,这是我交给你的任务。”黍桓自顾自地道。

        阿黎只觉得他哥在无理取闹,没有人像他这样荒谬的,不禁有些担心,这天下云梦泽让他管着真的不会出事吗。

        黍桓:“你听到没有。”

        阿黎抬手,此时此刻,她不想搭理他,夸张地捂住了耳朵。

        黍桓os:你不听也没用,这可由不了你。

        而此刻,摇光,天枢和天权正在飞往北辰的路上。

        “你说宗主是不是疯了,他,他居然让我们去给小阿黎选男子!”天权有些不可思议地道。

        天枢:“我也有点不敢相信,他这是要冒天下之大不违啊,还有,我只见过不准自家妹妹谈恋爱的,就没见过逼着自己妹妹谈恋爱的。”

        天权:“关键不是这个,阿黎她还那么小。”一边飞一边说,还一边比划。

        大家虽都知道黍桓的苦心,但或许是因为阿黎出生晚他们个几百年,在他们心里才始终是个孩子,黍桓让阿黎下界处鸳鸯,堪比早恋啊,尽管黍离光其实已经八百岁了,这样的年纪按凡人的寿命来算,差不多刚刚及笄了。

        这护犊之情三人皆盛,奈何不过让阿黎恢复,还是妥协。

        摇光:“宗主这么做,也是良苦用心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帮阿黎找个各方条件都好的男人。”

        天枢轻哼一声,他可不止要找个各方条件都好的人,他要找那所谓的天选之子,人间帝王给阿黎,但是不管怎么样,什么样的身份他们都是配不上阿黎的。

        唉,难受啊难受,他们家阿黎只能下嫁了。

        天枢心里已经上演一出戏了,摇光就这样盯着他,表情丰富地怕不是怕别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鬼,阿黎怎么可能下嫁,他们配不上,那当然是娶咯。”

        “对哦。”天枢仿佛拨开云雾一般,“让他入赘啊,这个主意好!”

        “而且,阿黎要是想,何止一个啊,几个帝王她都娶得!”天权补充道。

        摇光想了想,还是不同意,“那可不得,要想阿黎培养出感情,一对一那是最好的,那不然怎么能说是情呢。”

        三人是你一言我一语地为阿黎操心着终身大事,丝毫没想过他们自己都是单身一个,却是聊起他人聊得十分开心。

        在这样的交谈下,去北辰的路不知不觉快了许多,不一会,就入了北辰国境内。

        越过了延绵的秦岭山脉,越过了蜿蜒的汲水河,一片广袤无垠的平原出现在眼前,一眼望去,最先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巍峨的北辰皇宫了。

        三人还没踏入司皇司,就被一道声音拦住。

        “皇帝驾到!~”

        一位身着黄袍华衣的中年男子,在众人拥簇下来到三人面前。

        “三位仙尊亲临我北辰,实乃北辰之幸啊。”辰皇微微弯了弯腰,以示欢迎。

        他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一张庄严的脸上,已经是岁月的沧桑。一晃眼,朗朗少年已是成长为一国之君了。

        这般迅速,看来是他们一入城就知道了。

        天权,天枢,摇光三人也连忙回礼,这般隆重地接待,其实他们受得起,他们是明辰宗长老,已活了几百年,无论是身份还是年龄,他们都当得起这礼。

        “辰皇不必如此,我们此番来只是处理些私事,就不劳辰皇特意招待了。”天枢回复到,辰皇于他还是有些印象的,他还见过年轻时候的辰皇,的确有君王之范,资质尚可,当年这位皇帝还前去明辰宗求师,却是被宗主因他志不在修行,而在江山为由拒绝了。

        如今一看,北辰兴盛繁荣,宗主没看错。

        “三位长老来此,无论如何,寡人都是要尽地主之谊的,如果长老们有什么需要寡人帮忙的,也请长老尽管开口。”

        倒是没想到辰皇会如此客气,但是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们来此是来招他儿子入赘的,也会不会这么高兴了。

        既然如此摇光也就不和他客气了,直言道:“我们来此,是想找六皇子殿下的。”

        “老六?”

        辰皇资质不错,生出的儿子更算得上是人中龙凤,天权在北辰皇宫里任司皇司,每一个皇子公主出生时,天权都给他们算过命,其中最好的便属那六皇子萧子晗了,他出生之时,也是天生异象,徬晚的黄昏霞光漫天,霎是好看,而原本枯败的花,也在那时竞相开放。

        如此景象,辰皇便也就给这位六皇子取了个像女子的名字。

        六皇子资质最高,也最受辰皇喜爱,就是不知道如今拐了他这个儿子,到时候他会不会后悔。

        “老六啊,难道三位长老来之前没有看到他吗?”

        他们又不知道萧子晗在哪里,看到了还会来这找吗。

        “辰皇为何如此说?”天枢道。

        “因为老六已经在前往明辰宗的路上了,此行是像寡人当年一样,拜师去的,当年寡人与各位仙长没有师徒缘分,如今不知道老六有没有这个缘分。”说完,便是笑了起来。

        天枢没想到,这位辰皇的心胸还是挺宽广的,都道天家爱面子,一般是不会拿像拜师失败的事出来说的。天枢心里不免有些惊讶,能有这样的一个父亲教导,想必那位未谋面的六皇子品行应是可以的。

        天枢轻轻打开玉面翎扇,道“哦?竟是如此吗,看来不巧啊,”

        摇光:“不知这六皇子已去了几日,看看我们还能不能赶到。”

        辰皇看了看身边的宦臣,一个年岁已高的太监轻轻与他耳语,这才回答道:“老六似乎已经出发有一月有余了,此刻怕是快到明辰了。”说着是摸了摸下巴。

        竟如此巧合吗,阿黎似乎也正是这几日下界,看来不需要他们几个牵线,他们之间自有缘分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