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落魄后,天道被迫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拜师

第四章 拜师

        “小二,来碗面,再来几个小菜。”一道明朗的少年声音正招呼着店家小二。

        “好嘞,客官。”

        这家小客栈生意不错,店员的手脚也十分利索。

        布衣小二一会就将面和小菜端了上来,放下后便立即离去,“客官,请慢用。”却被那少年再次叫停了下来。

        那店小二见男子丰神俊朗,穿着一身湛蓝色长袍,面目俊秀,目若星河,这里的花朝镇位于大陆偏南边,来此处的大多外地人皆是冲着离这十几公里外的明辰宗去的,想来这位公子也是,先开口道:“公子是想问明辰宗哪个方向吧,出了这花朝镇,继续向南走十几公里,就到了。”说完便是继续忙活了。

        萧子晗一听,嘴角扬了扬,走了一个多月,今日终于是快到了。

        风卷残云地吃起了面,吃完用帕子轻轻擦拭了一下,拿出一颗银锭放在了桌子上,便收拾行囊继续赶路了。

        苍临结境,天道神女与黍桓神君站在结境出口,在往前几里,便是气流漩涡了,他能将擅自闯入和离开的凡人随意送至大陆各个地方,也是为了避免他们对神明的打扰,不然这苍临结境谁说进就进,便是神栖之地也没了。

        “我走了,哥你别胡思乱想了。”黍黎光轻轻一笑,尽管她现在没了什么情感,但她还是不想他操心。

        “那你打算在何处落地?”黍桓问到。

        “皆可,随缘,命中自有定数。”言外之意也是让神君莫要插手了。

        黍黎光走到结境的边缘,疾风吹起她的裙摆,仿佛下一秒就要落入气旋中。

        “哦,对了哥,开阳还没回来见过我,等他回来了,帮我跟他报个平安。”

        下一刻,洁白的身影纵身一跃,便是连衣角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气中弥漫着零散的神息,若隐若现,结境像是有了灵识一般,知道主人走了,一瞬间花飞花落,掀起一阵气流波动,走了不到一刻,便是又开始想念了。

        神君收回了视线,微微低下头,看向手里的影晶石,眼里看不出情绪。

        放心,哥哥会尽快让阿黎回来的。

        明辰宗位于苍梧山山顶,葱郁的山林脚下,赫然一位蓝衣少年站立在那。

        “北辰国萧氏萧子晗,前来明辰宗求道!”

        洪亮的声音响彻山林,激起了一群燕鸟,却是无人回应他。

        明辰宗有个规矩,想要入山拜师的人,都要在山脚下运用自己最大的灵力呼喊,声音传入苍梧山顶,引得修行者的注意,才有可能来人接待,若是下来的是普通弟子,那么便只可做外门弟子,若是唤来的是长老级别一样的人,那就看机遇了,是做亲传弟子还是普通弟子,取决于自身的资质了。

        萧子晗喊了一阵又一阵,林里的鸟儿已不知飞走多少,却依旧无人下山。

        他稍稍有点失望,此行前来,也是听父皇说年轻之事,心生神往,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这世外桃源,若是能留在此地,不失为一桩美事。

        失望也只在一瞬,不一会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可是北辰六皇子,不会如此轻言放弃的,或许是他来此的目的是不是很坚定,他们才听不见呢,那么他便再坚定点,他要见天下第一尊者——玉衡神君黍桓。

        北辰一向慕强,国风更是以武为尊,他曾一直想拜北辰第一天权长老为师,却是被拒,说来,明辰宗是真的避世,他直至十六,方才知晓天权长老这样的强者竟是来自明辰宗,而他也不过在明辰排列第五罢了,听闻父亲也来过明辰拜师,还差点成功,而他自小也是骄傲的,只因天权长老说过,他的资质比起父皇只胜不差,激动的心情顿时抑制不住,快马加鞭便向南而来了。

        “北辰萧子晗,前来明辰求道!”一次次铿锵的声音越发坚定,丝毫没有颓然之势,他就是这样,越艰难的他越想尝试。

        “哎,宗主,你还不下去吗,那小子没修练过,单靠练武的内力,怕是要不了多久,嗓子就要废了。”天权看着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还在一遍遍请求,不忍问道。

        黍桓:“你们这才刚回来,不休息休息?”

        天枢不以为意:“休息什么,天权还担心他那半个徒弟呢。”

        他们仅用了一天,就在明辰和北辰之间做了个来回,得亏他们是半步化神境,不然也是吃不消的。

        “天权,你这么急,你干脆下去收吧。”黍桓挑挑眉,打趣到。

        天权:“我下去干什么,人家找的是你。”

        喲,看来天权是真喜欢这孩子,自己不肯收他为徒,原来目的在这啊。两个师傅,这少年好福气,天枢想着。

        天枢拂了拂衣袖,他倒要去看看这小子值不值得宗主亲自收徒,也配不配得上他们的小阿黎。

        “你们慢慢看,我就先下去了,这小子,我看着也喜欢。”身形一转,便已不见踪影。

        “哎,你这……”

        天权话还没说完,就见他向山下去了,欲言又止,也跟着去了。

        黍桓:“这么经不住。”轻轻一叹。

        蓝衣少年许是喊得累了,此刻正懒散靠在树边,弯曲着一腿,一边休息一边喊着,没了刚才的腔正气足,却又是一刻不停。

        “小子,你这样没有毅力,可是不行的。”

        天枢一下来就看到他悠闲的神情,嘴上却又是不停。开口道。

        看到月袍仙者下来的那刻,萧子晗已是赶紧起来了。他拍拍身后的尘土,微微一行礼。

        “仙者是来收我为徒的吗?”少年忍不住问道。

        “你想我收你为徒吗?”

        没想到会被反问,他思索了一会,直言道:“我可以问问您在明辰的排名吗?”

        这句话也还是只有北辰的天之骄子敢说,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指不定天枢就直接将他赶下山了,天枢一笑,随即道:“比你的天权师傅,只会高。”

        萧子晗小小惊讶一番,他竟然知道天权长老是教他武功的人,“您竟是连这些都知道。”

        “所以,你是想拜我,还是继续等你的明辰第一?”

        “我拜您。”没有一丝犹豫,立刻便回了天枢的话。

        倒不是他非要拜玉衡长老,他也并没有自信能让玉衡长老收他为徒,既然喊了这么久也没见下来,有道是双方互择,他深明白此道理,能入的了天枢长老的法眼,是他的荣幸。

        “天枢,你是连我的面子也不看了。”收徒还没收完,山上那两人终是下来了。

        “你面子很大吗,我为何要管你。”嘴角轻扬,毫不客气地回到。

        “好啦,天枢的修为比起我不差,我忙得很,你这小徒弟交给我,怕是会顾不上。”黍桓道。

        天权:“哼!”

        天枢见他不服,道“哼什么,你要打架?”

        “来啊,打就打。”说着是开始撸起了袖子。

        萧子晗在一旁有些无措,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都不跟他解释解释,他的两位师傅就要打架了。

        “天权长老,师傅你们别……”

        一双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没事,打不起来的。”

        萧子晗的心也随着这位仙者的话安了安,也不曾想他是谁。

        黍桓:“行了,别闹了,正事要紧。”

        天权:“哼”

        天枢:“哼”

        萧子晗:他还没见过天权长老幼稚的一面呢,师傅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