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落魄后,天道被迫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变数

第二十四章变数

        临渊海的魔气喷涌而出,荒泽大乱,各方天神都为阻止魔气泄漏人间纷纷陨落,这一切发生地突如其来,都因云翎神女而起,于是人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安乐候府。

        因为在那个时候,人人都有各自信奉的神明。

        也是这样一场灾祸,众神身陨,人间重创,这一切的一切总要找出个靶子发泄人间怨气,安乐候瞬间成了众矢之的,他们不由分说,蛮不讲理地放火烧人。

        那一场火烧地极其地快,有着风的助力,安乐候府瞬间变成火海。而慕无妗便被关在了祠堂的地下室,那里是候府唯一安全的地方了,甚至连祖母都没有下来。

        地下室的门被石像挡着,没有人会发现他在那里,而他也推不开。

        慕无妗生来也不是阴狠沉郁的人,他也曾有血有肉,受到过父母的宠爱。

        “父亲母亲,你们快放我出去!我不要一个人。”慕栀哭得声嘶力竭,他是家中唯一的后人,又怎能让父母亲独自承受。

        “慕栀,你听着,这一切或许都是我们安乐候的命数,可你不是安乐候府的人,你不必承担。”周边的火舌肆意蔓延,时刻想冲向靠在石像处的夫人,她已经被高温耗得虚弱,声音却依旧坚定,脸上泪水已经被蒸干。

        “我是,!我是安乐候府的人!凭什么,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我们明明对他们那么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随即一道噗通声,丽娘的身子滑落,她苦笑,她又何尝不知道他是安乐候府的人,他甚至是安乐候府最尊贵的小侯爷,可是,她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又怎么能再让她的这个孩子受到伤害呢。

        “慕栀,你听阿娘的话,好好活下去,毕竟你还没找到,那个可以告诉阿娘的答案呢。”

        说完,一声巨响,一个爆炸,房梁塌了下来,埋葬了那份温柔,慕无妗被余波冲击,晕了过去。

        火光冲天,燃亮了一个夜晚。

        “喂,你们快看看他死了没有?”

        “我看是死了,不然这么久怎么可能不醒。”

        第三个人说到:“唉~死了也好,让他一个人苟活在世上,怕也是被人唾弃。”

        几人所说的话,全部都落入了慕无妗的耳里,他想睁开眼,却好像死了一般,身体动弹不得。

        总总一切依旧历历在目,这样的梦境好真实,让他沉浸在了那份悲痛中,久久醒不过来。

        慕无妗睁开眼的那一刻,外面早已日上三竿。他抬手,本以为会有眼泪的地方,再也没摸到过泪水,这一千多年来,许是他的泪早已流干了吧。

        他的家人因为信神而成叛徒生生被火烧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也不见那伟大的神来救他们,真是可笑。

        那些虚伪的神,若不是他们放出这样的消息,他们也就不会……。

        慕无妗捂住脸,肆意地笑到,不仅虚伪,更是废物,荒泽那么多年的供奉,竟是连个魔气都镇压不了,还不是让魔息感染了荒泽,不是废物是什么。

        他早就说过,他们什么事都不用做,站在那里便高高在上,不理会人间疾苦,人贩子那次是这样,安乐候府又是如此,那么,要他们又有什么用呢,慕无妗在那时醒的时候,听到众神陨落不知道有多开心。

        “若是她们不那么高高在上,多看看我们多好啊。”

        那日之后,他的身子便发生了异样的变化,原本天姿卓卓的他,身子变得越来越虚弱,曾经阿爹教的功夫,全都使不出那份劲了,更甚至,他发现他总能在不经意间吸收仙浊二气,本以为可以修炼,好可以找那些纵火犯报仇,却依旧不行,这在别人眼里更是个怪物了。

        就这样,他拖着这具狼狈的身子苟活,这一千多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还不死,浑浑噩噩地活着,甚至还没有为他们报仇。

        至于为什么要接近黍黎光,当然是因为她那能使万物复苏的神力。他还记得黍黎光降生那日,福泽天下,所有枯败的生灵全部复苏,漫天霞光,神鸟绕了天柱三天三夜。这对于他来说,是最需要的。

        既然给了他这么久的寿元,那么,等她个百年,也未尝不可,猎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了。

        而真当遇见黍黎光的那一刻,发现竟是与他的那座琉璃像十分地相像,那是自安乐侯府唯一带出来的东西,母亲说是从他身上找到的,慕无妗还记得母亲曾和他开玩笑道:小栀不信奉云翎神女,或许那座琉璃像才是他的神明。慕无妗回想起来只觉得好笑,他可不会信任何人。

        思绪拉得远了些,慕无妗回了回神。

        整戴好衣裳,便要下楼继续盯着黍黎光了,可不能真的让她抓到祁风,毕竟,他也来自临渊海。

        他刚一推开门就看见黍黎光也刚好从屋里出来,一脸疲惫的模样,想来是没有睡好,眼下一片乌青,慕无妗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楼下萧晗已是早早便坐在那了。

        “哎?阿黎和慕兄今天一起下来,真巧。”

        慕无妗没有理会,低头兀自喝着粥,萧晗见慕无妗不理会,挠了挠头,这时头顶传来一道声音,“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

        ”吃完我们便赶紧出发吧,不过你要留在客栈,不许去“阿黎看向了坐在她对面的人,明显后面那两句话是对着慕无妗说的。

        慕无妗有猜到她不会想让他靠近花府,倒也没反驳。这可叫萧晗看了有点迷糊。

        慕无妗勾了勾嘴角,说道:”路上小心。“

        阿黎听了,只觉得汗毛要竖起来了,心机深沉,阿黎评价到。

        午时时刻,两人准时来到花府门外,那里已经有小厮在侯着了,看到昨日的捉妖师前来,连忙上前道:”我家老爷今日有事,怕是不能来亲自接待仙师了。“

        阿黎抬手:”无妨,人少更好,还有不用这样叫我,叫我黎姑娘就好。“

        小厮恭敬道:”黎姑娘、萧公子这边请。“

        阿黎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