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落魄后,天道被迫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归来

第三十二章归来

        阿黎坐在窗边,布阵已经有一日了,可慕无妗的话阿黎依旧记得。

        “气味?”阿黎喃喃道,她身上有什么气味让他这么难受吗。

        那日的不欢而散,她已经一天没看见慕无妗了,他身上有太多秘密了,根本不像明辰传来的信上说的那样是在一个折花楼的地方做洒扫。

        想要知道慕无妗体内的神力是怎么回事,根本毫无头绪。

        难道她要去接近他吗,怎么才能全部拿回来呢。

        这样的问题已经困扰她一天一夜了。萧晗却才这时从外面火急火燎地进来,边喘气边说到:“阿黎,你快去看看,那花府大公子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了,你干嘛这幅样子。”

        “可,可他的腿竟然好了!”

        当阿黎和萧晗赶到的时候,那花大已经在正厅了,花老爷阴郁的脸上见到那花公子时早已喜笑颜开,看不出丧子的悲伤。

        花府上下热闹得很,也在这时,阿黎也看到了悠悠赶来的慕无妗。

        阿黎向他看去,可他却丝毫没看阿黎一眼。

        这小气鬼,阿黎轻哼。

        一旁的萧晗看了觉得奇怪,这两人不是才亲热过?怎么又别扭了,两人吵架他自然是站在小师妹这边,这慕兄怎么回事,气量这么小,还和美丽善良的小仙女生气,没男人气概。

        阿黎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收了回来,他既然不理会她,那她也不想理他,先办正事。

        阿黎倒也没好意思进去,她不是花府的人,进去打扰他们团聚可不好。

        可阿黎不想进去,花夫人却是看到了她,直接过来拉住她进了去。

        可见花夫人是真的开心,面上的嘴角就没停下来过。“寒儿,为娘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黎姑娘,她是府上请来的仙师,你妹妹的病啊就是黎姑娘治好的,还有最近府里不太平,她还辛苦负着伤给府里布阵,真是辛苦了。”说着拍了拍阿黎的手,一脸慈爱地看着阿黎。

        阿黎这才仔细地打量起面前这位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公子,许是病得久了,面色有些苍白,身形也有些消瘦,阿黎看向他的腿,传闻他的腿是在小时候外出给摔伤的,自此便瘸了,如今他站地笔直,竟也一时不知道这传言到底是真是假,或许不是瘸了,只是伤着了呢。

        阿黎明亮的眸子倒映着花凌寒的脸,那人温和的笑着,说到:“早在信中就听闻阿娘提起黎姑娘,今日有幸能够见到,凌寒在这感谢黎姑娘对小妹的救命之恩。”

        “花公子客气了,有缘而已。”

        “就是不知那小妹身上的妖黎姑娘除去了没有?”

        这个问题就问的有些深意了,难道花夫人没告诉他这是花小姐自己的意思吗?那妖和她之间的交易想来花夫人不知道,也察觉到了一些事吧。

        花夫人听了,连忙说道:“寒儿你刚回来有些事不知道,待为娘待会好好将事情都告诉你。”

        说完便不揽着阿黎的手了,转而去跟他儿子讲话去了,说来也奇怪,花府正厅人还挺齐,就是少了两个人,花三和刘芸。

        那刘氏不来情有可原,不想看到他们和和睦睦的画面,毕竟就自己儿子死了,也有可能因为疯癫被关了起来。

        至于花三,她是又昏睡过去了吗。

        阿黎这般思考着,却觉得有两束灼热的目光看向她,她一抬头,那感觉便弱了许多,刚仔细一瞧,这才看见花凌寒身边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仆从,他正看着阿黎,嘴角温和地带了些弧度。

        长地不错,那双眼睛很有神。也很有意思。

        阿黎觉得站在那没意思,便起身告别了花府的众人离开了。

        等阿黎再次来到走廊处,慕无妗早已经不在了,萧晗跟在阿黎后面,自然看见了她的这些小动作。

        在他的眼里就变成了阿黎失魂落魄地模样,其实人家只是看了一眼,就看了一眼而已。

        他的大师兄责任感这时不合时宜地升起。

        萧晗:小师妹别难过,师兄虽捉不了妖,这些小事却是一定帮你解决的!

        这般想着,萧晗告别了阿黎,朝着慕无妗离开的方向走去。

        阿黎:?他去干嘛?

        不过也罢,阿黎自己也有事在身,顾不上他。

        穿过蜿蜒交替的回廊,路过一片林园,轻车熟路地便到了花三的院子,阿黎正靠近着,就听见屋子里传来声声细语,是花三的声音。

        “你前两日晚上是不是出去了?”

        一道熟悉的男声:“你怎么知道的。”

        花三没有回答他,“你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自然是记得的,我那日出去对付那妖也算是为了履行承诺。”

        “可你的妖魂还没养好,你就这么急?”花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落。

        听到这阿黎已经猜到里面的男子是谁了。阿黎觉得继续偷听下去也不太好便准备走了,她一转身却是看见了花凌寒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他来的悄无声息,阿黎回头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花公子?”

        那人抿唇轻笑道:“黎姑娘也来找小妹?为何不进去?”

        “不是什么要紧事,来看看花小姐的身体如何了而已,看样子是已经差不多了。”

        “黎姑娘是要离开了吗?”

        “花公子可是有什么事要问?”虽然花凌寒面上温风和煦,可与他的谈话阿黎很不喜欢,总有种老谋深算的感觉。

        不欲与他多言,便直接问他了。

        那花凌寒好似意外阿黎会这般直接,低头笑容扩大了一瞬,继而道:“我已听母亲说过小妹的事了,可我还是觉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花府实在容不下一只妖。”

        这是不顾她妹妹的意见也要杀了祁风了?这么极端?看来这花凌寒在外养病的这些年性子已经不似传闻一般了。

        “花公子好像与传闻有些不同。”

        “什么不同?”

        “传闻里的花大是个温雅如玉的翩翩君子,对人对事都十分友好,可谓那夜郎白清酒,淤泥不琢身。”这般说着,阿黎也灿烂地笑了笑,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事物。

        花凌寒听了,相视而笑:“人,总是会变的,跌落谷底的人又有什么资格不染尘世。”那眼神在告诉阿黎他如今回来这个家,便是他说了算,他说要除去妖物,那便就是容不得。

        阿黎看懂了那个眼神,依旧笑容不减,花凌寒以为她答应了,“花公子的意思阿黎懂了,只是要想除花三小姐身上的妖,那便另寻高人吧,我是与花三花小姐有缘,不是与你有缘。”话一说完,眼里的笑意全无,抬脚与咬牙切齿的花大擦肩而过。

        想使唤她?没门!

        她可不能杀无辜,会遭天谴的,虽然天谴是她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