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落魄后,天道被迫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所有大婚需要的东西虽然简洁,却也完善,一切准备就绪。

        这一天,天还未完全亮,阿黎就已经在四周巡查了,

        她正巡查到正堂,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地开始忙碌,只要检查完法阵,她就要赶去花三那里了,这正厅是第一个阵眼。

        刚踏入正厅,阿黎就看到一个背影,是她熟悉的人,慕无妗,他怎么会来这里?不是说不会参与这件事吗。本想着他不搅和也好,这样他也不用担心他的安危了。却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他。

        “你怎么出来了?”

        他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萧晗大婚,我多少也要来看一眼。”

        话是这么说,却来得有点早了吧。

        看他那样子好像还是介意那天的事,见他站得那么远,大有阿黎一向前,他就后退一步的姿势,阿黎挑眉:“祁风呢?”

        “不肯来。”

        也是,怪尴尬的。

        阿黎:“那你来太早了,离开始还有段时间呢。”

        阿黎好心提醒他,看他那副身子骨,比姑娘家还弱不禁风,还是多休息地好。

        却没想到原本看见她就躲的人,反而上前一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不早,我可以跟着你。”

        “你不怕我了?”

        慕无妗:“我何时怕过你,你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听见这话,阿黎是一点也不信,面露嫌弃,也不知道是谁前几天看见她就跑。

        “你不怕我又……”一边说着一边凑近了上去。

        看见他那偏头闪躲的神情,阿黎就知道他说的都是违心话,暗道这家伙又想做什么事情才回出来的。

        “可以,那你跟着我吧,但是!我要你不准离开我两米远。”阿黎说完,手上的隐灵绳再次出现,慕无妗就这样在后面被他拖着走,她现在是一点也不顾别人的眼色了。周围忙活的下人自然也看到了那一幕,身后瞬间就开始了吵闹交谈声。

        看着他那憋屈的脸,阿黎心情瞬间明亮了许多。

        这下看你怎么作妖。

        跟在身后的慕无妗默不作声,始终表现不满的只有脸上的神情,却并未做多大反抗。

        慕无妗就知道黍黎光对他疑心重得很,刚刚的演技虽拙劣了些,但至少她上当了。

        他找不到阵眼,却也能猜到正厅肯定有一个,但若是想毁掉其他阵眼,只能跟着黍黎光。

        果不其然,这一路上,黍黎光虽然面色不显,也并未停留,但跟着她,也能找得个大概位置。

        既然已经找到,那也该脱身了。

        这一路上她们两人这个模样也算是引人注目,慕无妗最后以实在没法忍受这样的目光为由要求阿黎放了他。

        “婚礼要开始了,你都不去看着花小姐的吗?”也算了丢够人了,她怎么这么闲,还不去看着点,慕无妗心想着。

        阿黎回过头看他,“你要跟我一起去?你想看新娘子?”

        慕无妗脸色有些歪曲,这人什么脑子,“谁要和你去!我要走了!”

        见阿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慕无妗有些无奈,正着神色说道:

        “真的要开始了,萧晗找我当伴郎的。”

        阿黎:“小骗子,你的话,只能信个三分。”

        慕无妗:……分明是一分都没信。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小侍童匆匆忙忙地跑到她们面前,先是行了一礼,后朝阿黎身后看去,边说到:“慕公子,萧郎君正在找你呢,你快些去吧,不然赶不上吉时了。”

        说曹操曹操到,这下慕无妗有人证了,阿黎有些质疑地看着他们两人,若这人是妖物变的,或是被他收买的呢。

        阿黎正想着,可不远处又跑来了一道身影,阿黎看得出那是伺候在花三身边的丫鬟,就看着她来到自己面前。

        “姑娘,我家小姐正找你呢。”说完也顺眼看了看她身后被绑着的人。

        有些为难道:“姑娘,这婚礼习俗,是不允许除了新郎之外的男人进入小姐闺房的。”

        一句话简言意骇,道理阿黎当然懂,但是这又不是什么真的婚礼,谁管他,她依旧要拉着慕无妗,就往花三的院落走。

        慕无妗:……

        小侍童:……

        她就这么执着?!她是有多么不信他啊。

        慕无妗垂眸,看来想从黍黎光手中跑不了了,慕无妗给了旁边的侍童一个眼神,那人便快速地退了下去。

        既然你要带上我,那便带着吧,慕无妗心想着,正好他也要看着她,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就这样,三人一同来到了花三的院子,此刻的屋里人人都手忙脚乱地,纷纷精神得很,好似这是一场真正的婚礼,没过多久,门外的大红花轿就已经到了,因为萧晗自言是无父无母的捉妖师,其实这场婚礼不是女子从嫁,而是男子入赘,却与一般入赘的礼数不同些,仍是要女子入轿,花较从花府的一段绕了一圈迎接另一端的新娘,拜堂仍是在花府举行。

        阿黎看着冲她来的几人,先是把慕无妗推了出去,若非万不得已,她是不想过早暴露她如今底牌,阿黎艰难地左躲右闪,还好她学了些剑术,没有剑,凭揽星剑法也勉强应付得了。

        正当她想看看那两人如何时,阿黎面前一张脸在极速变大,竟是是慕无妗冲着她的方向跑过来了,他的衣裳凌乱,甚至被划了几道口子,然而此刻的他算是狼狈的,而他却的嘴角微扬,冷冷得看着阿黎。

        阿黎正要将他拖到身后,一道白色的身影却是比她更快一步,瞬间来到慕无妗的面前,替她保护住了慕无妗,而一柄飞刀顷刻间便化伤了白额。

        阿黎定睛一看,白额的毛发已是被鲜血染红了,阿黎这才意识到这把刀怕是冲着她来的。

        真的好的很,她帮他拼命摆脱危险,而他却还在想着杀她,他冲着阿黎来,并不是为了寻庇护,怕是阿黎刚把他拉到她身后,慕无妗背后藏着追着他来的匕首,下一刻就要在她心脏上了,呵,真是好计谋。

        既然你无义,那就别怪她后面无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