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落魄后,天道被迫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阿黎这一路上守在花轿附近,眼神就没离开过,可一路走来,都是十分顺利,眼看就要回到花府,这是花凌寒出手的最好时机,他会错过这机会吗?

        还是说,    他已经动手了。阿黎静静的看着那个有些奇怪的“萧晗”,还是要等花轿进去再看看。

        慕无妗则是一直冷眼看着,他已经传信给花凌寒了,黍黎光的阵眼他只毁掉了正厅部分,他只能在正厅附近走动,若是事情顺利,    今夜就可以离开这了。他看着阿黎的背影,心下有了一出主意。

        你不是喜欢玩捆绑吗,到时候让你也感受感受。

        而在花轿最初的地方,真正的萧晗已经被祁风打晕藏了起来,他们所在地方是花府最左端,位置较偏,活动的人自然不多,把萧晗打晕后,祁风就一直发着呆,外面的声音很吵,敲锣打鼓声有些头疼。

        自临渊出来,他便肩负着找到少主,保护少主的责任,从来不敢懈怠,他想尽办法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实力,没有想过留意于那些儿女情长,可初入社会的少年,如白纸一张,别人稍微一点爱意他就抵抗不住,即使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但他还是贪恋那几天自己拖来的柔情,这段巧然的关系里,他一直是个懦弱者,连一个虚假的身份都要让给别人,拱手相让,推波助澜。

        当他知道花涣同意假成亲时,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在心里不住得告诉自己或许她对自己的关心只是客套,或许她的爱慕之情也是一时兴起,告诉自己不要自作多情,待他还完她最后一个恩情,他们就不会再有干涉了。

        可真的是这样吗,今日过后,他欠她的就不止恩情这么简单了。若是她知道这件事里甚至他都有参与,她们之间就什么都不可能了,可是他也不能违背少主的命令。

        他看向窗外,手不住握紧成拳。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断响起,此刻应该是要到拜堂了吧。

        被绑住的萧晗微蹙眉,外面委实太吵了些,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悠悠转醒,    还好他头硬,不然还得睡几个时辰。

        他一睁眼,就看见祁风坐在一边眺望着窗外,一下子他就全明白了。

        这人怎么看不惯他抢了他的新郎位子就把人给敲了呢,他还给他不就好了,干嘛打人。

        萧晗丝毫也没意识到祁风的叛变,还开口就说道:“你怎么还打人呢,你要这身衣服我脱给你就是了,你不要破坏了阿黎的计划啊。”

        摸了摸身上的喜服,还穿着在,想要脱下来,立马就要将衣服还给祁风,不然赶不上婚礼了。

        看着坐到的那人丝炆不动,萧晗有些着急道:“你在干嘛呢,还不把我解开,待会婚礼就开始了。”

        祁风却是连头也不回,说道:“已经开始了。”

        已经开始了?难怪这么吵。但是不对啊,新郎不是他,祁风也在这,那外面那个假新郎是谁。

        萧晗这才终于意识到,“你····你···你们。”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又所有事情都指向他们已经叛变,看着身上绑得死死的绳子,萧晗再愚笨,脸上的神情也有些难看。

        “你这个叛徒!”萧晗气愤地骂到。

        祁风轻笑一声,”我们什么时候结盟过。“

        这句话像是扎到了萧晗的心,是啊,他们何时说过他们是一边的了。

        他有一刻的失神,但眼下最要紧的不是和他争辩,而是拜堂上即将开始的风波,他得快点离开这里告诉阿黎发生的变故,眼前这个男人真是无情,自己拒绝花小姐也就罢了,还把她往别的男人身边送,之前还在他面前装的那么深情,萧晗替花三有一瞬的抱不平。

        看见他一直望着窗外,脸上也没有多少欣喜的神情,反而是一脸忧郁,萧晗不住在心里冷哼一声,这个时候了还装,但是或许他可以利用一下这份不美好的感情先脱困。

        萧晗捏了捏衣袖里的遁地符,开口道:”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成婚?不怕花涣恨你?”

        “那又如何,我们两个一人一妖,她有她的路,我有我的命,她恨不恨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听着这话,看来还真有点感情啊。

        “你说你们人妖殊途,可她和她的哥哥就不是有违天理了吗?”

        “你若觉得亏欠她,就应该尊重她的意愿,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竟然要帮一只魔做事,将自己喜欢的人往别的男人身边推,懦夫。”

        祁风苦笑,他听得出萧晗是在激他,可他不是自愿如此,少主的命令不能违抗。他也不欲再理会萧晗的任何话了。

        祁风的再次沉默让萧晗伤了脑筋,说服不了他,心下一急地试图站起来,朝着祁风的方向撞去,虽然没有成功地打到他,但恰好撞上了茶杯,掉落的杯子被他接住,藏在了衣袖处。

        萧晗的眼神里充满了对他背叛的怒火,祁风不想看见这样的神情,躲过了萧晗的撞击转身便要离开了这个房间,关上了门,为了防止他大喊大叫把人招惹过来,他还在此设下了一道屏障,可以阻绝里面的声音,若是有人要离开他也可以感受得到,布置好一切,祁风抬脚便离开了,趁正堂的那场风波开始前,他要过去保证少主的安危,希望少主没有被黎姑娘发现。

        倒在地上的萧晗见祁风就这样离开了,心下一喜,快速地拿起杯子就摔在地上,捡起碎片就开始割断绳子,还好祁风没在上面施什么法,没几下绳子就断开了,他朝那门外跑去,可祁风的设下的屏障让他出不去,萧晗骂了一声该死,他就说他怎么突然离开。

        手上的遁地符此刻是唯一出去的办法,萧晗想也没想地就照着阿黎教给他的口诀将符箓燃尽,下一刻,原地已经不见萧晗的影子,感受到有人闯结界,匆匆赶回来的祁风一进门就发现不见了萧晗,低咒了一声,也连忙朝那正堂走去。

        萧晗从地面钻出来时候,满堂宾客已至,新郎正挽着新娘出花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