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都市言情 - 落魄后,天道被迫谈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混乱

第五十章混乱

        阿黎看着骑在前面的男人毫发无损地进入花府,阵法并未有任何地警示,难道是她猜错了,那的确是萧晗?即使那“萧晗”顺利地进入了花府,阿黎的疑心也还是没有消失,这一切进行地太过顺利,花凌寒是一定会来的,    可现下没有一点暴露的痕迹,又不能贸然打断婚礼,花凌寒再不来,两人就真的要拜堂了!

        就在阿黎有些心浮气躁地时候,她看见了从另一头匆忙跑来的祁风,他看向她的方向,摇了摇头,阿黎疑惑,他这是要劫人?

        就在阿黎要朝祁风的方向走去的时候,她脚底下的土地开始震动,却也只有她脚下的片地震动,下一秒,一颗脑袋就从地里冒了出来,阿黎有些不敢相信,那是萧晗的脑袋,他怎么在这,那那边那个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只见那脏兮兮的头甩了甩脑袋,看见她的那一刻忽然叫道:“阿黎,快抓住他!那个人就是花凌寒!”

        他喊出来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皆朝她看去,“花凌寒?那不是花府失踪的大公子吗?”

        不断地闲言闲语开始响起,可阿黎已经唤出佩剑朝那所谓的假萧晗冲了上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阵法再次失效,但是她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却不想那花凌寒并未接上她的剑,    而是朝着慕无妗的方向去了,他举起刀就朝慕无妗砍去,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阿黎来不及赶过去,下一刻,花凌寒的刀就劈断了带着符咒的隐灵绳,阿黎手上的绳子显现,却是在一点一滴地消失。

        看见阿黎附近的祁风正要动手,萧晗再次大喊到:“阿黎小心,祁风已经叛变了!”

        她这才明白过来,她看向与她站在另一边的慕无妗,此刻的他墨发飘逸,苍白的脸色脸上是冰冷的笑容,扭动着手腕,下一刻,周身无数的飞禽走兽朝阿黎袭去,困住了她。

        什么请君入瓮,她才是瓮中捉鳖。

        被迷晕的花三,插在土里出不来的萧晗,叛变的祁风,    慌乱的群从,    一切都打了个阿黎措手不及。

        阿黎在包围圈里极力地让自己保持冷静,此刻她不用看也知道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花凌寒摘下面具,露出已经那张花府的人熟悉的脸,他放声大笑道:“都给我安静下来坐好!婚礼还没结束呢,诸位是不是要花某教一下礼数?”那把魔气缠绕的刀彰显着他的实力,现场没有一个人再敢乱跑反抗的,在这样一句话的威慑下纷纷回到位子坐好。

        花凌寒抬手一指,弯唇道,“礼乐。”

        随机乐声再此响起。他要完成接下来的仪式,阿黎觉得他真是疯了,今日之后怕是花府要被万人诟病,花涣的名声也毁了。

        还在土里的萧晗早已经傻了,他不敢相信就连一路走来的慕无妗也背叛了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黎被困住,祁风也朝他走来,拿起一边的红布就盖在了他头上。

        被盖住的萧晗:······什么意思。

        是慕无妗授意的,为了让他那所谓的同盟完成他的心愿,他有点碍眼,为了防止他被花凌寒一刀砍了,找个东西给他挡一下,别让他看到。

        那兽群牢笼有些难破开,阿黎一时找不到缺口,何况花凌寒没有要夺人性命的意思,且先静观其变吧。

        接着就听见礼乐官就这后面的流程,声音有些颤抖地继续仪式。

        花凌寒从花轿上抱下已经晕倒的花三,四下安静地诡异,他们已经在花府附近布下障眼法,外面的人看不到花府周围发生的一切,一时诺大的花府只有他一个在走动。

        他迈过高槛、跨过火盆,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向高堂上呆坐着的母亲。

        花夫人的神色有些呆滞,她知道今日这场婚礼是一个引出她儿子的局,却没想到他这么大胆,竟在众人面前依旧坚持完婚,她的唇瓣有些颤抖,不知道该对这个逆子说些什么。

        或许花凌寒也知道有些为难自己的母亲了,脸上的厉色消失,浮现一抹温柔如前的笑,“母亲,我不需要您说些什么祝福的话,也知道您说不出,您只要不阻止寒儿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完,他抱着花三直直地跪了下去,那一道扑通声在这寂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响亮。“凌寒愧对母亲的教导之恩,也感谢母亲救了我这个罪徒。”即使你有着自己的私心,这一声道谢还是要说出口的。

        他起身,抱着花三朝另一个方向跪下,乐官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连忙正了正嗓子道:“拜~天地~”,话音一落,花凌寒俯身磕头,“拜~”正要继续,却被他打断道:“不必了。”下一拜是夫妻对拜,花凌寒看了看怀里不安分的花涣,站起了身,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下阶梯,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在慕无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只想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他的牢笼支撑不了多久。

        祁风的神色也不好看,他紧握着拳,强迫自己停下想要冲上去的行为,他不能破坏少主的计划。

        花凌寒将花涣放在一边的椅子上,手一摆,几个黑衣的下人鱼贯而出,从一个角落里抬出一个被绑着的女人,衣不蔽体,蓬头垢面,可还是有人认出来了那是已经疯了的刘氏,底下瞬间又窃窃私语了起来。

        “今日大婚,我花某自是要为诸位准备一些好戏的,不知诸位想先看哪个?”

        这是在问他们意见?

        花凌寒扫视了一遍周围的人,看着他们胆怯又惊恐的表情,突然笑了起来,“在座的都是我花府的亲朋近邻,又什么不敢说的。”随即便点到一人,他保持着那副温和面孔,说道:“你来选。”

        被点中的男子腿瞬间一软,他所说的好戏可是要杀人啊?他不敢随意乱讲话,这可是一条人命,畏畏缩缩地问道:“可是都有哪些好戏?”

        这一问像是取悦到了花凌寒,大笑起来,有些疯癫的模样吓坏了众人。

        “当然是她、她还有你们。”他的手分别指了指地上的疯了的刘氏,蜷缩的众人,还有高堂上的花夫人。

        “选吧,先杀哪一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