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讨厌的文公子

第二十一章 讨厌的文公子

        第二天清晨,曼易大长老带着唐温柔和蝶雨寒离开了望烟山,飞行法宝降落在锡安城的明天广场上,师徒三人径直走向天隆殿大门。

        天隆殿是锡安城城主的宫殿,由金剑门副掌门流云飞在此全面管理。

        沈笑天选他做副掌门主要是他善于经商管理,锡安城和下属三个附城和村镇也都给他打理的非常不错,门派收入颇为丰厚。

        曼易大长老带着两个徒弟刚踏上门口的台阶,副掌门流云飞就迎了出来,上前抱拳含笑道:“大长老来的真快啊,早已接到通报,快快里面请!”

        流云飞虽然是副掌门,修为却只有大乘级,比曼易大长老差了一个等级,在修仙界一切都是实力为尊,所以他看见曼易大长老还是非常的尊重。

        迎进大殿坐下后,上好灵茶,寒暄片刻。

        相处多年,流云飞非常了解曼易大长老的性格,没有多说废话,立刻安排了曼易师徒的住处,亲自带着曼易师徒三人来到大殿后面一个叫“小藕”的庭院里。

        “小藕”庭院,内有七间修炼静室,东面叠石为山,山下洞穴迂回,可沿石磴盘旋而上。

        西面有六角凉亭,南面有一个池塘,夏秋时池中荷莲争妍。

        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啊!别有一番景色。

        进城后,唐温柔和蝶雨寒才发现自己以前的穿着打扮实在是太老土了,所以两人坚持要先去买几件衣服。

        曼易大长老拗不过她们软磨硬泡,只好带着两个徒弟来到了锡安城最繁华热闹的南大街。

        这天上午,晴空万里,南大街两旁店肆林立,金色的阳光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这繁盛的锡安城增添了几分盛世空前的场景。

        师徒三人随意在繁华的南大街上徜徉着,脚下一片轻盈,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的行人脸庞,可谓是人流如织。

        “鼎基商行”,灿烂的阳光普洒在这气派的建筑上,那高挂的商铺招牌,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严谨,古典、简洁、富丽将传统融为一体的独特建筑艺术风格。

        曼易师徒三人在气派的鼎基商行大门,禁不住停下脚步。

        “鼎基商行”是玛兰洲最大的超级大商行,

        “鼎基商行”和别的商行非常不一样,不像是丹坊只出售丹药,器坊只销售法器,制衣坊只出售服装。

        “鼎基商行”跨越了所有行业,所有的物品都有,而且,每一件都是顶级装备。

        玛兰洲大名鼎鼎商人,文名,便是“鼎基商行”的老板。

        玛兰洲贸易联盟的总盟主,也是文名,他是全玛兰洲最富裕的人,九大门派的掌门和他关系都非常密切,他商业手段和势力都非常大,在玛兰洲的每个城市都有他的分店。

        锡安城南大街的“鼎基商行”是玛兰洲的第二大分店,唐温柔没和师傅打招呼,拉着蝶雨寒的手就跑了进去。

        展柜中,琳琅满目,丹药、防器、法宝、飞行器、手镯、戒子,服装等等,都是顶级用品,陈列得整整齐齐。

        一件雪白的,金丝绣着蝴蝶的锦裙映入眼帘。

        那金丝线绣着的蝴蝶正在翩翩起舞,仿佛在欢迎唐温柔的到来。

        这件白色金丝锦裙占据一个单独的展示台,唐温柔完全被吸引,其他东西在她眼里视若无物,径直站在这件白色的金丝锦裙面前。

        “这位师姐,真是好眼光!”一个筑基级的伙计连忙迎上前,热情地介绍:“这件是“缕金白蝶穿花云锦裙”,乃是我们玛兰洲第一制衣大师麻扈大师亲手制作,是筑基期最顶级服饰,而且还带有防御功能,售价三千万灵石。”

        三千万灵石?唐温柔听见心里也是暗暗吃惊,这里东西真贵啊!

        不过脸上却是不露声色,抿住嘴地对蝶雨寒说道:“雨寒,你答应赔我裙子的,这锦裙才三千万灵石,这么便宜,你快过来支付灵石吧。”

        蝶雨寒那里会不懂唐温柔在和她开玩笑呢,她走上前去轻轻掐了一下唐温柔的后腰,嘿嘿笑着说:“温柔姐,眼光真不错,好漂亮的裙子,伙计,这锦裙我们要了,你就包起来吧,请问一下可以分期支付吗?”

        分期支付?那个伙计楞在了原地,迟疑半天才地回答:“这位师姐,本店从未有过分期支付,连这个支付方式我们也是闻所未闻。”

        两女孩“嗤嗤”偷笑,闹成了一团,店内伙计才知道被耍了。

        “曼易大长老好!”听见一男一女两声问候,唐温柔回过头去.看见大门外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唐温柔和蝶雨寒看到,女的看上去三十多岁,沉着稳重,衣着严谨,化神修为。

        男的一表人才,气宇不凡,风度翩翩,才二十刚出头,却已是金丹修为。

        这两个人曼易大长老都认识,他们在玛兰洲也算得上是鼎鼎有名的人物。

        一个是玛兰洲第一制衣大师麻扈,一个是“鼎基商行”老板文名的公子文采翔。

        曼易大长老也客气地说道:“麻大师,文公子!今日很巧啊,我和两个徒弟来贵店选购服装。”

        文采翔这才将注意力转到曼易大长老身后的唐温柔和蝶雨寒。

        他的心情异常激动起来,人都看得痴了。

        此女本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文采翔脑子里此刻涌现了无数诗句,都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赞美两位美丽的仙子。

        “咳咳!”麻扈大师轻咳了两声,文采翔立刻回过神来,也是“咳咳”干咳两声后,故作正经说:“冰雨仙子,果然名不虚传啊,今日一见,真乃三生有幸!两位师妹,如有在本店看中任何商品,文某全部奉送。”

        曼易大长老却是眉头一皱,开口道:“文公子,你在我们锡安城开店也是缴纳税金,分文未少,我购买你的物品也该照价付款,这个奉送么,我们金剑门不能接受。”

        文采翔愕了一愕,继续说:“冰澈若雪唐温柔,迷潆起舞蝶雨寒,自从冰雨仙子在望烟山封号以来,文某一心只想一睹芳容,特地在锡安城等候了好几年,今日才得相见,请大长老答应文某这一个小小的要求。”

        听到这里,曼易大长老脸色一寒,长袖一甩,没有再理会文采翔,转身对那个伙计说:“伙计,把那件锦裙包起来吧,请问这个款式是不是还有蓝色的?”

        麻扈大师一听,赶紧上前说道:“大长老,这件“缕金白蝶穿花云锦裙”是我亲手制作,只此一件,您要是选蓝色锦裙,这里有一件“蓝灵飞雀水云裙”你看看可否满意?”

        曼易大长老柔声地对蝶雨寒说:“雨寒,你去看看,喜欢吗?”

        另一边,一条蓝色的锦裙,裙边绣着水云泛起淡淡的水雾气息,蝶雨寒看到很是喜欢,对着曼易大长老点点头。

        曼易大长老对伙计说:“两件锦裙都要了,一共多少灵石?”

        伙计有点惶恐的回答:“一共五千八百万灵石。”

        曼易大长老丢给伙计一个储物戒子说:“你清点一下。”

        麻扈大师急忙说:“不用清点,不用清点。”

        曼易大长老对唐温柔和蝶雨寒说:“衣服也买好了,你们俩都满意了吧,那跟我回去了。”

        麻扈大师却在门口拦住曼易大长老说:“大长老慢走,我还有一事要说。”曼易师徒三人停住脚步,都疑惑地看着她。

        麻扈大师接着说:“大长老,冰雨仙子绝世无双,我想亲手为她们制做两套金丹期的顶级服饰,等她们晋级金丹后去参加金丹名人堂比赛时使用,每套只收成本价一亿灵石,我保证这两套服饰是整个玛兰洲最独一无二的!”

        曼易大长老听完后,露出了笑容,说道:“麻扈大师,我相信你,你亲手做出来的东西肯定是独一无二的,到时候我们一定来取。”说完带着两个徒弟走了。

        文采翔却还在站门口痴痴地看着她们的背影。

        麻扈大师走到他身边说:“文公子,曼易大长老在金剑门的辈分很高,连金剑门副掌门流云飞都不敢怠慢她,你今天说话有点太没礼貌了。”

        文采翔有些懊恼地说:“麻扈大师,唉,我一看见唐温柔就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麻扈大师说道:“你不用心急,她们金丹以后还会再来取衣服的。”

        文采翔一脸愁容道:“等她们到金丹期,还要等多少年啊?要不我现在就让父亲去望烟山找沈笑天提亲,难道父亲的面子他们也不给吗?”

        麻扈大师摇摇头,再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