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打金猪

第二十二章 打金猪

        回到“小藕”庭院,曼易大长落座后,分别把两个玉简交给了唐温柔和蝶雨寒。

        “温柔,雨寒,这是门派“七元珠蕊”功法,是我精心为你们挑选的,最适合你们修炼冰雨双剑,从现在起你们闭关领悟一个月,出关后我们就去内海试炼。”

        唐温柔和蝶雨寒接过“七元珠蕊”功法,曼易大长老又开口说道:“你们现在闭关的同时,可以进入辟谷期,所谓辟谷,即不食五谷杂粮。人食五谷杂粮,要在肠中积结成粪,产生秽气,阻碍成仙的道路。”

        “百谷之食土地精,五味外羙邪魔腥,臭乱神明胎气零,那从反老得还婴?”

        唐温柔问道:“师傅,那进入辟谷后我们是不是就不用再吃饭了?”

        曼易大长老点点头,继续讲解“人体中有三尸虫,专靠得此谷气而生存,有了它的存在,使人产生邪欲而无法成仙。因此为了清除肠中秽气及除掉三尸虫,必须辟谷。”

        “不食五谷,吸风饮露,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成仙。”

        “初行辟谷时,往往产生头重脚轻,四肢乏力的饥饿现象,须用‘吹呴’食气法加以克服。可以用‘服气辟谷’与‘服药辟谷’两方法。”

        “服气辟谷即以服气与辟谷相配合,并以服气为基础,通过服气达到辟谷的目的。渴时唯饮清水。‘服药辟谷’即用服食灵草、灵药以代替谷食。你们第一次辟谷期就定为一个月吧,这是辟谷丹,你们带着。”

        唐温柔和蝶雨寒进入静修室,开始了第一期闭关。

        文采翔,文公子,这一天,来他到天隆殿拜访,金剑门副掌门流云飞热情地接待了他,流云飞和文采翔经常有商业来往,彼此非常的熟悉。

        闲聊半天,流云飞得知他的来意后,摇摇头说:“文公子,此时冰雨仙子正在闭关辟谷,不可打搅,否则曼易大长老怪罪下来,我也担当不起,此事还是从长计议。”

        文采翔也没什么好办法,怏怏地说:“看来此事还得我父亲出面了,流掌门,你觉得呢?”

        流云飞婉转地说:“文盟主出面一定没有问题,但是曼易大长老的意见是关键的,我个人认为你还是从曼易大长老这边入手更好。”

        文采翔心想叹息一声,他知道这个流云飞做事非常圆滑,谁也不愿意去得罪,觉得再聊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就告辞而去。

        一个月的闭关期很快就过去了,唐温柔晋级了筑基三层,蝶雨寒也晋级了筑基二层。

        有了辟谷丹,两个人辟谷修炼也很顺利,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顺利完成第一期辟谷。

        “七元珠蕊”功法她们也开始了入门的修炼。

        出关后,两个人都换上了“鼎基商行”买来的新锦裙。

        一个是晶莹剔透的冰白无瑕,雪白双颊之上,飞上红云两朵。

        一个是水雾迷离的幽蓝恬静,像是晨雾沁人,清明如水中月。

        连曼易大长老也看呆了,眼神已离不开两个俏丽的身影。

        唐温柔和蝶雨寒情不自禁拥抱住对方,异口同声地说:“温柔师姐,你好美啊!”“雨寒师妹,你太美了!”。

        曼易大长老痴痴看了半天,才祭出了飞行法宝,对唐温柔和蝶雨寒说道:“今天我们去边谷城的月影村海边试炼,你们主要练习冰雨双剑的合击效果,一定要记住了,每一招都要练习合击!”

        唐温柔和蝶雨寒躬身含笑回答:“是,师傅,我们出发吧。”

        师徒三人都驱动了自己的飞行法宝,三点遁光消失在“小藕”庭院上空。

        边谷城,内海第一城,这里是军事重城,曼易大长老不想惊扰那些守城的门派成员,所以没有去城主府停留。

        她们直接停在了边谷城任务堂的小广场上,指示她们各自去取了一个“金须海龙猪”的任务牌。

        金须海龙猪,这个任务积分有五万,曼易大长老早考虑过了,不去小森林和小矿山试炼,那里积分都太低了。

        她心中的计划是在一年内完成一百万任务积分,这样才能获得进入门派“仙瑶池”的名额。

        曼易大长老首次就让她们领五万分的任务牌,是个中度困难的任务,她也相信徒弟们能够完成。

        师徒三人再次驱动飞行法宝,在曼易大长老带领下,降落在海边的月影村。

        曼易大长老走到一个农户家里,用三块灵石换了一头大肥猪。牵上大肥猪就往海边走。

        师傅买大肥猪干嘛?难道这个任务就是杀大肥猪吗?

        唐温柔和蝶雨寒都感到非常奇怪,曼易大长老没回头就知道了两个徒弟奇怪的眼神,她说道:“没什么奇怪,用我的方法简单有效,不用那么劳身费神,等会你们就知道了。”

        海边,有一个突出的岩石平台,

        曼易大长老将大肥猪绑在岩石平台上,顺手捅了大肥猪几刀,大肥猪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通红的猪血流入海中,瞬间染红了一大片。

        曼易大长老对两个徒弟说道:“金须海龙猪最爱大肥猪了,我们把它引到岸边来,你们就在岸上攻击它,也不一定非要斩杀它,只要攻击到它进入狂暴状态时,它会吐出一个‘金猪珠’来,你们拿到这个‘金猪珠’你们就可以交任务了。”

        “师傅,就这么简单?那其他人是怎么做这个任务的?”唐温柔问道。

        “其他人来做这个任务时,先派很多人到海中搅翻海水寻找,找到后还要在大海里与之搏斗,一边御水术一边攻击,还要防止它逃跑,费时又费力,几天几夜也不一定能打完。”曼易大长老回答。

        此时,深海的远处,海水里泛起许多气泡,越来越大,深蓝色的海水里串起一圈圈黑色波纹。

        两根像鞭子一样的金须从海水中冒了出来,紧接着一个像猪头一样的大脑袋露出来了,它展开大嘴,乘风破浪直奔岸边的大肥猪扑来。

        “它来了,你们准备攻击!”曼易大长老喊了一声。

        唐温柔和蝶雨寒同时祭出冰雨双剑,站在岸边沙滩上,和岩石平台形成三角型。

        金须海龙猪窜倒岩石平台边,连看都没看唐温柔和蝶雨寒两个人,心想也根本没有把这两个筑基小蝼蚁放在眼里。

        它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大肥猪,只一口就将大肥猪整个囫囵吞下去了。

        “雨点!”蝶雨寒对着金须海龙猪的眼睛发起攻击,

        “冰冻天!”,唐温柔也配合地跟进施法。

        “雨点”和“冰冻天”相加,形成一个大冰弹,直接飞向金须海龙猪。

        “啪!”的一下,正打在它的眼睛上。

        大冰弹看似攻击威猛,也只是在眼皮上打出一道淡淡血色红印,但却把金须海龙猪打得恼火了。

        “呼”一声,金须海龙猪站直了身子,哇!它足有十几丈高。

        “哗!”它喷出一大口海水,强大的冲击力把唐温柔冲的坐在地上了,全身上下被又腥又臭的海水包围。

        “啪!”它甩开头顶的一条金须,像鞭子一样抽向蝶雨寒,蝶雨寒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抽中,身体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金须海龙猪一击得手,开心得嗷嗷吼叫,用藐视的眼神看着她俩。

        “你们灵活一点,要运用战术,御风术、风刃术,现在正好是练习的时候。”远处传来曼易大长老的声音。

        唐温柔和蝶雨寒对视一眼,施展御风术重新回到刚才的位置。

        还敢回来?不堪一击的小蝼蚁,金须海龙猪已经吃到了大肥猪,它本不想再继续打斗的。

        既然还要打,那就再尝尝我的口水吧,一大口海水再次朝唐温柔吐过来。

        “冰冻天!”,唐温柔开始利用战术,就在它刚刚吐出海水的时候,冰剑一挥。

        “咚!”的一声,吐出的海水瞬间结冰,变成了一条大冰柱,掉下来,正好砸在“金须海龙猪”肥大的脚上。

        “嗷!”它痛得大叫,抱着受伤的脚,大跳起独脚舞来,这一边的沙滩都随之颤抖,岸边蓇葖树上的大鸟,也被怪异的舞蹈吓得飞走了。

        金须海龙猪跳完舞后,开始进攻,挥动着两条金须轮流抽过来,它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两个筑基小蝼蚁。

        左闪右躲,上下纷飞。唐温柔和蝶雨寒施展御风术,就像两只穿梭的蝴蝶。在躲闪中逐渐飞行自如,御风术也在提升。

        “冰咆哮!”,唐温柔在侧飞中单手一旋,寒风夹着冰雹和雪花席卷而来,金须海龙猪像掉进了冰窟,全身也被刺骨的寒气起一层薄薄的霜冻。

        不行,太冷了,金须海龙猪哆哆嗦嗦地刚刚抖掉身上的霜冻,就迎接了蝶雨寒发出的“雨漩”。

        “呼噜噜!”转个十多圈再停下吧,金须海龙猪真的很听话,果然转了十多圈才停下。

        金须海龙猪彻底被惹恼了,竟然被两个小蝼蚁戏弄,它也是有脾气的,也是会生气了!

        不行,要给点厉害你们看看。它对着唐温柔冲了过来,张开了血盆大口,唐温柔急忙御风纵身倒飞,金须海龙猪的大嘴喷出腐烂的臭气,满口大牙还有两颗是断了半截的。

        臭气把唐温柔熏得够呛,她在倒飞的同时发出“冰凌花”直接打入金须海龙猪的臭嘴中,金须海龙猪一下被打得噎住了,好像是打到了气管里面卡住了。

        它又狂跳起沙滩舞来,沙滩上的小螃蟹吓得都躲进洞里去了。

        狂跳几下后,它终于把冰凌花消化掉了,

        “叭!”眼睛又被蝶雨寒也发出了“雨点”击中,只打得它泪眼模糊。

        “雨漩!”,“冰冻天!”,蝶雨寒和唐温柔再次配合施法,嘿嘿!这下金须海龙猪变成了滚动的一个超级大冰棍。

        半个多时辰了,唐温柔和蝶雨寒配合连番攻击,虽然把金须海龙猪搞得很狼狈,不过这样的攻击对它根本不能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两人心中难免有些焦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