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斩二副

第二十五章 斩二副

        大飞狼看着房间里的三个劲敌,根据每个队员的特长,他进行了战斗布置。

        由海明藏和朱奇虎打头阵,奇袭两个跟班,唐温柔和蝶雨寒跟进,对二副进行纠缠攻击。

        最后大家一拥而进,进行混战。

        大飞狼又对唐温柔叮嘱道:“唐师妹,你和蝶师妹只要看到海明藏和朱奇虎一发动攻击,你们就全力施法纠缠二副,一定要缠住他三息的时间。”

        看到唐温柔点头,大飞狼两道剑眉一挑,对海明藏和朱奇虎发出了攻击指令。

        “嗖!”两个人像疾风一样冲进了房间,

        “追魂刺!”海明藏进门就对左边的船员发动刺杀攻击,两把鱼鳞匕首刺向他的胸口,

        朱奇虎腾空跳起给右边的船员来了个迎头“暴击”。

        唐温柔和蝶雨寒随即也冲进去,对着已经惊醒大胖子二副发出“雨漩”和“冰冻天”。

        这四个人一系列动作也就发生在一息的时间,紧接着大飞狼和桂泽鱼、离海波也冲进来了。

        海明藏施展追魂刺,他的鱼鳞匕首并没有刺入船员胸口,这小子穿着贴身防御软甲,属于下品灵器,防御非常高,一下挡住了鱼鳞匕首的刺入。

        但海明藏“追魂刺”的冲击力,却把他冲得摔到在地上。

        桂泽鱼进来后赶上前,施展一招“雷电鬼爪”,一下将他电晕过去,头发都焦了。

        离海波看准时机,一招“爆血切割”,精锐战斧割在他的喉咙上,立刻身首异处,离海波一个火球术丢了过去。

        右边的那个船员被朱奇虎的战棍砸在头上,登时就昏到在地,大飞狼一招“爆炸箭”就将这个船员的头射的炸开了。

        大胖子二副在床上被冻住了,无法去救援两个跟班,三息时间后挣脱了,可就在这三息时间,他的两个得力跟班已经被斩杀了。

        七个人围住了他一个人,现在这个的情况,那是绝对没有任何退路了。

        大胖子二副两眼鼓起,有些狂暴样子,鼓动真元,单手决一出,祭出了一把黑色的魂幡。

        他手一抖,黑色的魂幡就完全幻化开来,瞬间就化成了无穷无尽的幡影子罩向了大家。

        每一道幡影都带着摄人心神的法力,这些幡影犹如阵阵涟绮,连绵不绝的向大伙的心神压制了过来。

        果然,这是一件不错的中品灵器,不但有压制修仙者的心神功法,而且还有防御的作用。

        心神被一旦被压制,就无法完全的施展法术,大飞狼又想到,二副的这个黑色的魂幡可能还有其他攻击法术。

        果然,三息后,就从黑色的魂幡冲出无数冤魂,张牙舞爪迎面扑了过来。

        “箭雨!”,“雨箭!”,

        大飞狼和蝶雨寒同时发出了密集的,雨火交集的弓箭,把那些张牙舞爪,虚张声势的冤魂全部击退,黑色的魂幡的影子也被射的支离破碎。

        “冰咆哮!”唐温柔挥剑施法,寒风夹带着冰雹和雪霜,将二副的衣服被卷得支离破碎,皮肤也被冻裂,形成一块一块的伤痕。

        二副后退一步,面对七个人,他还是很顽强,又祭出一个黑色的盾牌,竟然又是一件中品灵器。

        黑色盾牌祭出的同时,刚好挡住桂泽鱼发出的法术“天罚雷电”,而离海波跟进发出一招“破灭猛击”也正打在黑色盾牌上。

        黑色盾牌在两人的法术攻击下,被击打出灿烂的火花,但是未见任何破坏效果。

        大胖子二副突然反攻,

        他发动的是三式连击法术,

        第一式“盾牌防御”成功挡住了离海波和桂泽鱼的攻击,

        第二式“盾牌反击”是对着离海波的,

        第三式“盾牌重击”还是对着离海波去的,离海波击倒在地,并陷入短暂的昏厥状态。

        黑色盾牌,这个法宝确实厉害,又是防御叠加攻击的。

        连击得手后,二副纵身后跃,退到房间的角落,背依着墙飞速吞了几颗疗伤药。

        他收起了已经破烂的魂幡,再祭出一把黑色短斧,又是中品灵器。

        “气神合一!”,二副一声大喊,登时他的精神力、意志力、攻击力和攻击速度全都暴涨了五成。

        对战几招,大家都知道,二副战斗经验非常丰富。

        大飞狼看到自己这边队员的情况是,离海波失去战斗能力,桂泽鱼的雷电法术二副完全可以防御,海明藏的鱼鳞匕首肯定是攻不破二副的盾牌,偷袭也已经不可能了。

        朱奇虎却还在犹豫之中,他根本没有战斗经验,不知道该用那招法术来进攻二副。

        “哼哼!”二副狞笑一声,开始了全力反击,

        “幻生斧影”,短斧乱挥,幻影重重,

        每个斧影的刃口闪着渗人的寒光,鬼魅的斧影充满了整个房间,让你感觉得每一道斧刃都是砍向自己的。

        “退!”大飞狼疾喊了一声,单手拽起地上的离海波,腾跃退出了房间。

        大家也紧跟着他退出了二副的房间,最后退出的两人身上已经被斧刃劈伤。

        “幻生斧影!”,“幻生斧影!”,

        二副疯狂地挥动黑色短斧,狂暴地叫嚣道:“进来啊,几个蝼蚁,就知道偷袭,敢杀我兄弟,现在知道怕了吧?”

        整个房间里布满了斧影,没有大师兄大飞狼的指令,一时间谁也不敢再茫然冲进去。

        唐温柔急躁地问大飞狼:“大师兄,你们上次来的时候是怎么战胜这个二副的呢?”

        大飞狼回答:“唐师妹,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就将那个二副斩杀了,这个是新招募来的,没想他法宝还真多,这个黑色短斧和盾牌法宝真是不错,非常厉害啊。”

        离海波刚从短暂昏厥中清醒过来了,一个鱼跃从地上跳了起来,他看到二副嚣张的的样子说:“大师兄,让我来,他有盾牌,我也有!一会我先冲进去抗着,你们跟上。”

        大飞狼立刻对大家说:“好的,离师弟你一定要抗住,所有人进去后全力攻击二副的盾牌,先把他的盾牌法宝打烂。”

        离海波收起精锐战斧,祭出一个黄色的尤紮崁盾牌,也是个中品灵器。

        “钢铁护甲!”,离海波一声大吼,用盾牌对着自己施法,顿时他全身防御能力暴涨了五成。

        “跟我冲!”离海波像怒豹一样又是一声大吼,冲进了房间。

        幻生斧影砍在离海波的盾牌和身上,只是划出一道道浅浅的印子,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伤害。

        离海波一直冲到二副身前,用尤紮崁盾牌紧紧顶在了二副的黑色短斧上,瞬间房间里幻生斧影全部消失了。

        “爆炸箭!”大飞狼疾风一样冲进去,这一箭正射中二副的黑色盾牌,这一箭带着猛烈的爆炸威力。

        只听见黑色盾牌发出“咔”轻微的响声。

        蝶雨寒与唐温柔发出了“雨点”和“冰冻天”,硕大的“冰弹”也正击中黑色盾牌。

        “咔咔!”黑色盾牌刚刚承受了大飞狼的火焰攻击,再次受到冰雨夹击,盾牌裂开了一条细细的裂缝。

        “穿刺!”最后朱奇虎冲了进来,掷出的战棍,正好穿透了黑色盾牌那条裂开的细缝。

        “咔嚓”一声,黑色盾牌裂成两半。

        失去盾牌保护的二副,大半个肥胖的身体露出来。

        “追魂刺!”海明藏揪准这半息时机,两把鱼鳞匕首没入了二副左边肥厚的胸膛。

        只是半息,二副肥胖的身体开始发绿,像个碧绿的大冬瓜一样,两个眼睛也变得绿莹莹的。

        离海波退后一步,看着二副的身体依着墙慢慢地滑倒在地上。

        唐温柔看着就觉得恶心,马上一个火球术丢过去,二副的尸体化为了飞灰。

        离海波俯身拾起地上的黑色短斧,他欣赏半天说道:“大师兄,这黑色短斧真不错,比我的战斧还好,要是我能用就好了。”

        大飞狼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在椅子上坐下后,对离海波说道:“离师弟,你用不了的,短斧里面有二副的灵魂烙印。除非你拿到炼器大师那里去修改,但是抹掉灵魂烙印的费用,和购买一把新的是一样,但是可以拿去给你的战斧做升级材料用。”

        离海波点点头,叹了口气说:“这么好的法宝拿来做材料用,真是可惜了。”

        大飞狼站起身,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东西,没多久,他终于找出了一把钥匙。

        “蒸汽机房后门的钥匙!”

        他顿时松了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对大家说道:“钥匙找到了,我们下一段路程是穿越蒸汽机房,蒸汽机房的大门要清晨时分才会打开,我们在这个房间休息到明天清晨,你们受伤的就立刻疗伤,必须养足精神应付明天的大战。”

        桂泽鱼和海明藏在退出时被斧影划伤了几道口子,离海波也只是被震晕了,大家基本都没什么大碍,于是都开始静心休息和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