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捆脚谁不会啊

第二十七章 捆脚谁不会啊

        先破弱者,再集全力攻杀强者。跟班老六就是弱者!

        大飞狼于是振臂一呼,发出指令,全力攻击,先杀跟班老六!

        海明藏知道自已经失去最好的偷袭时机,他又退到小回廊进口处,悄然隐身潜伏起来,万一有其他海盗赶来增援正好又可以偷袭。

        离海波正处在大副的身后,他很不服气地看着保护大副的方形大鼎,却也只能连续不停地发动“杀气破裂”强攻。

        防御大鼎在离海波的强攻下摇晃不停,大副头也没回,毫不理会离海波的攻击,却对着朱奇虎发出一招“烈焰狂刀”,只见三道暴戾的烈焰刀芒轰了过去。

        跟班老六也对着朱奇虎发出“赤焰飞刺”,三根炙热的火焰飞刺飞向了朱奇虎。

        两个家伙都是火灵根,经常在一起战斗,他们不用商量也知道先对着实力最弱的朱奇虎全力攻击。

        朱奇虎看见两人都对着自己攻击,不免有些心慌,他又没有什么防御法宝。

        他只好脱手将双手战棍掷出,对着跟班老六的眉心发出一招“穿刺”,借力身体往后一个飘移。

        听到大飞狼的指令后,桂瑜鱼对着跟班老六发出一招“疾光电影”,唐温柔发出了“冰凌花”,大飞狼发出了“爆炸箭”。

        蝶雨寒没有空闲发动攻击,她要不停地发出“雨点”来抵抗地上面上不断蔓延的焦土。

        “疾光电影”,速度最快,最先攻击到跟班老六,两道强烈的疾光窜入跟班老六的双眼,他瞬间产生了瞬间眩晕。

        他本来的动作是双手举起两把卫手剑,十字交叉要防御朱奇虎掷过来的战棍,却因为疾光电影的眩晕,手一抖发生了偏差。

        双手战棍穿过跟班老六交叉的卫手剑,但没有打中他的眉心,只是打在他的左额头上。

        唐温柔发出的“冰凌花”同样也偏离了方向,打在跟班老六的右额头上。

        最后到达是大飞狼的“爆炸箭”,在老六的右肩头炸开,几乎炸掉他半个肩膀。

        老六一下子承受了四个人的攻击,身体摇摇晃晃,向后退了三四步,正好退出了方形大鼎的防护罩范围。

        嘿嘿!机会来了,海明藏就隐身在这位置,终于等来了一个,他立刻现身,一个“奇袭斩”鱼鳞匕首没入跟班老六的后心窝。

        可怜的跟班老六连身后杀他人是谁,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就陨落了。

        海明藏要是偷袭成功,绝对是干净利索,特别是从背后偷袭,那是叠加双倍的杀伤力。

        再看朱奇虎往后一跃,他就退到蒸汽机房门边,已经没有了退路。

        大副发出的三道“烈焰狂刀”在蝶雨寒的“雨点”和“雨璇”的阻击下,两道烈焰刀芒熄灭了。

        还有一道“烈焰狂刀”的刀芒穿过雨点,暴戾的刀芒正打在朱奇虎的胸口,他顿时感到五脏六肺都移位了,一口鲜血吐出,摇晃几下,依着大门,坚持没有倒下。

        而跟班老六发出的两道“赤焰飞刺”随后就打在朱奇虎的双腿上,他再也坚持不住,“哐!”一声倒在地上,已是奄奄一息。

        海明藏刚刚刺杀了老六,看到朱奇虎受伤,就悄然使出一招“疾影回避”。

        “嗖!”他的身影像一道电光,瞬间从大副的左侧掠过,来到朱奇虎身边。

        他单手托起朱奇虎,灌入一颗高级疗伤药,然后再输入真元给他疗伤。

        大副一看,跟班老六老七都死了,自己肯定打不过七个人,马上就想到了先逃跑,然后再去搬救兵。

        他临走时发出一招“暗之束缚”,顶着摇晃的防御大鼎转身就跑。

        空中倏然出现了数个黑暗的束缚绳套,无论你往哪一个方面闪躲,还是会被套个正中,一旦套中,便会紧束。

        大家的脚踝全都被束缚住了,需要五息时间解套,有五息时间大副完全可以跑出很远。

        大飞狼脚踝虽然被束缚住,他的精锐长弓可是远程攻击法宝。

        “空中箭纹”正射向急速逃跑大副头山的大鼎。

        这一箭,似乎将这一片空间都撕出一道道裂纹,细长裂纹随着箭纹爆炸。

        “嘭!”防御大鼎被箭纹爆炸炸开,已经开裂的大鼎只剩下模糊虚影还在顶在大副头上。

        防御法宝被攻破,大副更是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以此同时,离海波战斧猛然敲击地面,发出一招“地震波动”,强大的冲击波让大副“扑通”一下被震得摔到在地上。

        离海波立即再发出一招“强制束缚”,同样将大副的脚踝也束缚住了。

        然后他很得意地对大副说道:“你一位只有你会啊?捆脚谁不会呢,嘿嘿。”

        看到大副倒地不起,唐温柔调动冰剑发出了“冰咆哮”,冰雹夹带着雪霜将大副冻住的衣服和皮肤同时卷起,顿时皮开肉绽。

        突然,唐温柔感到经脉膨胀,丹田真元充满,她轻啸一声,竟然是晋级筑基四层了,脚下束缚立时解除。

        同时,大飞狼也解除了束缚,冲到大副身边用精锐长弓卡住他的脖子,厉声说道:“快点乖乖交出指南针,我们不杀你!”

        看到几个人的法宝都对着自己眉心,大副此时觉得再反抗已经不可能了,只好装作委屈地说:“想要指南针给你们就是了,干嘛杀了我的两个小弟啊?还把我的防御大鼎打坏了。”

        大飞狼厉声喝道:“不制服你,能给我们吗?少废话,快点拿出来吧。”

        大副懊恼地从储物戒子里面取出一个银色的指南针,大飞狼接过指南针给所有的人都刷了一下任务,然后再还给了大副。

        大飞狼知道这个银色指南针不能带走,还要留给后来做这个任务的修仙者使用。

        大飞狼继续威逼大副,又从他那里又得到了蒸汽机房的大门钥匙。

        他抬头对海明藏说:“海明,过来给他下迷魂药,让他三天醒不过来。”

        海明藏掏出一个黑色的药丸,强迫给大副下,又捡起跟班老六的两把卫手剑说道:“大师兄,这两把卫手剑给我吧,做晋级材料用刚好。”

        大飞狼点点头说:“好的,你收起来吧。”然后把已经昏迷的大副藏在小回廊外面的一个机柜里。

        大飞狼做完这一切,带着大家来到蒸汽机房的大门前,他转动钥匙轻轻地将打开一条缝,闪身进去了。

        蒸汽机房里面机器隆隆作响,蒸汽不时“嗤嗤”地喷着白雾,机械工正坐在机械臂的控制室里打瞌睡,这样的环境,他还真睡得着。

        大飞狼轻轻的和大家交代:“这个机械工还睡得这么香,难怪不开门,我们趁机偷偷地溜过去,不要惊动他,朱师弟自己要小心点,你现在是虚弱期,身体七成损伤,大家在战斗时要保护他,一旦他身体再遭受到三成攻击伤害,就会自动退出这次任务了。”

        大飞狼再次关切地对朱奇虎问道:“朱师弟,你的伤怎么样了?可以自己行动吗?”

        朱奇虎经过海明藏的治疗,基本可以行动了,于是对着大师兄点点头。

        看到朱奇虎点头,大飞狼轻轻把蒸汽机房的大门再锁上,然后带着大家贴着墙壁蹑手蹑脚朝后门走去。

        离后门还有不到三丈的距离,突然,“呜呜!”机械臂的警报响了起来。

        刺耳的警报把机械工惊得一下坐起来了,鼓起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瞪着大家!

        大飞狼迅速做出反应,他把后门的钥匙塞到朱奇虎手里,一掌把他推了过去。

        朱奇虎也迅速用钥匙打开后门,一闪身就跑了出去。

        跑了一个?

        大眼睛机械工一看朱奇虎跑出后门了,非常生气,他控制一条又粗又长的机械臂把后门挡住了。

        另外三条机械臂朝大飞狼他们打过来,几番攻击后,大家被三条机械臂逼回到了进门的位置。

        “咔吱、咔吱!”机械启动的声音,

        一个四只钢铁脚、四只钢铁手臂的机械怪兽站了起来,足足有五丈多高,走起路来咣当咣当响,大眼睛机械工就坐在它头上的控制室里面。

        大飞狼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兄弟们,又要开打了,我还以为这次可以偷渡过去呢,大家注意躲闪它的机械臂,手臂上会喷蒸汽的,当心被灼伤!全力集中攻击它的钢铁脚。”

        离海波吼叫一声,非常鲁莽地冲上去打头阵。

        “破灭猛击!”,他对着机械脚发动猛攻,“铛”火星四溅,坚固的钢铁机械脚没有丝毫损坏。

        大眼睛机械工操纵控制杆,一条粗大的钢铁手臂朝离海波砸了过来。

        离海波一弯腰,轻巧就躲了过去,但却没注意钢铁手臂的反面喷出一道水蒸汽,滚烫的汽浪将离海波衣服撕裂,他受到三成伤害。

        离海波顺势躺地上一滚,滚到墙边上疗伤。

        海明藏隐身偷偷地移动着,他轻巧地从钢铁脚下爬了上去,正要爬到头顶控制室的时候,一只机械手臂发出了警报。

        偷袭不成,海明藏只得放弃,施展御风术飞了下来。

        大飞狼对队员们喊道:“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全力攻击钢铁脚,只要打断三条钢铁脚,它不能移动,攻击范围就够不着我们了。”

        唐温柔和蝶雨寒尝试了几次攻击,可是她们的法术对机械怪兽完全没有效果

        机械怪兽的钢铁脚是猛钢制造的,异常坚固,只有大飞狼的“爆炸箭”有一定攻击效果,其他人的攻击法术基本效果甚微。

        大眼睛的机械工也明显知道,他控制一条机械臂挡住后门这边,另外三条机械臂专门用来对付大飞狼了。

        大飞狼被三条机械臂弄的左右躲闪,无暇顾及,根本没有时机发出“爆炸箭”。

        在蒸汽机房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一条钢铁脚也没有打断。进攻毫无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