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嘟利呀是什么意思

第三十七章 嘟利呀是什么意思

        一个更大的洞穴,龙角洞最深处,队员们都冲了进来。

        唐温柔冲进来后一看,大洞穴挑高七丈,中间有一个十丈左右的圆形祭台,金鳍将军盘坐在上面,正在闭目静修。

        祭坛两边有台阶可以上去,却一边站了一个大头怪鱼副将,身高两丈,手持双剑紧张护卫着金鳍将军。

        队员们的位置在离祭台十丈开外,都等候唐温柔的指令。

        唐温柔学习大师兄的经验,先杀弱者,于是缓缓地问道:“黝丹你的大挪移能不能把那两个大头鱼副将拉过来,要先斩杀它们,我们再上祭坛。”

        “大挪移!”

        黝丹走上前一步,施展法术轻松就把一个大头怪鱼副将被拉到大家面前,随即他又发出一招“摄魂”,大头怪鱼副将像是魂丢了一样,陷入迷茫状态。

        朱奇虎一个“暴击”双手战棍砸在它头上,桂泽鱼的“天罚雷电”也从空中打了下来。

        承受了三人的攻击,这个大头怪鱼副将非常顽强,不但没有倒下,它的双剑还对着黝丹使出一招“背刺”,冉矛剑急忙用德莱盾牌发出一招“铁山格挡”挡在黝丹前面。

        另外一个大头怪鱼副将一看同伴被袭击,也冲过来加入战斗。

        金鳍将军“嚯”的站起身,瞬间,洞穴中金光灿烂。

        这是一个已经修炼出人形的女人,身高九尺,鱼尾已经修炼成白皙的大脚,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金艳艳的美丽气息。

        她并没有冲下祭坛,静静地祭出法宝,这是两柄硕大的金瓜战锤,她用冷艳艳的双眼盯着大家。

        唐温柔和蝶雨寒两人并没有出手攻击大头怪鱼副将,正在储蓄真元,也在防备金鳍将军的攻击。

        离海波怒了,他看见四个人都还没有击杀两个大头鱼副将,心想这两条大头鱼还真耐打啊,

        怒火心中燃烧,怒豹似的冲上前对着其中一条大头鱼发出两个连击法术。

        “地震波动!”大头鱼副将被震的摔倒在地上,跟着连击“爆血切割”将鱼头给斩了下来,杀鱼就这么简单。

        离海波一击得手,并没有停止,他一回手对后来参战的大头怪鱼副将又是两招连击法术。

        “怒气漩涡!”

        他把精锐战斧抡得像个风车,兜住大头鱼副将,带着它在头顶的上空旋了两圈,嘴上怪叫一声:“嘟利呀!”。

        “啪!”一下把它摔倒在地上。

        “吸血下刺!”精锐战斧扎在大头鱼副将的头上,只见精锐战斧瞬间把大头鱼副将血吸光,大头鱼变成了一具干尸,精锐战斧也变得通体精红。

        朱奇虎愣了楞,没有喊出佩服两字,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离海波,问道:“离师兄,你大喊嘟利呀,这是几个意思?”

        离海波嘴吧一歪回答:“朱师弟,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魔族语言,就是摔死你的意思,我昨天在大鱼场刚学来的。”

        朱奇虎这才佩服地朝他伸出一个大拇指说:“离师兄,你牛!要不你上去祭坛区,把金鳍将军也嘟利呀!”

        队员们也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几个女孩更是笑得灿若花开。

        两个大头鱼副将被干掉了,金鳍将军只是冷冷地看着,不过就是没有走下祭坛。

        唐温柔立刻就感到这个祭坛上有古怪。

        突然,金鳍将军狂啸一声,背上的金色鱼鳍“哗”地张开,变成两个硕大的飞鱼翅膀。

        暗金色翅膀扇动一阵爆戾狂风卷向大家,金丹九层修为的气势显现出来。

        狂风将空气压缩成像有型的物质,就像看不见的巨石一块块朝唐温柔他们叠压了过来。

        唐温柔鼓动真元抵抗无形的叠压,发出了进攻指令:“离师兄,冉师弟,换盾牌,从两边先冲上去。”

        离海波接到指令后收起精锐战斧,祭出尤紮崁盾牌,对着自己发出“钢铁护甲”,从祭坛右边冲了上去。

        冉矛剑也收了德莱战锤,双手持德莱盾牌,发出“铁山格挡”从左边冲上祭坛。

        唐温柔和蝶雨寒也一左一右分别跟随上了祭坛。

        “颤栗石化”,

        金鳍将军两个金瓜战锤左右开弓,分别砸在离海波和冉矛剑两个人的盾牌上。

        两个人心头颤栗,立刻变成了石化人,五息时间不能动弹,身体也遭受三成伤害。

        厉害!金丹九层就是厉害!一招就限制了两名队员的行动。

        “剑气破裂!”,

        唐温柔和蝶雨寒冲上来后也毫不客气发出大招合击。

        “咻咔!”

        两道狂暴破裂的剑气冲向金鳍将军,金鳍将军一看来势凶猛,不敢怠慢,将硕大的飞鱼翅膀一合拢,紧紧包裹住自己的身体。

        “嘭嘭!”如此狂暴的破裂剑气撞击在翅膀上,就像打在篷布上一样,金鳍将军居然若无其事。

        但是,下一刻,玄冰澜雨剑阵布满整个祭坛,地面冲天剑气将金鳍将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她吃了个大亏,一把玄冰剑气刺穿了她的左脚,她没有意料到剑气破裂后面还有剑阵。

        此时,朱奇虎、黝丹、桂泽鱼也冲上了祭坛,

        黝丹上来看到石化的两个人有危险,立刻发出了“土墙”和“木墙”,一堵墙挡在离海波身前,一堵墙挡在冉矛剑身前。

        “嗤啦!”土墙和木墙在金鳍将军面前简直就是纸糊的一样,她狂啸的声音气势就将这两堵墙撕得粉碎。

        她看见七个人都冲上了祭坛,双手将金瓜战锤对撞,发出一招“弱化崩击”,蹦出一颗颗金光飞珠四面弹射攻击大家,凡是被打中的人还继续反弹又攻击到另外一人。

        一时间,满屋子的金光飞珠乱崩,好几个人都被金光飞珠崩伤,而且还感到心神被弱化。

        桂泽鱼还好,她可以出“雷电鬼爪”直接将金光飞珠崩了出去。

        唐温柔和蝶雨寒对视一眼,对着金鳍将军分别发出“冰龙爆”和“雨龙爆”。

        朱奇虎跟进也发出一招“破天”,金鳍将军依然是把翅膀一合拢,来抵抗三人的攻击。

        “轰隆!”“嘭!”

        三人的攻击全部打在金鳍将军左边翅膀上,朱奇虎的“破天”最后到达,在已经被唐温柔和蝶雨寒轰得一条细缝的左边翅膀补上一下,左边翅膀“咔嚓”裂开一条狭长的口子。

        五息时间已过,离海波和冉矛剑恢复过来,抖数精神继续参战,他们刚想对金鳍将军发动攻击。

        “颤栗石化!”,又是这招,两人瞬间又变成石化人了,两次叠加,身体已经是六成伤害了。

        黝丹很想去帮助离海波和冉矛剑疗伤,可是他们处于石化中,根本吃不了丹药,也不能疗伤,干着急也没办法。

        “剑芒波动!”,

        唐温柔和蝶雨寒意念想通,同时催发出了两道三丈剑芒朝金鳍将军打来,金鳍将军连想都不想,依然是把翅膀合拢来抵抗。

        就在这一瞬间,桂泽鱼抓准了时机。

        她在金鳍将军翅膀合拢的瞬间,发出了“疾光电影”,一道刺眼的电光从翅膀的缝隙中窜了进去,正击中她的眼睛。

        金鳍将军眼花缭乱,无法集中心神,合拢的翅膀瞬间张开。

        “轰隆!”

        两道强悍的剑芒正好打在她的心口,并迅速组成的四十七道玄冰澜雨剑网,就像渔网一样向她罩了过去。

        金鳍将军被剑芒打得吐了一口金色的血,她蹲在了地上,再次聚集真元,将飞鱼双翅竖起想要挡住剑网。

        但那里还抵挡得住,强悍的玄冰澜雨剑网将她的双翅切割得支离破碎。

        她背上都是鲜血,强坚持没有倒下,低头对着祭坛中心位置的圆点喷出一口金色的精血。

        哇!她在燃烧精血,当心大招!唐温柔喊道。

        果然!是阵法!

        祭坛的地面呈现出一副蜘蛛网一样的线路图,一道道金丝焰气由中间圆点沿着线路图向周围扩散辐射,

        金丝焰气像锋利的剃刀一样来回的切割,划过了黝丹的右小腿,他扑通摔倒在地,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往外涌出来。

        唐温柔一看大吃一惊,上前拽起他,丢到祭坛下面去了。连声疾呼:“大家站在空地中,要跳起来躲闪”。

        大家踩在没有线条的空地上,跳跃着躲闪金丝焰气的来回切割。

        “夫君救我!”        “夫君救我!”

        金鳍将军蹲在地上,呻吟着连声大呼,她用支离破碎的翅膀紧紧裹住全身,蹲在祭坛圆点上一动不动。

        正在大家惊疑的时候,金丝焰气也渐渐消失了,离海波和冉惊天石化也解除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嗷!”

        突然,队员们都听到一声亢奋激昂的龙啸,

        祭坛的上空,突兀出现一条五爪金龙,只是一道虚影,张牙舞爪,光是气势就压得大家心神不稳。

        五爪金龙啸声过后,张开血盆大口,一道天火喷出。

        九阳天火!

        炙热程度似要将这里烧成空间塌陷,它是想将队员们卷到空间塌陷中烧成灰烬。

        电光火石间,

        “剑魄气合!”

        唐温柔和蝶雨寒瞬间形成两个剑影堡垒挡在最前面,同时对着金龙的虚影发出“冰龙爆”和“雨龙爆”,黝丹在祭坛下面也发出一招“石落”。

        “呼!”玄冰澜雨剑发出的剑影堡垒挡住了九阳天火的十成攻击,并且同时催发了五成攻击的反噬。

        “不.....啊!”,

        只听见金鳍将军恐怖怪叫一声,五爪金龙也被自己发出九阳天火反噬,虚影立刻暗淡了许多。

        紧接着又在“冰龙爆”和“雨龙爆”攻击下,只剩一个模糊不清的虚影了。

        黝丹的“石落”像一座大石山狠狠地砸上去,金龙影子彻底消失了。

        队员们低头再看金鳍将军,已经被反噬的九阳天火烧成一个漆黑的骷髅了。

        反噬的九阳天火,才是最致命的。

        队员们都嘘了一口气,惊出一身冷汗。

        唐温柔轻吁道:“好险啊,仅仅是一条天龙的虚影而已,喷出的九阳天火就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