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打老斧

第三十九章 打老斧

        走在通往岚岐寨的大路口上,看到十多个村民在路口上徘徊,看起来神色甚是忧郁。

        唐温柔正要上前去问路,村民们看到她们像是要进岚岐寨的样子,全都围上来询问,才知道是要进岚岐寨做任务的仙师,连忙全部跪在地上求仙师救人。

        昨天“老斧帮”又到村里抓了十七个村民,跪倒的这些都是他们的家属。

        一个老者解释道,如果唐温柔帮助他们把亲人救出来,大家愿意出五万积分。

        唐温柔一抱拳说道:“各位乡亲,不管你们出不出积分,我们也一定将你们的亲人救出来,你们先回家等我们的消息吧。”

        村民们一看仙师答应了,在老者的带领下,他们都回家去了。

        岚岐寨,

        寨子里面没有一丝灵气,稀稀拉拉有几个破茅草屋,边上乱七八糟堆着抢来的一些生活用品。

        在中间有一片空地,地上有十多个村民盘坐在那里,每人头上罩着一个大酒缸正在修炼,酒缸把头部都罩住了,看不到脸。

        有一个聚气三层的小头目站那里指手画脚瞎指导,嘴上还说:“老大让你们修仙有什么不好,不但可以延长寿命,还享受荣华富贵。”

        唐温柔和蝶雨寒进入岚岐寨后一看,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修炼功法,还把酒缸戴在头上。

        蝶雨寒一招“飞雨连珠”打过去,“啪啪啪”十多个酒缸都被打得支离破碎。

        酒缸被打碎后,露出村民茫然和诧异的表情。

        那个小头目这才反应有人进来了,拔腿就往里面跑,嘴里喊道:“老大,有人打进来了!”,十几个村民也吓得四散奔逃。

        蝶雨寒大笑一声对唐温柔说:“哈哈,温柔姐,这里都是些乌合之众,这个任务太简单了。”说完就往里面冲了进去。

        在靠山岩处有两幢房子,一幢三层,一幢两层,岩石和木结构镶嵌搭建,看着比较结实。

        听到喊声,从两幢房屋里冲出来五个人,三男两女,五个人的法宝都是双手战斧。

        祁龙凯,筑基五层,手持一把金色的战斧。

        当他看见唐温柔和蝶雨寒时,微微一愣,然后嬉皮笑脸地说:“嘿嘿!我正想去给老三找一个压寨夫人呢,这下到好送上来两个,哇!你们两个真的和仙女一样漂亮。”

        蝶雨寒俏脸一寒,试探着对祁龙凯发出一招“雨点”,没想到祁龙凯用金色的战斧轻轻一挥就挡住了攻击。

        唐温柔一看就知道,这把战斧是个中品灵器,次于冰雨双剑两个档次,也是个好法宝。

        看来这家伙运气真好,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机缘。

        唐温柔上前一步说:“祁龙凯,你强迫村民加入帮派,强抢民女做压寨夫人,如果你现在投降,解散帮会,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祁龙凯听完哈哈大笑:“呦呵!你从哪里来的,我什么时候强抢村民和民女了?大联盟的规定也是允许我们成立帮会的,你们是什么人啊,怎么管的那么宽?”

        唐温柔理直气壮地回答:“齐龙凯!你听着,我们是金剑门核心弟子,这里是金剑门管辖范围,我们当然可以管。”

        祁龙凯听见是金剑门核心弟子,口气软了一点说道:“你们不要听别人乱说,这是我的夫人,她自愿从下面村子里来的,要不你问问她们?”

        那两个压寨夫人站出来,两人虽说都是村妇打扮,略有些姿色。

        其中一个年级稍微大一点的对着唐温柔说:“金剑门的小妹妹,这里没有强迫村民,我们都是自愿来的,你们回去吧,别管我们的事。”

        唐温柔一看,肯定得了祁家兄弟的调教,这两个女的都是聚气六层了,感到了修仙的好处,才帮着祁家兄弟说话。

        蝶雨寒耐着性子大声叱呵:“嘿!谁是你的小妹妹啊,村长还有刚才岚岐寨门口的村民都亲口和我说了,你们还要狡辩,他们的亲人都在等他们回家呢,我看你们都是些乌合之众,还敢叫老斧帮,应该叫酒缸帮才对,快点投降!”

        祁龙凯眼中闪出暴戾之气,吼道:“哼!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想要我投降,问过我的金刚神斧!”。

        一招“开山断金”就打过来,其他四人也挥舞着战斧加入战斗。

        唐温柔施展“真元冰罩”挡住了攻击,向后一个急退和蝶雨寒以二敌五开始了战斗。

        五把战斧发出“冲锋斩”“撼动地”“千军斩”“头锤”“冲撞”向唐温柔和蝶雨寒打来。

        唐温柔和蝶雨寒是希望这三兄弟投降,解散帮会,放村民回去,所有没有马上用杀招。

        只是发出“冰龙爆”和“雨龙爆”还击,两条冰雨长龙对着祁龙凯五个人呼啸冲了过去。

        轰然爆炸后,那两个压寨夫人直接重伤倒下,两人压寨夫人还是聚气级,还招架不住这两个大威力法术。

        一看夫人倒下,祁龙凯怒火狂暴,恶狠狠对着蝶雨寒瞪了一眼。

        突然他冲了过来,发出一招“蛮牛昂首”,大意的蝶雨寒被顶撞出两丈多远,随后祁龙凯追上去发出三招连击法术。

        他的两个兄弟显然知道大哥的连击法术厉害,立即发出“削骨”和“斩脚”缠住唐温柔,不让她去救援。

        第一招“昆仑震”,祁龙凯冲到蝶雨寒身前,他的大脚往地上猛地一跺,发出震波。

        蝶雨寒站立不稳,“扑通”跌倒,秀发如云,铺在地上,身体呈飞仙状态,异常的美丽,祁龙凯竟也看的痴了。

        第二招“风车旋”,他用金刚战斧将倒地的蝶雨寒兜起来,像风车一样在空中旋了三圈,“啪”摔到地上。

        第三招“破竹斩”,连击紧跟而来,他要将地上的敌人像竹子一

        样劈开。

        蝶雨寒连中两招,摔倒在地上时瞬间晕厥,眼看要被金刚神斧

        劈中。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唐温柔施展一个“疾进步”如闪电般的窜

        过来,人还在在半途中,玉手一旋,发出一招“真元冰罩”。

        一个蓝色的透明冰罩,将蝶雨寒及时罩住,金刚神斧劈在“真元冰罩”上。

        “咔嚓!”真元冰罩竟然被劈开,被真元冰罩阻挡了八成攻击力的金刚神斧继续劈了下去。

        蝶雨寒刚刚从昏厥中清醒,本能抬起左手用来格挡,这一斧,正好就劈在她的左手上。

        幸好,她穿的“蓝灵飞雀水云裙”也有一定的防御作用,所以手臂没有被斩断,但也是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三招连击,造成蝶雨寒五成伤害。她忍着疼痛,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淌下,美丽的脸上隐透出俊俏杀意。

        唐温柔的“真元冰罩”使用率太少,没有晋级到九层,防御力显然不够。

        她在发出“真元冰罩”同时,又对着祁龙凯发出了“冰咆哮”,将其困住后,迅速把蝶雨寒拉到了身边。

        太轻敌了!

        两人心里亦在惊疑,看似乌合之众的岚岐寨,实际上是得到了真正的机缘。

        两人心中顿时涌起了杀心,决定不再留情,全力斩杀!

        “剑气破裂!”

        两人同时大喝,

        刹那间,狂风骤起,强悍的剑气破裂开来,带着狂暴的杀意席卷祁家三兄弟,“咝咝”破裂的剑气丝丝作响,似乎要将这一带的空气撕裂。

        “轰!轰!”两道狂暴的剑气将祁家两个兄弟撞倒在地,还好,老大齐龙凯用金刚战斧挡在最前面,三人都只是被撞得口吐鲜血,地面也被破裂的剑气打出道道沟坎。

        下一刻,玄冰澜雨剑阵冲天而起。

        “剑芒波动!”唐温柔和蝶雨寒再次娇喝,这两人现在是恨意加杀心,玄冰澜雨剑阵都还没有消失,合击大招又连着发出,毫不留情。

        两道三尺长的剑芒正中祁龙凯后,再衍生出数道剑芒,迅速在空中组成了四十七道剑网,像渔网一样罩了过去。

        祁家三兄弟,就是那网中的鱼!

        片刻,犀利的剑网就将祁家三兄弟都切割成了碎肉。

        三把战斧“咣当”锵然落地,蝶雨寒此时整个左手都被鲜血染红了,俏丽的脸庞浸着冷汗。

        她看着地上的肉末,恨意大消,这才双盘跌坐,开始疗伤。

        唐温柔丢出一个火球术将地上的碎肉化为灰烬。

        她上前收起三把战斧,不要浪费,大师兄说过这战斧虽然用不了,还是能做升级材料的。

        抬眼看到远处两个压寨夫人这时候也在疗伤,唐温柔走过去厉声问道:“昨天抓来的十七个村民关在那里?”

        那个二夫人几乎是半昏迷状态,大夫人还能说话,她害怕得要命,手指那两层的房屋回答:“在...在地牢里面。”

        唐温柔厉声说:“快去把他们都放出来”

        “是!笸箩,你快去把地牢的人都放了。”大夫人指挥那个已经被吓傻了的聚气小头目。

        那个叫笸箩的小头目真的被地上的碎肉吓傻了,大夫人叫了他几声才反应过来,跑到地牢里面把村民都放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个小箱子。

        笸箩跑到蝶雨寒面前跪下求饶:“仙师,这里是他们的钱箱,求你不要杀我。”

        地牢里村民放出来后看见唐温柔和蝶雨寒,立刻明白是被她们救的,一个个都千恩万谢,然后全都跑回家去了。

        蝶雨寒疗完伤后走过来问两个压寨夫人,“你们是不是想等我们走了,继续在这里当压寨夫人召集村民修炼啊?还是现在回家去?”

        大夫人惶惶地回答:“仙师饶命啊,我们全身动弹不得,不敢再修炼了,我们都回家去。”

        蝶雨寒丢给她两颗高级疗伤药说:“没有人阻止你们修炼,但是不能强迫村民,你们伤好了可以自己修炼,也可以去加入一些正规的门派。”

        回头眼睛一瞪那个叫笸箩的小头目“还有你,也是一样。”笸箩浑身一哆嗦,又扑通跪倒在地,大声回答:“是,仙师!”

        在三个人的保证声中,唐温柔和蝶雨寒离开了岚岐寨,这次任务让她们两个深深地体会到,任何的大意轻敌都有可能导致丧命。

        看来队伍里还是必须要有离海波这样硬抗的队员,少了他们,不能轻松站在那里施展法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