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遇见息王

第一百四十五章 遇见息王

        还想强作镇定?高大威猛的赌场管事大钉子,面容不禁骤然变了颜色。

        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困阵之中,看似简单的困阵他却无法破阵,他连续丢出几枚阵旗犹如泥牛入海,毫无反应。

        “这位贵客,快活岛内严禁斗法,有争议请到议事堂去,那里自有公断。”柜台里面那个沙哑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方珞禁不住回头一看,一个穿着棕袍老者走出了柜台,此人显得短小精干,这一定就是息站的掌柜了。

        棕袍老者直接走向了方珞,他经过赌场管事大钉子身边时,右脚踏出一道暗光,地面随即泛起一圈涟绮,瞬间消失了。

        随后,赌场管事大钉子,他檫了檫额头上细细的汗珠,马上就恢复过来了。

        “这位贵客,我是这家息站掌柜冯矮子,你不能把我们息站当成避难所,他们既然是你的亲戚,请到息站外面解决你们的纷争吧。”掌柜冯矮子说道。

        方珞感觉到这个冯矮子虽然非常客气彬彬有礼,但他说话却暗带强势。

        方珞眼中闪出一道红芒,无形的杀势暴起,冷冷地盯着冯矮子说道:“冯掌柜,我看你像是个彬彬有礼的长者,但你现在的行为却故意偏袒那赌场的人,我进来了就是息站的客人,你本可以叫那赌场的人到门外等着,等我们空闲了自然会去解决与他的纷争。”

        方珞一副正义凛凛的模样,说的话确实有道理。

        赌场的人到息站来要债,息站的掌柜嘴上说不能斗法,却将客人赶出息站,明显是偏袒。

        冯矮子脸色变了变,似乎被方珞的话噎住了一样,半天没回答。

        大厅其他的客人此时都看着他,他有些恼怒,口气强硬地说道:“我是这里的掌柜,有权利处理这里发生的纠纷,无论偏袒不偏袒,赌场的事就是不能影响到我们息站正常待客,现在请你出去自行解决吧。”

        冯矮子说完,手一指息站大门口,看了赌场管事大钉子一眼,大钉子立刻带着人走出了息站,并且在大门口发了几个信息。

        方珞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回身坐下,招呼莫家兄妹也坐下。

        他给莫家兄妹倒上灵茶后,自己也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冯掌柜,我偏不出去,你能怎么样?”

        大厅里响起一阵议论声,这让冯矮子很下不来台,他也是大乘后期修为,即将问鼎,随便一个新来的客人就可以在这里撒野,那他这个掌柜早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冯矮子,怒了,手一挥,几枚阵旗落在大桌周围,方珞这张大桌和周边的范围被隔离开来。

        “冯矮子!快活岛规矩不是禁制打斗吗?看来这规矩只是针对外人吧。”方珞看到冯矮子丢出了阵旗,再也不客气地厉声喝道。

        “现在又有谁能看见我们斗法呢?”冯矮子嘿嘿地笑道。

        显然他启动了隔离阵法,已经将八仙桌的范围屏蔽起来。

        “嗖,嗖!”方珞也是手一挥,数枚阵旗撒出,你喜欢隔离范围,那就大家一起来隔离吧。

        就在冯矮子隔离的范围内,明明晴朗的空间瞬间变得灰暗起来。

        “冯矮子,你自己慢慢玩吧。”灰暗的,雾蒙蒙的空间传来方珞飘渺的声音。

        这是更加高级的屏蔽阵,还有叠加了幻阵!

        冯矮子知道这是方珞激发的,还利用了大厅中早已布置好的阵法。

        比他刚才布置的阵法更加高级,而且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旷野幻阵,明明是在息站里面,冯矮子看到的景象是旷野中自己孤单的身影。

        知道是阵法,确也无可奈何,这是最头痛的事,因为方珞的旷野幻阵是他自己发明的,实在太难破了。

        依稀中,冯矮子还能听着方珞几个人在欢声叙旧,自己却在一片旷野中摸索着,寻找阵法的阵门。

        半个多时辰过去了,冯矮子还在到处寻找阵门,他隐约听见莫再问兴奋地说道:“方师兄,快活岛虽说是骗人进来,但确实快乐无忧,有许多好地方,等会就让我做向导,带你们去见识一番吧。”

        “好啊,不用等会了,我们这就走吧。”方珞回答道。

        冯矮子一听着急了,他们走了,这旷野幻阵还在,自己也不知道还要被困多少天,等到午时息王来了,这不是让所有人看笑话吗。

        “方仙友,你阵法高超,在下佩服,我认输了。”冯矮子只得认输,低声地说道。

        听到冯矮子的求饶,方珞还没回答,就看到大门口走进来好多人。

        一道强悍的神识迎面而来。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非常微胖富态的中年人,就是他扫了方珞一眼,一枚阵旗从他指尖弹出,正落在八仙桌上方的屋顶上。

        瞬间,屋顶几道炫光洒下,一切阵法都消失了,冯矮子正面对站起身的方珞,临近几桌的客人感觉就好像他们客套一般,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双方斗阵之事。

        非常富态的中年人神识再次扫过方珞后,一手附在背后,一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点点头道:“小小年纪,阵法水平如此高超,连我也要佩服啊。”

        说完走上前,他对方珞说道:“这位仙友请了,我是这息站的老板,因为我的信息广泛,别人送我个绰号叫息王。”

        “息王你好,不过我们要走了,再见!”

        方珞从他一进门就看出,此人的修为是问鼎中期,也并不想和他纠缠,客气一下站起身就要离开。

        “仙友慢走,有空再来我息站,想要什么信息我这里都有。”息王打了个呵呵,目送方珞几个人走出了息站楼。

        方珞几个人走出息站,远远就看到那赌场管事大钉子还在对他张望,不过就是不敢上前来。

        方珞故意朝着他走了几步,吓得那大钉子慌忙向后逃去。

        方珞哈哈大笑,得意地对孟轻雪说道:“孟美女,你看他们都很怕我,今天心情特好,前面的大酒楼不错,富丽堂皇,今晚请你喝几杯?”

        孟轻雪狠狠的剜了方珞一眼,柳眉一皱,道:“方大爷,酒楼不好玩,听说这里还有双修楼,你要不要去风流快活啊,姐姐我现在很讨厌你,哼!”

        “哦,双修楼,在那里?”许多年没有玩闹的方珞,此时却嘿嘿傻笑地问道。

        “方师兄,我带路,就在前面。”莫再问接口回答,却招来妹妹莫再媞的白眼。

        “你带路,我们去看看。”方珞一步三摇地向前走去。

        “珞哥,你还真去,我只是说着玩的。”孟轻雪几步追上前去。

        “哦,吃醋了不是,哈哈,这双修楼我们从来没见识过,今天咱们就逛一回吧。”方珞依旧一副玩闹的嘻嘻笑道。

        在崑奇小城所有的小伙伴里,也只有王小虎知道,方珞可是最爱玩闹的,只是好多年都没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了。

        走过正街,拐进侧街,十几个呼吸就到了双修楼门口。

        这是一个超大的院落群,院外粉墙环护,绿柳周垂,好几排垂花门楼。

        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院门牌匾上写着“怡红快绿”四个大字。

        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丽,花园锦簇,玲珑剔透,院墙上满架奇藤仙草,牵藤引蔓,苍翠冷艳。

        方珞站在门口盯着看了半天,却没有进去。

        孟轻雪见状调侃道:“咦,到了门口却没有胆量进去了?怕了吧?嘿嘿!”

        “嗯!”方珞没有理会孟轻雪调侃的话语,因为他被从院落里面传来优雅的琴声,深深吸引住了。

        优美的琴声,还伴随着一个少年的吟唱,这是情绪的渲染和情感的表达。

        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

        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

        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

        对立东风里,主人应解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