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重七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重七

        大重七!是一个大酒楼。

        息王带路,方珞几个人很快就站在这个奇特的建筑面前了。

        一共只有七层,没有宏伟壮观,没有金碧辉煌,只是青石,古木,雕砌而成,粗糙,古朴,庄重。

        虽然只有七层,但你必须要仰望才能看到顶层。

        奇怪的是,每一层之间,完全是断裂开来的,中间毫无任何支撑的情况下,却悬停在半空。

        每一层,足有一丈多高的断层缝隙,透过缝隙,可以清晰地看到它后面的其他建筑以及远处的风景。

        刘啸文有些好奇,于是走上前去,模着大门前两个大石柱,看着石柱的断层处。

        看看上面断裂的大石柱,他再看看那中间有断层的楼梯,回身说道:“珞哥,这里每层都是断开的,我们怎么上去呢?”

        息王也抬头,他也仰望大重七的顶层,

        片刻,他回头对方珞问道:“方仙友,大重七的每一层都不一样,你想去第几层呢?”

        “息王前辈,这不是酒楼吗?去喝酒还有规定去第几层的吗?”方珞猜到必有蹊跷,也很想知道其中奥秘,对息王礼貌有加。

        “每一层的酒都不一样!”息王简单地回答道。

        “你认为我够资格去第几层呢?”方珞问道。

        “每一层的路也不一样!”息王加重语气说道。

        “息王前辈,我看的出来,这里不过只是布置了高明的奇巧幻阵,所以我决定,就去第七层吧。”方珞虽然早已看出这是奇巧阵法,但布置手法之高明,至少自己目前肯定不行。

        “不然,你错了。”息王说完,当先走在了前面。

        方珞几个人紧跟其后。通过大厅,在一层有诸多的酒客,他们都看向了息王和方珞。

        上了楼梯,走了是几个台阶后,就到了断层处,完全是空气,还是什么都没有?

        右脚踏上去,感觉明显是落在了实地上。

        果然是幻阵,楼梯的台阶还是实质存在的,方珞心中想到。

        可是,第二步。

        方珞感到自己的左脚似乎被吸在台阶上一样,再次抬腿也感觉很沉重,似乎还要消耗一点真元。

        “方仙友,我看你是不是有很多牵挂?”息王莫名其妙地这样问了一句。

        方珞的心中一怔,唐温柔,蝶雨寒,表哥,还有师傅……

        这些都是他的牵挂。

        “修仙之人要放下一切牵挂、情羁。”从方珞的眼神中,息王看出他的牵挂很深。

        方珞淡淡一笑,说道:“舍她,我宁不成仙!”

        息王没有再说话,他已经站在第二层了。

        倘若修仙真的无情,那我不修也罢。方珞心中还在想着,却已经走完了断层处的台阶,不过是消耗很多真元。

        没有片刻停留,转身去了第三层的楼梯。看着息王已经通过第三层台阶的断层处,方珞疾步追了上去。

        空间压力,莫名地突如其来,

        刚迈上断层的第一个台阶,就让方珞差点被直接压的后退。

        他停下来,调动全身真元,强行运转来抵抗压力。

        每一层的酒都不一样!息王说的。

        每一层的路都不一样!息王说的。

        每上一层,压力就越大,这才上第三层就感觉压力了,后面四层还能不能上得去。

        有好酒,怎会没有压力?必须上。

        难道息王没有压力?息王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轻松,几个呼吸就上去了,已经往第四层楼梯口走去。

        方珞撒出几枚阵旗,想要用阵法来抵抗这空间压力。

        阵旗丢出后,犹如石沉大海,涟绮都没有泛起,消失的无声无息。

        空间被挤压了,楼底断层中,已经没有半点多余的空间,连布置阵法的空间缝隙都没有。

        “强攻!”打宝王在方珞身后喊了一声。

        方珞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人,他们全都祭出了法宝。

        不,自己已经是阵法宗师九层了,用强攻,是最无能的破阵手段。

        方珞相信自己,不用阵法也通过这层,问题是后面,怎么办?

        方珞运行九垓功法,半柱香,在他周围形成一个小小的结界。

        “都进来”方珞喊道。

        几乎用了半个时辰,方珞才勉强踏上一个台阶。

        几个时辰过去了,方珞带着大家终于走上了第三层。

        他已经是耗尽真元,当即吞下一枚雪莲精,在楼梯口双跏跌坐,调息回神。

        第三层的酒客并不多,约有十几人,都是大乘修为,他们似乎沉浸在桌上的酒中,又或是在抵抗桌上的上的酒,并未理会方珞几人。

        两个时辰过去后,方珞才站起身来,朝第四层走去。

        精神压力!方珞就知道,这一层的压力会不一样,豁然浸入他的识海。

        精神压力并不挤压你的身体,而是识海,直到你的识海崩溃为止。

        是崩溃,还是扩张?很难说。

        方珞很想尝试一下,假如能掌控入侵的精神压力,自己的识海将会扩大无数倍。反之,整个识海崩溃。

        走到四层的断层处,方珞坚毅地迈出右脚,踏了上去。

        “嗡!”犹如无数金光细针,刺入方珞的识海。

        左脚上前,踏上第二个台阶。

        “唿!”成千上万朵紫色火花,在他的识海飞串。

        真的好痛,比身体的痛楚要强烈几万倍。

        放弃吧,退回去?

        看到方珞扭曲的脸庞,孟轻雪差点大喊放弃吧。

        方珞没有放弃,凝聚全身的精神力,去抵抗,去捕捉,去摧毁,那些光针和那些紫火。

        无奈光针和紫火,成千上万,毁之又生,无穷无尽。

        几乎昏厥,方珞清醒地承受这极致的痛楚,看来自己的精神力还是不够强大。

        光针和紫火越来越强,方珞的精神力越来越弱。

        光针和紫火几乎占领了整个识海,它们是在破坏,还是在吞噬。

        方珞的意识模糊,全然不知。

        “哗啦啦!”方珞的识海中炫出一道道金色闪光。

        一大片,一大片的金光。巅!陆伯伯给他的阵法书!

        哗哗哗,方珞识海中的阵法书像风车一样地翻页,每张书页翻动时都发出一道金色光芒。

        金色光芒将光针和紫火迅速摧毁,光针和紫火逃了。

        追击,方珞的意识在追击,

        追到了无穷无尽的星空,浩瀚无边的大海。

        不断延伸,扩展,心有多大,识海就有多大。

        这是十分神妙的事情,识海的深层,有无尽的精神宝物,只待你去开发。

        方珞感到精神力仿佛一下全部回到本身,或是唤醒了自身强大的潜力,或是危险达到极限,甚至超过了极限,总之是十分神奇和美妙。

        方珞清醒时,感到有一股舒适的暖意从被修复的识海中传来,抬眼看去,他已经带领大家全都站在第四层上了。

        “珞哥,你醒了,这都半个月过去了。”是孟轻雪关切的声音。

        “看到你受伤,我却帮不了你”孟轻雪的声音有些难过。

        是的,她的愈痊闪光再牛,也治愈不了识海的伤。

        方珞站起身,无言,带着大家来到第五层楼梯口,长长楼梯,再没有看见息王的身影。

        这一层,大厅中有七八个客人,分成两桌正在喝酒,方珞神识一扫就知道,修为最低的也是大乘后期。

        其中有两个客人,神识扫视方珞几个人时,稍许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

        方珞没有停止,踏上断层处的第一个台阶时,立刻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挤压方式。

        神识压力!伸展出去的神识,竟然被挤压,斩断。

        没有了神识,别说调动法宝,连储物戒子也不能打开,那几乎和普通人一样了。

        巅,阵法书的金光,既然那么厉害,应该可以用来抵挡!

        方珞想到,就调动出来抵挡神识攻击,尝试几次,却不行。

        明白了,阵法书的金光只能在识海中活动,无法调出来。

        方珞站在第一个台阶上,没有急着要上去,阵法书的金光肯定有办法调出来。

        无数的金光在识海中闪耀,方珞尝试着去收集这些金光,然后再不断地凝聚起来。

        一个时辰过去后,他将收集的金光,逐渐凝聚成一把小小的刺刀。

        方珞发出一声清啸,将金光凝聚成的刺刀和自己的神识结合在一起,发出了攻击。

        一把闪着金光的神识刺刀,旁人只能感觉,却无法看见的刺刀,斩在楼梯断层的第二个台阶上,斩断了台阶上所有的神识压力。

        方珞抬脚就踏上了第二个台阶,发现周身一轻,原本压抑住他神识的挤压力量,似乎被斩断了一般。

        他还不知道自己刚才发动的攻击叫神识攻击,但是他知道这神识刺虽然厉害,最多只能坚持几个呼吸。

        “跟我冲上去!”方珞喊道。

        孟轻雪惊诧的看了一眼方珞,她看到方珞有神识攻击法,没有想到他的神识攻击竟然如此厉害。

        大家跟着方珞站上了第二个台阶。

        每踏上一个台阶,方珞就要发出一道神识刺,好在阵法书源源不断地发出金光,方珞只要凝聚成刺刀,就可以不断地发出去。

        走完最后一个台阶,方珞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神识变得如此强悍,扫出去时,犹如一道金光。

        打宝王、王小虎、孟轻雪几个人都感到识海一松。

        方珞带着大家终于冲上了第六层,第六层有一张桌子,三个客人。

        一个问鼎初期在三人中修为最低,他正在为其他两人倒酒。

        圆桌上,摆着方珞从未见过的极品灵酒以及灵丹和灵草。

        “咦,年轻人,修为这么低也能上六层,真是奇迹,留下来吧,我请你们一起喝酒。”其中一个问鼎后期的人开口说道。

        方珞没有回答,他绝不会留在第六层,必须加快脚步,一定要冲上第七层。

        来到通往第七层的楼梯口,豁然看见,息王站在第七层楼梯断层处的第一个台阶上。

        他右脚站在第一个台阶上,左脚抬起正要踏上第二个台阶,然而脚却放不下去,一动不动,似乎是静止了。

        方珞看着息王的背影,这一层,不知道是什么强悍而无形的力量在压制他。

        透明无形的台阶上有一滴血迹,犹如一朵绽放的鲜花,方珞知道息王已经拼尽了全力。

        此时,方珞可以想象的出来,大重七酒楼最后一层的压力肯定是极为恐怖的,息王可是问鼎后期修为啊!

        半柱香后,方珞走到了息王的身边,发出神识刺斩在第一个台阶上。

        一道金光闪烁,息王的左脚终于踏上了第二个台阶,右脚微微抬起就要迈上第三个台阶。

        息王惊讶地扫了方珞一眼,他也没想到方珞的神识攻击如此的强悍,确实帮了他一个忙。

        方珞自以为神识刺又可以抵档第七层的压力,他就大错特错了。

        当方珞的右脚踏了上去,落在断层的第一个台阶上,一股强大的压力侵入了他的灵魂。

        一口精血喷出,落在那空气般的台阶上,犹如一朵大红花定格在空中。

        神魂压力!第七层是压迫神魂的。

        元神和灵魂都受到压制,这是什么感觉。

        方珞发出的那道神识刺,落在台阶上后,反射回来,刺入他的识海。

        这比第四层的光针和紫火制造的痛楚还要强百倍。

        “噗嗤”,又是一朵大红花定格在空中。

        身后的兄弟都感觉出来了方珞的异常,看着他的背影,全都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以方珞的性格绝对不会退缩,一定要冲上第七层的。

        方珞和刚才的息王一样,像个雕像,抬出的脚在第二个台阶的上空静止不动了。

        凝聚神识刺硬冲了是不可能的,还会反弹刺伤他自己,方珞想了几个办法,也想过最后杀招,激发伤心小箭,但肯定也不行。

        伤心小箭需要他的精血才能激发,自己连续喷了两口精血,再激发伤心小箭,估计自己会变成精血干枯的稻草人了。

        方珞手一翻,无常在手,对着前方一刀劈下。

        温柔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