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金顶红云

第一百四十九章 金顶红云

        一刀劈下,

        没有暴涨数十丈长,没有银色刀芒,没有长长的银河。

        无常刀,却还是一柄黑色的,锈迹斑斑的,手掌般大的,小刀!

        这里的空间都被封锁,刹那无常在这里都发挥不出来。

        万物都是相克的,有刺刀就有盾牌。

        方珞只能再依靠陆伯伯给他的阵法书,书在翻页时发出的金光,既然可以收集起来攻击,也就应该可以用来防御。

        方珞一动不动,又沉浸在识海中,慢慢地收集书页翻动时发出的金色光芒,在他的意识中,要凝聚出防护盾牌。

        一天过去了,两天,七天……

        潜意识中,他感觉到,息王的身影已经在楼梯中消失了,

        他先走一步,竟然上去第七层去了。

        识海中一个小小的金色盾牌已经形成,越来越大,越来越凝实,盘旋中,形成三个立体面。

        挥出去,神识盾分成三面,护在方珞前后左右。

        有了神识护盾,方珞毫不犹豫地踏上了第二个台阶,再踏上第三个台阶,楼梯中的神魂压力挤压金色护盾,有些变形,方珞自己受到的影响却不大。

        方珞用神识向身后扫过去,看到打宝王和王小虎、孟轻雪、刘啸文以及林灵灵还有莫家兄妹,他们正在犹豫不决中。

        “快点跟上!”方珞大声喝道!

        打宝王、王小虎一等人,神智一清,如梦方醒,立刻加快了脚步,跟上了方珞。

        方珞一边修复压扁的金色护盾,一边急速向上冲,其他人也紧紧跟上,大家飞快地向第七层冲去。

        然而,只差一步,方珞的右脚离开了断层台阶,踏上了实地的楼板,左脚正要跟上去,却在断层处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似乎被粘住了。

        他整个人再次被定格在那里,不能上也不能下,像个木头人。

        “咔嚓!”金色的神识盾碎了,断层处的神魂压力突然增强,方珞抵挡不住,连喷数口精血,数道神识刺飞来,刺入了他的识海。

        他心里大骇,能感觉到自己的识海,有即将崩溃的征兆,意识中,升起了绝望。

        一旦识海崩溃,方珞和他的兄弟就彻底完蛋了。

        只有神识盾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大家。不容他多想,只有拼劲全力再次凝聚神识盾,

        凝聚的神识盾释放出去,都被飞来的神识刺击碎,数不清的神识刺锁定了方珞,只管对着他疯狂攻击。

        神识消耗太大,方珞无穷无尽地凝聚和释放神识,他就感觉到识海发出连串轻微的‘咔嚓’声音。

        神识刺已经攻入他的识海了,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涌了过来,无数的刺刀在他的识海乱串,强烈的疼痛似乎要将识海撑爆了。

        方珞感到自己的元神在颤抖,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完了,识海崩溃,神魂俱灭,温柔,只有来世再见了,这是方珞最后的想法。

        身后的打宝王、王小虎、孟轻雪等一干人,全部瘫倒在无形的台阶上。

        他们的七窍中爆出精血,将无形的台阶染成了实质,血红一片。

        “轰!”识海真的炸裂开来,四分五裂,方珞感觉自己来到无穷的虚空,无数的流星飞舞,星光闪动,有多彩的霞光,还有惨白的银河。

        识海崩溃了,怎么还会有意识?

        不对,方珞看到周围景象变得清晰起来,也没有了疼痛感,还有流星飞来飞去,一条长长的银河就在身边。

        这?是星空识海,太大了!方珞心里狂喜,原来他就站在自己的识海之中。

        方珞的识海没有崩溃!

        第七层的神魂压力给与他致命的挤压,反而帮他的识海晋级了,还扩大了,就像无穷无尽的星空。

        神识也跟着晋级,调动起来自如,几个呼吸之间,又凝聚出无数的金色神识盾。

        成百上千个神识盾,无穷无尽地飞出了方珞的识海,成群结队。

        有了神识盾的保护,再不畏惧断层处的攻击,周围的压力遽然减少,方珞毫不费力地抬起左脚,站上了第七层。

        打宝王等一干人,他们也同时感受到了一阵的轻松,本来已经绝望的他们,以为只能等死了,现在却有了一种劫后重生的喜悦。

        “这就是第七层?”孟轻雪走到窗前,惊讶的看着窗外四周的景色,有些发愣的问了一句。

        “方师兄,我们好像在云中飘动。”莫再媞低声说了一句。

        “方仙友,这边请!”息王在那边喊道,他也在第七层,还比方珞和他的兄弟快一步。

        方珞看过去,第七层中只有息王一人,他站在金色大厅中间,身边有一张桌子,四张椅子。

        方珞走了过去,看到桌子竟然是整块灵玉雕刻而成,灵玉形状圆润,仿佛整块灵玉都浸着灵泉水一般,映的颜色碧绿,真是精雕细琢,散发出一阵浓郁的灵气。

        四张灵玉做成的椅子,分别代表“仁,志,勇,洁”,历尽沧桑而光彩不改。

        “息王前辈,酒呢?”方珞看到桌上空空如也,问道。

        “第七层是金顶,没有酒,只有红云。”息王回答道。

        “那,红云呢?”方珞又问道。

        “你看窗外,”息王再答道。

        眺望窗外,红云缭绕,瑞气光芒,好似飞天游龙,又似飘逸仙鹤。

        “方仙友,红云金顶,一日千里,在这里修炼一天,可抵你平时数十年,你们快快请坐,不要浪费了机缘。”

        按照息王的邀请,方珞坐在刻有“仁”字椅子上,打宝王坐在“志”的椅子上,王小虎坐在“勇”的椅子上,孟轻雪坐在“洁”的椅子上。

        林灵灵、刘啸文、莫家兄妹只能站在一旁。

        “息王前辈,您为什么不坐下?您应该有资格坐在这里。”方珞心中很想谦让,又有些疑惑地看着站在自己左侧的息王,他自己为什么不坐下?

        息王似乎看出方珞的心中疑惑,满脸满足的微笑,说道:“方仙友,在快活岛几百年,我从未上过第七层,今天得以你的机缘,有幸在这里站一站,我已经很知足了。”

        下一刻,窗外,瑞气光芒,似乎骤然明亮了一下,无数的红色灵云,山呼海啸一般涌了进来,瞬间,便将第七层整个的空间彻底淹没!

        所有在这一层的人,他们都感到全身血脉,毫无征兆地沸腾起来!

        轰!猛然间逆冲,灌顶而上,这一刻,毛发直竖,直冲天际!

        孟轻雪感觉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如同浸泡在温水之中,竟是一阵难以言喻的轻松!

        方珞坐在灵玉椅子上,感觉九垓功法在经脉中自行运转,根本不需要你去聚集,红云灵气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疯狂地向着身体里面涌入。

        你所要做的唯一事情,就只有吸收和归纳,仅此而已。

        红云灵气涌入身体的频率,只能说是一种来不及的感觉,整个身体中奇经八脉都变成筛子一样,任由充沛和浓郁的红云灵气在不断的冲刷经脉。

        冲刷过一遍,再冲刷一遍,循环往复,犹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无休无止,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四张灵石椅子上的四个人,他们完全被几乎形成实质的浓厚红云灵气包裹住,看起来就像远古时代的红色琥珀,晶莹剔透,绮丽异常,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时光穿梭,红云散尽,琥珀裂开,四个人仿若穿越时空续放着光彩,犹如破茧重生。

        “恭喜,恭喜!方仙友,冲破关隘,大乘修为,水到渠成。”息王一句话,将方珞从远古时代,拉回到现实当中。

        方珞喜动颜色,禁不住不住地长啸一声。

        大乘,一天中晋级,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愉悦心情。

        打宝王、王小虎、孟轻雪同样晋级了炼虚修为。

        刘啸文、林灵灵、莫家兄妹修为都有所提升。

        “息王前辈,同贺,同贺,您的修为也晋级到问鼎圆满了。”方珞抱拳对息王恭喜道。

        “方仙友,我今天是借助了你的机缘,感激不尽,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息王控制住内心的喜悦,发自内心的真诚说道。

        “息王前辈,你如此的坦诚,信息又灵通,我想请问大重七酒楼的主人是谁?”方珞问道。

        “酒楼的主人就是快活岛的岛主,从我进来快活岛后,知道能上到第七层的人,不超过三人,今天我们能登上第七层,完全是九天赐给我们的机缘。”

        息王说着右手一挥,方珞手中多了一个玉简。

        “方珞,这是本次超级拍卖会所有的拍品信息,你们如有需求,可以提前做好准备。”息王非常诚心说道。

        方珞没有去看玉简,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快活岛主,很想去见识一下,这个天下奇人。

        “息王前辈,快活岛主,他在岛上吗?”方珞问道。

        “快活岛主当然在岛上了,就在他的洞府之中,不过,我们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他。”息王回答。

        “为什么?听那个魏仙子的说法,你们和快活岛主是联盟关系吧。”方珞问道。

        “我们和岛主确是联盟关系,快活岛主虽然没有和我们见面,他用信息传递各种奇难阵法,他的洞府布也置了超级阵法,规矩是谁能破阵,就可以进入,我们的联盟在这里研究岛主的阵法也有几百年了,至今我们都没有人能破阵。”息王摇了摇,非常遗憾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快活岛真是阵法满天下,我走进大重七酒楼的时候,也以为这里肯定全是布满了阵法。”方珞若有所思地说道。

        “大重七的每一处空间都是阵法,这是快活岛主用神识布置的阵法,能上到第七层只是通过了他的初级测试。”息王有些骄傲地说道。

        “什么?他用神识来布置阵法?不需要阵旗和阵石吗?”方珞惊异地问道,心中暗想他上到第七层,经历了几次生死之间,只不过是人家的初级测试。

        “方珞,金顶红云的时间到了,我们下去吧。”息王显然不想多议论岛主的事情,他在窗边打开一道门,对方珞说道。

        刚才大家都没有注意,窗边还有一道暗门。

        走出那道门,方珞回头发现,自己和兄弟们又回到了大重七酒楼大门,就站在进门的位置上。

        “息王前辈,我是不是有资格去快活岛主洞府破阵?我太想试试了。”方珞对这个快活岛主太有兴趣了,超过其他一切事情,所以礼貌地对息王抱拳问道。

        “方珞,在大重七已经呆了很多天了,超级拍卖会还有几天就要开始了,你们还是先去拍卖会吧,破阵的事不是我一个人同意就行,还需要得到联盟的许可,我能做的只是帮你去申请一下。”息王不想多说,抱拳告别。

        “好吧,那就有劳息王前辈了。”方珞知道,在快活岛岛,息王不可能一个人说了算,看的出来,他还没有到这个地位。

        超级拍卖会,有无数的天材异宝,还是先去那里再说。

        方珞回头看了一眼大重七酒楼,看着这个历经生死的地方,神识布阵,第一次听说,他有些遗憾地带着兄弟们离开了。

        美酒佳肴迎挚友,名楼雅座待高朋。

        瑞气招来云外客,清香引出阵中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