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多利赌船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多利赌船

        既然超级拍卖会还要再等一个月,方珞就想在这段空闲时间,决定去赌场走一趟。

        在莫家兄妹的指引下,方珞和兄弟们来到了海边的沙滩,夕阳向那座庞大的建筑洒下金辉,壮观的建筑物,像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仿佛是一艘待命远航的巨轮。

        没错,赌场就在这艘庞大的游轮上。

        走上悬梯,来到高耸的大厅,迎面是一座金漆雕龙宝座,上坐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

        宝座底下,歌舞升平,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

        王者面前的台案上,点起了檀香,烟雾缭绕,深深宫邸,糜烂与纸醉金迷,将人性腐朽殆尽。

        王者的两边,有两只饕餮的雕塑,他们已化作人形,来到人间折腾,来到这里洗劫个干干净净,正所谓十赌九输。

        方珞和兄弟们才上赌船,赌场管事大钉子就得到消息,他立刻带着几个手下,从大厅的右侧,威风凛凛地迎了上来。

        “方仙友,贵客光临啊,我就知道你们是守信用的君子,快快有请,随我去贵宾区吧。”大钉子神态高傲,说话也非常豪气,赌船上是他的地盘,一改先前那种畏畏缩缩的样子。

        “大钉子,你有种,是不是觉得在你的地盘,我的阵法就困不住你了?”方珞玩笑着,故意损他。

        “那里,那里,不管在什么地方,方仙友都是阵法第一。”大钉子连忙收起高傲神态,恭维地说道。

        “这还差不多,前面带路吧。”方珞看到大钉子恭敬的态度,满意地说道。

        方珞在大钉子的带领下,兄弟们来到二楼的贵宾区,富贵宽敞的门厅,里面只有四张台子,每个台子上都坐满了人。

        方珞随意走到一张长形桌子面前,站定问道:“大钉子,你们这里赌的是什么牌?”

        “方仙友,贵宾区不赌牌,赌阵,正是你的长处,嘿嘿。”大钉子朝方珞讪笑地说道。

        “赌阵?”方珞感到有些意外,没有再问,而是观看起来。

        长桌中间位置是一个庄家,围成一圈十几个人都是下注的赌徒,桌面上有五个下注的方框,分别标明是金、木、水、火、土。

        庄家手中有一颗骰子,有六个面,分别刻着金、木、水、火、土、和。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五行相克,这道理很简单,谁都知道。

        假如闲家下注押了木,开出来是金,那就是闲家输了,

        假如开出来的不是相克的属性,就是平局,庄家也要赢走闲家的一半赌注。

        如果闲家压中正好相克庄家,则庄家就要赔偿闲家双倍灵石。

        “大钉子,按你们这个赌场规则,庄家是稳赢不输啊?”方珞一下就看出其中奥妙,向大钉子说道。

        “那当然了,不赢我们怎么开赌场呢。”大钉子理所当然地回答。“方仙友,你看,赌徒明知道是吃亏,还是有那么多赌客抢着进来要赌啊,你拦都拦不住。”

        没法办,赌是一种天性,那怕你已经成仙了,也改不了。

        “打宝王,去换一亿筹码来,我们下几注玩玩。”方珞看了一会,对打宝王说道。

        “方仙友,您还需要换筹码吗?要多少筹码,我立刻叫手下送过来,反正都记在您的账上。”大钉子豪爽地说道。

        “也好,那就快去拿一亿筹码吧。”方珞明白他说记账的事,就是把莫家兄妹和林灵灵的帐都记在自己身上。

        经过几番观察,方珞看出来,骰子的罩子上有个隐形的屏蔽阵法,庄家摇动骰盅后,赌徒都能看到骰子在里面翻滚,谁都不能用功法去影响那颗骰子的落点,除非你敢把屏蔽阵法击破。

        方珞一出手,直接把五千万筹码押在“金”字上面,一旁的大钉子立刻提醒,说道:“方仙友,贵宾区的规定,这张台上最高限额是一千万的筹码。”

        “什么?这也算是贵宾区,最高才押一千万筹码?太没劲了。”方珞很不满意地说了一句,又极不情愿地取回了四千万筹码。

        “方仙友,要耐心,要是嫌不过瘾,等你在这里玩腻了,我带你去三楼包厢区,那里押注没有上限,你想赌多大都可以,嘿嘿。”大钉子进一步引诱方珞,一脸狡诈的笑容。

        方珞懒得去搭理大钉子,庄家已经在摇动骰子了,他摇动了几下,将骰盅放到长台上,那个大骰子在骰盅里不停的跳动。

        周围已经下注的赌客开始乱喊,“金!金!”“火!火!”

        几个呼吸后,大骰子停住不动了,朝上一面是个“火”字,火克金,方珞输了。

        接下来一次,方珞还是押金,结果又输了。

        方珞转头问打宝王:“你要不要来玩几把?”打宝王摇摇头,表示没有兴趣。

        方珞在和打宝王说话的时候,观察发现,赌台下面确实有好几个隐蔽的阵法,但是庄家始终没有去触碰,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必要耍诈,按这种赌法庄家有八成机会胜出。

        接下来方珞连续押了五次金,却全输了,他还剩下三千万的筹码,他又选择将一千万筹码押在金字上面。

        庄家在摇动骰盅的时候,方珞神识一动,将自己识海中布置好的一个滚动阵,嵌在骰盅上。

        庄家放下骰盅,那颗大骰子还在骰盅里面滚动,等停下来一看,是个“和”字。

        赌客玩家们全部大吃一惊,骰子一共六个面,除去金木水火土,还有一面就刻着“和”字。

        “和”出现的概率很小,如果有人押中“和”字,将得到十倍的赔偿。

        押“和”字胜出的几率更加小,假如你押了“和”字,骰子只要不出现“和”字,出现其他不管是什么,都是庄家赢,所以很少有人会押“和”字。

        庄家看到是“和”字,也是吃了一惊,但是下注的闲家,没有一个押“和”字的,这次是庄家通杀。

        结果还是一样,方珞又输了。

        方珞这样做是故意试探,庄家喊下注的时候,他依然押在金子上,庄家摇好骰盅放下后,骰子在方珞的滚动阵法控制下,依旧是个“和”字。

        现场气氛不安分起来,大喊后悔了的叫声连续不断,因为“和”字是六比一的概率,这次依然没人去押“和”字。

        方珞试验了两次,将最后一千万筹码都押在“和”字上。

        他身边是一个久经赌场的老赌客,看见后说道:“嘿嘿,你新来的吧,我在这里赌了几十天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连续两次出和字,难道你还想第三把再出个和字吗?”

        方珞笑笑,说道:“朋友,我并不是想要第三把再出和字。”

        “那你还押和字干嘛?摆明了输掉也押?”老赌客神情奇怪地问道。

        “我是想要连续十把都出现和字。”方珞用手掩着嘴,嗤嗤笑道。

        “嘿嘿,看来他已经输傻了,不过输光了你也不会走掉,有谁舍得离开快活岛呢。哈哈!”左边另外一个赌客说道。

        没有人会相信下一把还会是“和”字,只有方珞的一千万筹码押在“和”字上面。

        “下注押好离手,我要摇骰子了。”庄家看到大家议论纷纷,犹豫不决,立刻催道。

        方珞身边的这个老赌客却很想跟着他下注“和”字,但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没有下注。

        庄家看到只有方珞下注“和”字,有些犹豫,也有些奇怪,他今天一直在赢,根本没有必要去触动阵法。

        庄家摇好骰盅放在桌上,大骰子依旧不停地转动,十几个赌客的眼睛都随着转动。

        骰子停了!

        喊声也停了!

        赌客们都静止了。

        还是“和”字啊!

        “哇!”“啊!”“天啦!”

        片刻,十几个赌客才反应过来,失控地狂叫道,引得另外三张赌桌的客人也朝这里张望。

        十倍赔付,一亿筹码!

        方珞接过庄家推过来的筹码,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依旧将一千万筹码继续押在“和”字上面。

        “你还押和字?疯了吧,那里还有这么好运气?”方珞左右两边的几个赌客瞪大了眼睛问道。

        “我跟你押!”方珞身边的老赌客这次没有半点犹豫,推出一千万筹码说道。

        “你押的对,我估计还有九次希望会出现和字。”方珞对身边这位老赌客点点头说道。

        庄家看到有两个人押“和”字,脸上少许有些紧张的神色,他心中暗想,如果下一把再出现“和”字,就要触动阵法机关了,他是赌场的老庄家了,玩了这么多年,几乎没有去触动过阵法。

        骰子旋转了片刻,终于停了,又是“和”字!

        “我赢了!输了好几天,一把就赢回来了,感谢你啊。”方珞身边那个老赌客狂喜,连连向方珞抱拳道谢。

        方珞对他点头微笑,说道:“急什么,好戏还在后头。”继续将一千万筹码押在“和”字上。

        真疯了!这张赌台上的赌客都疯了,但自认为疯了的赌客,却有大半的人跟着方珞下注。

        看到有八个人押“和”字,庄家擦了擦汗,这次,不得不去触动阵法机关了。

        庄家触动的是“金”字的机关,这次打开绝对是个金字,可他还不知道,台下的阵法早被方珞破解,方珞用神识控制阵法的手段,越来越得心应手。

        大骰子停了,“和”字!

        “轰!”方珞又赢了,下注“和”字的赌客狂叫起来,庄家输了八亿筹码,方珞轻松对道谢的赌客拱拱手,接过赢的一亿筹码,推出一千万,继续押在“和”字上。

        这一次,嘿嘿!桌上所有的赌客都没有半点犹豫,全拿出一千万筹码,跟着方珞押在“和”字上。

        庄家看到这情景,几乎要瘫倒了,这次要是再输了,可是要赔十几亿的筹码,他赢了个把月才好不容易积累的灵石都不够赔的,赌场老板非吃了他不可。

        庄家神色难看,艰难地举起骰盅,对着方珞身后的大钉子使了一个眼色,“哗哗”摇了起来。

        他举着骰盅摇了半天,就是不肯放下,所有赌客眼睛都盯着他,嘴里不停催逐着。

        突然,庄家身体一歪,口吐白沫,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