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武侠修真 - 九天梦幻录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赌阵

第一百五十二章 赌阵

        大钉子急忙带着几个手下走上前,他对大家抱拳说道:“各位贵客,由于庄家突发疾病,今天这张赌台暂停营业,请各位到其他赌台继续玩乐。抱歉,抱歉!”

        “分明是怯场,什么突发疾病,我乃九知堂的丹药宗师,让我来给他一颗丹药,马上就好,我们还要继续赌下去啊”一个后悔没跟方珞下注的赌客喊道。

        “马宗师,我们赌场有自己的神医,就不劳你大驾了,抱歉抱歉哦!”大钉子不理会众人的抱怨,吩咐手下将庄家架走了。

        下了注的赌客收回筹码,却没有离开,眼睛直直地盯着方珞,他们想看方珞去那个赌台,他们也要跟着去。

        方珞看着赢来的三亿多筹码,坐着没动,眼睛却看着大钉子。

        大钉子别人不怕,就怕方珞,连忙上前恭敬地说道:“方仙友,要不要我带你上楼,去包厢区玩乐,那里比较清静,都是四人一台,或者单对单的赌法。”

        “好啊,那就带我们去见识见识。”方珞也觉得这里人太多,主要是赌注也太小了。

        “方仙友,我们也跟着您去。”这张赌台所有的赌客都站起身,嚷嚷道。

        “各位,各位,你们都是老顾客了,也知道规矩,包厢区是四人或两人一间,你们这么多人怎么去?就是去了也不会和方仙友在一个包厢,楼上有个房间正好三缺一,我已经帮方仙友安排好了,你们要去另外包厢都是你们的自由。”大钉子双手抱拳作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方仙友,这边请!”大钉子转身让出一步,让方珞几个人先走。

        再上一层楼!风景更好,赌注也更大。

        大钉子带着方珞几个人七弯八拐,来到船头的一个豪华包厢的门口停住了。

        他说道:“方仙友,这是我们赌船最豪华的包厢,里面都是赌场好手,正好三缺一,按规定,进去后不得使用任何功法和神识,还有你的兄弟们只能在外间观看,不可参与其中。”

        “好的,你放心,他们不参与。”方珞笑着回答,刘啸文已经推开了门。

        说是个包厢,走进去后,感觉比楼下整个贵宾区还要大。

        三面采光的落地玻璃窗,还可以看到蔚蓝的大海,

        休息区中有舒适的软座和软床,还有各种高级灵茶、高级灵酒。

        娱乐区中有赌场美丽的侍女陪你玩乐,她们的打扮和仙女差不多,只是气质上差太远了。

        中间有一个大型阵法显示屏,从上面看到里间的一个大包厢,三个人正围着一张很大的臻木方桌闲聊,他们的身后各自都有一个人站着。

        休息区和娱乐区也坐着几个人,他们有的在和侍女喝酒闲聊,有的观看包厢里面情况,看样子,应该是里面包厢三个人的朋友或者随从。

        “方仙友,按规定你只能带一个人进去,其他的兄弟就留在娱乐区玩乐吧。”大钉子态度恭敬地说道。

        “好的,孟姑娘和我进去吧,打宝王,你带他们在休息区等我。”方珞对打宝王和孟轻雪说道。

        打宝王带着王小虎几个人在休息区的另一面坐下,立刻,仙子般的侍女就殷勤地迎了上来。

        孟轻雪听到方珞叫她陪同,绯红的脸上带着惊喜,紧跟着方珞身后进门去了。

        包厢里面三个人,两个魔族,一个灵族。

        灵族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少年,他的修为却很高,已经是问鼎中期,在这里看似很有地位,另外两个魔族对他说话态度都很恭敬。

        看到方珞和孟轻雪走进来,一个魔族立刻起身打招呼:“这位仙友,怎么称呼?”

        “农山,说什么多干吗?人到齐了就开始吧。”灵族的白发少年满不在乎地说道。

        “我叫农山,这位是灵族的尊者小布伽,那位是魔族暗黑堂的西莫里,您到了,我们就开始吧。”魔族的农山看起来很有修养,依然客气地说道。

        “农山仙友,西莫里仙友,我叫方珞,这是我师妹叫孟轻雪,我们现在开始吧。”方珞最讨厌别人装比了,所以他故意没有理睬灵族的小布伽。

        白头的小子,想装比,有本事你到游出海面前去装啊!

        小布伽鼻孔哼了一身,按了桌一下上的铜铃。铃声过后,立刻有一个赌场荷官走了进来,一身黑衣穿的整整齐齐,带着一副白色手套。

        他废话不多,自我介绍说:“我叫麟涛,是荷官。”就从戒指中取出了一副牌。

        这是一副阵法牌!方珞以前从来没有见识过。

        一共六十张,发到四人手里,每人十五张,每五张组成一个阵法,然后大家开牌,比试谁的阵法强大,谁就获胜。

        非常简单,既考验阵法水平,也考验智慧。荷官麟涛宣布好规矩后,默不作声地发牌。

        方珞拿起荷官已经发到自己面前的十五张阵法牌。

        打开一看,果真有奥妙!

        这里不亏是阵法天地,神识可以布阵,纸牌也可以布阵,还有什么奇妙的阵法在等待方珞呢?

        阵法牌中,有金木水火土和风雷冰的属性,按照各种组合排列,你可以变换组成多种不同的阵法。

        看似简单,却不简单。

        因为不是你组合的阵法强大你就赢了,而是要刚好压制了对方的阵法,那才算赢。

        方珞并不适应赌博,更加没尝试过要布阵来赌。

        犹豫片刻,方珞根据手中的牌,组成了一个九级炎爆阵,两个十七级地火阵法,这三个阵法都是火属性。

        片刻,荷官麟涛挥手说道:“请各位贵客把组好的阵法牌盖住,放在自己面前。”

        四个人很快都把组好的阵法牌分成三组,放在面前的桌上。

        “农山仙友,按次序,请您先下注!”荷官麟涛礼貌地说道。

        “一亿筹码!”农山说完丢出一个储物戒子。

        “我跟你!”小布伽也取出一个戒指放在桌上。

        西莫里也拿出戒指,他也跟了。

        轮到方珞,他第一次这样赌博,他刚才用神识扫过他人的阵法牌,每张牌都有屏蔽禁制,谁要是强行去破开禁制,阵法牌就会自然毁灭。

        方珞真不知道自己是跟还是不跟,于是随口问道:“荷官,我可以加注吗?”

        “方仙友,可以的,但是加注必须双倍以上才行。”荷官麟涛恭敬地回答。

        “哦,原来是这样。”方珞心想这几人下注真大,刚开始就是一亿。

        方珞只是想试试深浅,没有加注,也跟了一亿筹码。

        “同时开牌!”荷官麟涛喊道。

        按规矩,大家必须同时开牌,方珞手指一弹,将自己的阵法牌打开。

        “呼呼!”“轰!”

        偌大的方桌上,腾起两道地火燎原,两只炎煌带着熊熊火焰冲了出来。

        “哗啦!”小布伽的牌翻开后,桌前就竖起一道水墙,紧跟着密集的雨箭就飞射过来,后面还跟着一道雷弧。

        顷刻,地火燎原就被扑灭,两只炎煌也被雨箭射伤。

        “噗噗!”农山的桌前,土墙,火墙,冰墙全都竖立起来,挡住了水墙和雨箭的攻击。

        西莫里的桌前,两只木船荡漾在水中,左摇右晃,自身难保,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卷起木船逃离了战场。

        小布伽最后获胜,他的水墙阵法和雨剑阵法被其他三人的阵法抵消后,还胜出一道雷电阵法。

        农山胜出一道土墙阵法,西莫里也胜出一道狂风阵法。

        方珞则是全军覆没,输了一亿筹码,农山和西莫里各输掉五千万灵石。

        孟轻雪站在方珞的身后,被这一幕看的目瞪口呆,识海也感到有微微的刺痛,这那里是在赌牌,完全是在赌阵法。

        原来是这样!看到这里,方珞明白了,布置阵法不但要强大,还需要相克相制,现场搏杀。

        小布伽收起赢了的筹码,示意荷官麟涛继续发牌,荷官麟涛表演起潇洒的洗牌动作,将阵法牌来回地牌整理了几遍,又重新给大家发牌。

        方珞看着手中的阵法牌,思绪片刻,组合好了一个十七级金光射杀阵,一个玄冰澜雨阵,一个暴风漩涡阵。

        他刚把牌盖下,就听见身后的孟轻雪轻咦了一声,还倒吸了几口凉气。

        “孟姑娘,怎么了?”方珞回头关切地问道。

        “珞哥,没关系,我的识海又像被针轻轻刺了一下,刚才也是这样。”孟轻雪轻声回答。

        嗯?有人在作弊,出老千!方珞立刻就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