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被女帝逼婚的我要重振夫纲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天雨血,无法拒绝的要求

第一章 天雨血,无法拒绝的要求

        “轰隆隆……”

        一声惊雷响彻天地,蜈蚣般蜿蜒的雷霆撕裂天空,血色的雨水倾盆而下。

        “好了,现在,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一个清晰而有力,充满着从容和优雅的女性声音,穿过轰隆的雷声和嘈杂的人声,落入林渊的耳中。

        他晃了晃神,左右看了一下,大脑还有些迷茫。

        周围是一群身着长衫的人,从衣着上来看,绝对不是现代人,他们说的话虽然他听得懂,但是他很确定这绝对不是他在蓝星上学过的任何一种语言。

        他没记错,自己刚刚应该是遇到海难被鲨鱼吃了,可是现在……自己好像还活着。

        穿越了吗?

        大抵是穿越了罢!

        他深吸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没死,总之是一件好事。

        “你,是不是没有听到我刚才在说什么?”

        从容而优雅的声音再次传入林渊的耳中,这一次,那个声音中多了一丝惆怅。

        “你是在和我……”林渊本想问问对方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但是当他看向声音来源时,他才发现,自己似乎说了句废话。

        他现在在一个酒楼靠窗的位置,他这张桌子只坐了两个人,一个是人,另一个也是人。

        说话的是另一个人,那是一个美得让林渊有些窒息的女子,此刻,对方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刚刚问自己问题的也正是对方。

        “抱歉,我有些走神。”

        林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有礼貌地回了一句,只是他的目光还是有意无意的看向对方。

        毕竟,那个女人真的是太漂亮了,母胎单身几十年的他遇到这么漂亮的女子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果然……”女子微微叹了口气,眼中有些惋惜,“你手边有封信,是他给你的,看完之后,再回答我的问题。”

        “嗯。”林渊不明所以,向手边看去,那里果然有一封信。

        信的旁边,还有一块砚台与一只沾满了墨水的毛笔。

        他打开信封,信纸上传来阵阵墨香,从痕迹上看,这封信刚写完没多久,墨迹还没有完全干。

        “来自远方的灵魂啊,请不要慌张,这就是个普通的穿越而已。”

        信的开头让林渊瞳孔猛地收缩,不是因为信件的内容,而是因为这些文字,是他故乡的语言——汉字。

        “看到熟悉的文字是不是吓了一大跳,哈哈哈,老子这是故意的。”

        林渊的确是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其实也很好奇,信件的编写人到底是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写的这些字。

        “简单说就是,老子穿越过来了,然后找到了回去的办法,回去了。”

        “但是呢,总有一些事情不受老子支配,所以呢……我就采取了极限一换一的方式,我回去,然后你过来。”

        焯!原来我穿越是你这个混蛋干的!林渊很想掀桌子,但是考虑到自己刚刚被鲨鱼咬死,不穿就是百分百死,他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咳咳,给你介绍一下,坐在你对面的那个女魔头(划掉)神,是一个强得有点离谱的存在,对方说话,你最好听着点,否则,死了就别怪老子了。”

        “嗯,大概就这样,至于老子的过去,其实你根本不用在意,反正也什么都不剩了,在这里,重新开始就好了。(别想继承老子的实力,老子带走了,回蓝星还得用)”

        “咳咳,再介绍一下,老子名叫林渊!和你同名!因为名字不一致没法调换世界(一样的名字超爽的对不对!)”

        “大概就这样,祝你好运,某个已经穿回蓝星的林渊。”

        沉默,晃尽了气的可乐一样的沉默。

        “就是说,我……对了,你刚才问的是什么问题来着?”

        见对方看着自己,林渊迟疑了许久,有些忐忑地问道。

        从信件上的描述来说,对方是一个女魔头,强的离谱,稍不留神,自己就会被干掉。

        “问那个问题之前,我问一个别的问题。”女子略有些疑惑的问道,“在你眼中,我长得……好看吗?”

        “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姑娘的美貌,实为我平生所见的最美。”没有一丝丝犹豫,林渊直接回道。

        “呵……有意思。”女子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

        林渊来自信息高度发达的蓝星,在那个世界,他看到过很多漂亮的女子,美颜滤镜一开,母猪都能赛貂蝉,可是就算是女神开美颜加滤镜,也不如面前女子的十分之一。

        虽然听上去很离谱,但是林渊感觉自己似乎遇到了爱情。

        “那,姑娘刚才问的问题,可否再复述一遍?”某虫上脑,林渊的胆子也大了很多,信件中的文字,他似乎已经忘记了。

        “我刚才问的是,你,愿不愿意,娶我为妻。”女子说话时,双颊绯红,两只手不断地交错着。

        “我愿……”

        “嘭!”

        一张凭空飞来的椅子直接打断了林渊的话,三个身躯魁梧,肌肉健硕的男子一脸嫌弃的看着坐在林渊对面的女子。

        “恶心的东西,丑成你这样,还敢让人家娶你?真不要脸!”

        “赶紧给老子滚出这个酒楼!看到你的样子就让人反胃,长成你这样,自己找个地方死去不就行了吗?出来干什么!赶紧滚!”

        ???

        林渊一脸迷茫地看着对面的三个壮汉,毫无疑问,对方的表情不似作伪,似乎,这个女子在对方眼中长得很丑。

        可是,就算人家长得不符合你的审美,你在那里激动个屁啊!

        “有病吧!”

        轻声地说着,看着被那张椅子打烂的桌子,林渊心中也起了一阵火。

        从这些人的穿着上就能知道,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属于蓝星古代时期,那个时期有什么特点?

        拳头即是一切!

        从对方直接挑衅就能看出来,在这里,暴力是解决事情最有效的办法!

        “你说什么!”本来恶狠狠地看着女子的壮汉将目光转移到林渊身上。

        “我说……”林渊微笑了一下,在文明社会尘封了二十多年的热血开始涌动,他看着对面的三个壮汉,“你看什么看!出来单挑啊!”

        “焯!干他!”

        见自己被挑衅,三个壮汉身上肌肉鼓起,直接冲了上来。

        “打架?真是怀……”

        “嘭嘭嘭……”

        林渊正要动手,还没等他装完逼,那三个壮汉便全身软趴趴的倒飞出去。

        三人撞到墙上,在墙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再看三人,这三个人软成一滩,看上去进气少出气多,怕是……

        要完。

        “找死的东西。”

        林渊慢慢的转头,惊恐地看着旁边的女子,毫无疑问,刚刚出手的就是女子。

        而对方没有动拳,只是轻轻地弹了一下手指。

        弹指间,三个壮汉直接撂倒。

        他咽了口唾沫,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刚刚自己看的那封信里可是说,这个女人是女魔头。

        “似乎你并不清楚。”女子表情变得清冷起来,“我,在世人眼中相貌丑陋,是个人看到我都会心生恶感。”

        “所以,还是刚才的问题。”女子神情冷漠,杀气收敛待发,看向林渊,“你,愿不愿意,娶我为妻。”

        和刚才相比,女子丝毫没有小女子的娇羞,似乎,刚刚的娇羞只是她的表演,现在的她才是真的她。

        林渊沉默了。

        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短期相处,外在符合自己喜好便可,可是要是结为夫妻,内在相符才是能长久相处核心。

        单身到现在的林渊不打算迁就任何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不管对方有多强,有多残暴,自己的婚姻必须自己来主导。

        区区一个女人,就想左右我的婚姻,呵,你怕是在想桃子吃。

        长得漂亮又如何,实力强又如何,我辈热血男儿,铮铮铁骨,婚姻大事怎能被一介女流主导!

        林渊轻蔑一笑,来自异界的他,无所畏惧:“呵,女人,你怕是不知道自己有……”

        “不娶就杀了你!”

        女子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情感没有一丝波动。

        林渊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三十多度的樱桃小口,为什么能说出如此冰冷的言语。

        “几斤几两”这几个字被他吞下了肚子。

        “我不高兴,也要杀了你。”女子轻轻一笑,粉红的舌尖略过唇角,多了几丝嗜血的美感。

        与此同时,一股真正的杀意笼罩在林渊周身,一瞬间,林渊仿佛置身无边地狱。

        他的意识也陷入了无尽的迷茫。

        “滴答……滴答……”

        几缕清凉让林渊的意识回到了现实,他看向清凉传来的方向,是他的手背,那里有着点点猩红。

        外面正在下雨,瓢泼大雨,雷声轰鸣,电蛇肆虐。

        狂风吹过,掀动无尽雨水。

        雨水,是红色的,血一样的红色。

        林渊听过六月飞雪,那是凡人有莫大冤屈,惊动苍天。

        而天雨血,怕也是有什么冤屈吧!

        比如说自己,被一个动辄要杀了自己的女魔头看上,自己不娶对方就会被对方杀掉。

        “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女子再次问道,见林渊在看手上红色的雨水,她眼神有些复杂,“惊雷震天天雨血,不是冤屈,只是又有一位永恒陨落了。”

        “你?女人,你怕是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

        林渊刚死过一次,是被鲨鱼咬死的,所以他很清楚死亡有多痛苦。

        至于外在内在,一见钟情,见色起意?

        他不相信这些,他只信一点。

        日久生情。

        【新书上路~准备狂飙~】